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玄门中的新朋友

    更新时间:2016-04-24 17:55:00本章字数:2208字

    晚上八点多,释法生来到市中心医院。在护士站问明所在后便来到琪琪的病房,那里是神经科的一个独立病房。释法生轻轻推开门,发现琪琪的家属并不在这里。于是他缓缓地走进去来到琪琪的病床前,只见她的脸上依然蒙着那妖艳的浓妆,但平日那媚惑的神态已经无影无踪了,换来的是像死尸一样的表情。半开的双眼、微张的双唇、塌陷的皮肤,要不是胸部那一起一伏的呼吸,真以为那是一个已经死了好几天的人了。

    释法生伸出右手食指,暗聚灵力于指尖,轻轻地点在琪琪的印堂穴上。印堂是一个人的灵力根源所在,正如丹田是真炁根源一样,密宗称之为眉间轮、第三眼,也是灵魂的归所。释法生这样做是为了通过输送灵力来唤醒她的魂魄。凭释法生强大的灵力,就算是刚的死人也会眨一下眼,可是输了一分多钟,琪琪依然没有半点反应,甚至连睫毛都没有抖一下。

    “不用输了,她的灵魂不见了。”病房门口突然传来一把男子的声音,语气平淡。释法生骤然一惊,马上收起手指,猛然回头望向门外。只见门口站着一位身穿白色大褂,眼戴一副塑料黑框近视镜的年轻男子,右胸口袋上还夹着市中心医院的工作证,显然他是这里的医生。刚才释法生太专注于给琪琪输送灵力,完全没有察觉有人推门进来。

    释法生干笑了一声,说:“医生真幽默,我是她的同事,不知道她是脑震荡了还是患了什么脑疾病呢?”释法生双手收在背后,不经意地捻着右手食指。他觉得灵魂这事在科学界是不被接受的,一个大医院的医生这么对他说,其用意确实无法猜透。可那医生却说:“我没那份闲情跟你开玩笑,刚才我看到你给她输灵力,想必你是玄门中人吧。”释法生既没有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微微一笑将目光转向琪琪,故作没听清。

    年轻医生见释法生依然保守,也微微笑了笑,说:“不知这位同修是道门的还是佛门的?”既然说是同修,那言下之意就是说‘我也是玄门中人,你就不必有戒心了。’释法生听出了其中意思,便不再隐瞒身份了,于是单手立掌道:“小僧法名释法生。”

    “哦?呵呵,原来是同门。”医生边笑边单手立掌道“小僧法名释妙智。”

    “妙字辈?”释法生马上合十行礼道“请师叔恕小侄失礼。”

    “哎!不要这么说。”释妙智举手一摆,接着说“从样子上看我比你还年轻几岁,都是年轻人就别论什么辈分了。再说,法会的情况我们心里都清楚,大家为了谋生都戴上假发改成俗装,要不是你刚才动用了灵力,我也看不出来。所以你看不出我也谈不上什么失礼。”

    释法生本来也是一个爽快的人,既然释妙智说免除辈分,便改口说:“是的妙智师兄,那你是那个寺的呢?”

    “师兄也一并免了吧,就叫我妙智得了,呵呵。我是加登市牛角山小普贤院的。”

    “哦?加登市离这里一百多公里,那你平时怎么完成守区守卫工作的?”

    “那么说,法生你是武僧?”

    “是的。”

    “呵呵,我是文僧,不需要守夜的,所以工作的时间地点都比较自由。”

    “哦,原来是这样。我们的小寺院只有方丈和我两个人,还真不知道大寺院可以这样的。”接着,释法生又指了指琪琪说“那她是什么情况?”

    “听说昨天晚上有目击者看到她拼了命地冲出酒吧,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很恐怖的事情。刚冲出门口就倒下了,怎么都叫不醒。然后那人就叫了救护车送到我们医院来,开始的时候以为是吸毒过量的,可抽血化验后发现除了酒精外什么异常都没有,也做过相应的措施排除了酒精中毒的可能。”

    “那医院的看法是什么?”

    “医院初步判断是未知原因性脑神经损伤甚至可能是脑死亡,所以今天转到了神经科,但检查结果显示她只是在沉睡状态,其它一切都正常。所以认为是突发性精神障碍,明天就由我们精神科接手诊治。”

    “那你是怎么知道她的灵魂不见了的?”

    “傍晚的时候我听说有这样一个很特殊的病人移交给我,于是我专门过来这里了解情况,正好她家里人要回去打点些事,我就趁这个时候偷偷用灵力帮她检查,发现她的灵魂不在体内。而且不仅是灵魂,连觉魂都不在,三魂之中只剩下生魂。所以她现在是植物人状态。”

    “哦。”释法生心想:他能用灵力来探测别人的灵魂?于是问“你的异能是什么?”

    “我的异能是精神入侵,所以才做精神科的医生。呵呵。”

    “哦!”释法生终于清楚明白了。

    “那你又是什么异能的呢?”释妙智反过来问。

    “我的异能是体格强化,所以才做苦力工。哈哈哈哈。”释法生模仿释妙智的语气介绍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苦力工?搬砖的?”释妙智瞪大眼睛看着释法生,似乎不敢相信。

    “呃……不是,是机械技师。”释法生显得有些尴尬,机械技师确实不算很苦力的工作,只是平时这么调侃惯了。

    两人一下只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片刻,释法生说:“妙智,你知道这是谁的所为吗?”释妙智摇摇头,说:“不知道,现在还查不出来。”

    “我认为是罗刹族的所为。”

    “罗刹族?为什么这样认为呢?他们已经有六七年没动静了。”

    于是释法生就把昨晚自己收到警报后去迁灭违反条约的罗刹,行动的时候又出现第二次警报而自己没去处理的事简要地说了一遍。释妙智听完之后,低头沉吟了片刻,然后说:“可我始终觉得不会是罗刹族所为。”

    “为什么呢?”

    “因为罗刹族是没有掌握精神操纵异能的能力,这是种族特质,就算平时吸食人血肉的时候都是靠发出毒素来魅惑对象。”

    “也就是说他们不能抽取人的灵魂?”

    “对,擅长精神操纵异能而且会做这种事的,就只有地界之中的魔罗族和饿鬼族。”

    “尽管如此,我仍然觉得这件事和罗刹族多少有点关系。”

    “我觉得这件事最好还是先了解情况再上报法会处理。”

    “是的,我也打算今晚去调查一下,然后……”释法生突然停住了说话,转过头盯住病房门外。他察觉到门外有人在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