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难言之隐

    更新时间:2020-06-05 10:25:31本章字数:3026字

    释法生一整天心里都想念着释妙静,跟本没有心情工作。当晚下班之后,他也不想回同德寺,于是就打了个电话回去,跟玄通方丈说,今天晚上要加班赶货,不一定能回来。然后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就往市外跑去。

    他出了布吉马市就往狄文礼市的方向去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那里,只是心里有这个冲动。

    狄文礼市离布吉马市将近有一百公里的距离,他开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一路上他满脑子都是与释妙静的过去,路上一切的风景他完全都没有看在眼里。

    记得他之前被救出祭坛了之后,释妙空曾经回去找过释妙静,但是没找着。虽然当时释妙空不肯告诉释法生祭坛的地址,是怕他会鲁莽行事又自投罗网。直到后来释法生也投入了佛门,在他多次追问之下,释妙空想着时间都过这么久了,释法生现在也是一名法力高强的武僧,应该是没什么风险了,于是也就把祭坛的位置告诉了他。

    这十年来释法生也曾经多次来过这里,当然是一无所获了,只不过是重拾回忆。今天他突然见到释妙静,但又一次失去了他的踪迹,于是更加想到这里来。

    狄文礼市这十年来的变化很大,当初这个荒郊野林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楼盘,但是由于开发商的资金链断裂,这个楼盘也变成为了一个等待接手的烂尾楼群。

    楼群都是些七层高的建筑,每栋楼之间相距差不多二十米。如果建好的话,这里绝对是一个舒适的居住地方。可惜现在那些楼除了底下那两三层有结了红砖墙,上面的都是水泥柱框架,每一层就只有楼层地板,连上去的楼梯都是裸露的,没有扶手。整个楼群外面用薄铁皮围着,连一名保安都没有。

    释法生刚停下摩托车,电话铃就忽然响了起来,释法生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林晓霞。他接通了电话:“喂。”

    那边的林晓霞说:“陈少虎,你在哪里呢?”

    释法生说:“我在寺院里,准备睡了。”他不想跟林晓霞多说话。他现在的心情,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林晓霞说:“在寺院里?你别骗我了。”语气里带着责备的意思。

    释法生说:“你怎么知道我不在寺院里呢?”

    林晓霞说:“因为我有……因为……因为我在同德寺里啊。”她本来想说自己有GPS的,但突然想到这样做本来就是不合法的,而且要是告诉了释法生,她偷偷在他车上装了GPS,那关系就要闹翻了。

    但释法生以为她真的是来了同德寺,于是说:“我只是出去了,有些重要的事要干。”

    林晓霞说:“你有些什么事要干呢?”

    释法生说:“这个是个人私隐,我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向你汇吧。”

    林晓霞被他这么顶了一句,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片刻,说:“你是自己去查罗刹族的事吧?你告诉我在哪里,我过来帮忙。”

    释法生本来心情就乱,现在被她这么胡搅蛮缠的,更加觉得她特别烦了,不太想理她。于是假意说:“我正在开车,进了隧道,信号不好。”都不等林晓霞回答就把电话挂了,顺便还关了机。

    林晓霞在另一头拼命地“喂”了几下,然后只听到一阵忙音。他看了看释法生的GPS信号,车子是固定的,那里也没有隧道,而且信号也很好,更不像是进了隧道。她正在依照GPS的坐标查找所以地址,GPS信号却戛然消失,林晓霞一惊,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于是她决定按照GPS最后指示的地方去找释法生。

    原来释法生挂了电话之后,心中猛然想起了林晓霞曾经在他车上安装了GPS追踪器,于是连忙在车子上到处摸索,终于在油箱内侧找到了追踪器。释法生把它摘了下来,追踪器上的指示灯还一直在闪烁。

    他为免林晓晓找到他,于是拇指食指用力一捏,“啪”的一声,一缕灰烟飘起,追踪器被硬生生地捏碎。他把追踪器的残骸扔到了一边,心想,这次林晓霞应该追踪不到他了。

    释法生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月亮,今天是十六,月亮仍然还是那么的圆,他又回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月圆之夜,他过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回忆的……

