• 第三十五章 妙静怎么成了罗刹

    更新时间:2020-06-05 10:08:01本章字数:2092字

    释法生甩开樊长昊的手,一跺脚,“嘿”了一声,就往同德寺门外飞奔出去。

    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大喊:“释法生你给我站住!”

    释法生回头一看,原来是玄通方丈。他说:“方丈,我真的看到释妙静了,我要回去找她。”

    玄通方丈说:“你真的要违抗命令吗?”

    释法生说:“对不起了,如果没有了她。我守这命令又有什么意义?”说完拔腿就向外以前飞奔。

    玄通方丈在后面大叫:“释法生……!”

    但是释法生已经展开了他的神通,双脚如飞,以极快的速度飞奔下山。

    樊长昊问:“玄通大师,我需不需要去追他,把他抓回来?”

    玄通方丈摇摇头说:“先不用急,我去占卜一下,如果有危险的话,就只好再劳烦你帮忙去救一次他,如果没有危险的话,就让他自己去吧。老衲也不好意思劳烦道兄多消耗法力。”

    樊长昊说:“大师什么话,我和法生是朋友,法力消耗了,休息一下就恢复了。”

    于是两人就进了佛堂,扶乩占卜去了。

    再说释法生,他施展神通,奔跑速度起码有四五十迈。他沿着旧路又跑回了水泥厂,来到那个大井盖前的时候,发现井盖早已经掀到了一边。他小心翼翼地沿着楼梯走下地下室,发现入口的门也都已经打开了,只是里面的灯还是熄灭的,漆黑一片。

    释法生不敢直接闯进去,于是又结起了“光聚佛顶印”,亮起手上的金光,慢慢一步一步试探着走进去。

    他在里面走了整整一圈,里面风平浪静,一只精怪都没有了,只剩下被打死的精怪残骸,还有放在中间的那个简陋祭台也已经被打烂了。

    释法生又重头找了一圈,除了在地上捡回了那一副被打掉的灵视眼镜,此外就一无所获了。

    释法生在里面大声吼叫:“妙静……!”连续叫了五六遍,隔了很久,一点回应也没有。没办法释法生只好垂头丧气地走出了地下室。

    骑上了自己的摩托车,回同德寺去了。

    释法生回到了同德寺,玄通方丈与樊长昊正在大院里等着他,玄通方丈并没有问释法生结果,自然是早就占卜出来了。释法生问起樊长昊是怎么会突然来救到他的。

    原来当时释法生离开寺院上班,过了大约一小时后,突然林晓霞打电话过来给远玄通丈,说她无意间打开了GPS监测仪,发现释法生的位置居然不在自己的工厂,而是停在了废旧水泥厂那边,所在赶紧通知玄通方丈,希望能阻止他。

    说到这里,释法生才知道自己的摩托车被人装了GPS追踪器。

    玄通方丈回想起早上释法生说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其中有提到中心医院的的同门释妙智医生,还有那位有空间穿越神通的道门同修樊长昊。于是就打电话到加登市小普贤院,问到了释妙智的电话,再打电话给释妙智跟他商讨这事情。

    释妙智也意识到事态不妙,二话不说,就把樊长昊给找了过来,到同德寺去帮玄通方丈。

    樊长昊来到了同德寺之后,玄通方丈简要地跟他说明了事态,并用施展乩术,把释法生的最新处境信息占卜出来,并告知了他。

    樊长昊也是爽快,立刻打开空间洞,跳到了水泥厂附近。

    看着看着,只见释法生被几个精怪包围在垓心,那几只精怪布开了法阵,释法生顿时神通尽失。

    樊长昊在黄泉域里仔细观看这个法阵,发现是由七只精怪依照七煞方位摆开的结界法阵,把释法生困在里面。精怪们各自手执令旗,张起结界,屏蔽了释法生与佛陀的感应,所以释法生施展不起神通。

    接着,樊长昊又看到有一个虚影出现,体型应该是一名女子,她正在隔空攻击释法生。精怪身形都很巨大,不用问,这名女子应该是一个罗刹。释法生看着被打的狼狈不堪,樊长昊心想,它既然是以七只精怪组成的七煞结界,那只要毁掉一只精怪,结界自然就会被打破了。

    然而那七只精怪,背后都各站着两只精怪,看来一是为了给那些施法的精怪护法,二是万一施法的精怪遇袭的话可以马上补位,要想破阵,动作必须要快。于是樊长昊绕到了其中一只精怪背后,看准了那只精怪的脖子,突然从黄泉域里中撕开一条空间裂缝,一剑就向精怪的脖子削去。

    那只精怪毫无防备,它想一辈子都不可能想得到,本来后面背后空无一人,而且还有两个同伴在一边护卫,怎么会凭空冒出一把利剑来削自己的脖子呢?

    寒风一掠,那只精怪的头颅就离开了自己的脖子,刚好那只精怪又是一只树精,那一剑下去爽快利落。旁边两只精怪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愣了一下。

    树精被杀,结界自然就被解除了。释法生突然得到了感应,恢复了神通,双手金光大盛。樊长昊又遁回了黄泉域,飞奔到释法生背后。

    这时释法生正与恢复了人样的释妙静四目相对,樊长昊趁机撕开了空间裂缝,右手一把抓住释法生的后领。同时左手捏起法诀,口念真言,打开了通往地面的空洞,往后一拉,就这样释法生就被救出了地下室。

    释法生听完之后恍然大悟。可现在释妙静又不知所踪了,玄通方丈是绝对不会帮他占卜的,无奈之下只好暂时作罢。

    樊长昊刚解释完,玄通方丈就又准备开始教训释法生了,释法生十分机警,玄通刚开始说了句“法生……”他连忙说:“我要赶紧赶回工厂了,刚才偷偷溜出来,要是被人发现会被罚款的。”说完匆匆地骑车往工厂跑,至于怎么找释妙静,还是找个地方静静地再想办法吧,起码已经知道她还活着。

    再说那娑伽罗,他布置了诱饵之后,在那里等了一个晚上,直到那罗刹喽啰把那名女子的血都吸了,居然都没有看到释法生出现,无奈之下只好回去了。

    其实他哪里想到,释法生早就去踩过了他的陷阱。晚上他去了别的地方,没有回同德寺,所以那罗刹喽啰作案释法生也没有现身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