    释法生愣愣地望着月亮很久很久,都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意犹未尽地低下头,独自一人走进了残败的楼群。这里他来过很多次,虽然这些年都有了些变化,他还是很清楚地记得当初的祭坛设在什么地方。

    他缓慢地踱着步,来到一栋废弃的大楼前,那是当初他被拿来祭祀的地方。他围着大楼缓步绕圈,当初插着幡旗的地方,还有一个个站在旁边护旗的罗刹,释妙空和释妙静一起过来救他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他慢慢地绕完一圈之后,又抬起头,望向月亮。突然看到楼顶上站着一个人影,那个人似乎也是在抬着头,聚精会神地看着月亮。

    释法生心中一惊,他定了定神,仔细地打量着楼顶上的那个人影。那个人影身形十分苗条,一身黑色的轻纱长袍,衣服和头发随着夜风轻轻的飘荡。那个身影他熟悉得不得了。

    释法生心中十分激动,他凝聚真炁,双腿鼓劲,纵身往上一跃,就已经跳上了四楼平台边,上窜的余势未了,双手又扣住了四楼的楼板,往下一压,身体向上一拔,又纵上了六楼,接着手脚并用,一抓一蹬,一连串动作过后,就跳到了七楼楼顶天台之上了。

    楼顶上的人影似乎已经惊觉了有人正跳上来,警觉转过身地往他这边看来。

    释法生双脚刚落到天台的楼板上,那人也刚好转过头看到他这边,两人四目相对,那人脸上露出了十分惊诧的神色,但一惊之下又连忙扭头转身,用后背对着释法生。

    但是在月光照耀下,释生已经十分清楚地看见这个人的脸,正是释妙静。

    释法生连忙上前两步,激动地说:“妙静!”

    释妙静语气冷淡地说:“你认错人了。”但释法生没看到,这时她的脸正在哀伤地颤动着,眼中闪烁着泪光。

    释法生坚定地说:“我没有认错!我可以认错世上所有人,但绝不可能认错你。”

    释妙静猛然一转身,面对着释法生。只见她的脸是靛蓝色的,血红色的眼瞳,深黑色的嘴唇,四只雪白的獠牙从嘴角延伸出来,是一副既狰狞,却又有几分秀丽的罗刹面孔。她说:“你真的认对了吗?你的释妙静是这个样子的吗?”

    释法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但是在早上的战斗中他见过妙静这个样子,所以也没受到太大的惊吓。他问:“妙静,你为什么会变成了罗刹了?”

    释妙静说:“我不是你的释妙静,我是罗刹族的王爵,我叫虎姬!”

    释法生又再上前两步,握住释妙静的双手,一边摇着头一边说:“不是!你是妙静,你连起名字都与我有关,我叫陈少虎,你叫虎姬,你原意做我的妻子,难道不是吗?”

    释妙静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两只眼睛里涌出了鲜红色的泪水,从脸颊一直留到了下巴,看上去是多么的狰狞恐怖。可释法生并没有这样觉得,反而心中感到一阵痛惜。他轻轻地用手指抹去了她脸上的泪水。

    释妙静双眼里也不禁流露出柔弱并带着喜悦的神色。

    突然,远处有一束灯光闪了一下,似乎是有车辆经过。释妙静刹那间惊醒了过来,他奋力一掌,对着释法生胸前推了过来,口中大喝道:“你走开!”

    她这一掌是带上了三成的能量外放异能,今天释法生已经见识过她的威力,料想他一定会放手避开,或者是抽出手来招架。可是万万没想到释法生居然不躲不让,硬生生地让她这一掌打在胸口之上。

    释法生被她这一掌打得连连后退了五步,口中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洒在了地上。

    释妙静大惊,连忙上前两步说:“你怎么不避开?”

    释法生胸中气血翻涌,一时间说不上话,但是脸上依然露出微笑,似乎很乐意承受她这一掌。

    释妙静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还有那嘴角慢慢渗出的鲜血,似乎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过了片刻,释法生终于缓过气来,他说:“无论你怎么打我,骂我,我都不会躲的。今天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离弃你,当初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释妙静摇着头说:“你错了,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今天变成这样完全是我自己造成的,与你无关。”

    释法生上前两步说:“你不要把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身上,当初的事你知道我知道,要不是因为我……”

    释妙静伸手一拦,打断他的话,说:“不要自以为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