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女警的介入

    更新时间:2016-04-25 00:00:00本章字数:2192字

    医院是一个人流密集的地方,外面有人经过甚至驻留都是很正常的。但释法生感觉到门外有一个人在刻意放缓气息,那肯定是在偷听了。于是他向释妙智使了个眼色,释妙智也会意了,两人轻手轻脚地向门口走去。

    突然“吱”的一声,病房的门口打开了,一名年约二十五岁的女子大步走了进来,只见她一身干练的牛仔服装束,表情带有几分霸气。释法生骤然一看吓了一跳,是她?但定神看清楚后便抒了一口气:哦!竟然长得那么像,不过还是有区别的。

    原来这个女子长得很像他的车间主管林晓敏。

    这个很像林晓敏的女子一进门便从衣兜里拿出工作证,说:“我是布吉马市的刑警林晓霞。这位叫琪琪的伤者家人报了案,我是负责这件案子的。”居然连名字都只差一个字?释法生和释妙智两人都“哦”了一声。

    “刚才我准备进来的时候听到了一些你们的谈话。”林晓霞打量了一下释法生,又说“从这位师傅的工作服来看,是伤者的同事吧?”

    “是的。”释法生回答。

    “你知道昨晚发生什么事吗?或者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哦,我没有参加她们的聚会,不清楚事情的发生经过。”

    “是吗?”林晓霞盯着他的双眼,似乎在评估他所说话内容的真实性。片刻,她掏出手机,打开一张相片给释法生看,说“你认识这几个人吗?”

    只见相片里是琪琪跟几个俊得不得了的男子的合照。但释法生确实不认识他们,便摇摇头说:“不认识。”

    “他们是属于罗刹族的吧?”

    这句话完全出乎释法生和释妙智的意外,莫非她也是玄门中人?但这种事还是谨慎一点好。于是释法生问:“为什么这样认为呢?”

    “今天早上有人报案,‘快乐迪士高’后巷发现一具女尸,初步鉴定是被利器插入颈部动脉导致失血过多而死的,而且是多处刺穿,手段相当残忍,说明凶徒是一名冷血杀手。然而死者的财物并没损失,仇杀可能性极大。”

    释法生二人只是点了点头,这件事的内情显然已经很清楚,但林晓霞居然不知道,这么看又不像是玄门中人,因此两人还是保持沉默。

    接着林晓霞在手机上划了一下,转到另一张图片,上面是女死者与一个俊美男子的合照,这男子正是释法生昨晚所杀的飞天罗刹。接着林晓霞又说:“这男的脖子上的纹身跟琪琪一起的那几个男子的纹身一样,样式十分统一,所以我认为他们都来自同一个组织的,从手段上看应该是一个帮会组织。他们是不是刚才你们提到‘罗刹族’的?”

    释法生二人明白过来了,这女的果然并非玄门中人,只是从偷听的内容猜测出来的。释法生看了一下那个纹身,似乎真的是一模一样,但在他以往所对付的罗刹之中,并没有发现这个共通点。也许只是这么一小撮罗刹的爱好吧,但这事又不便与一个普通人说明白,只好说:“也许是吧。”

    “把你们对‘罗刹族’帮会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越详细越好。”

    罗刹族的事又怎么方便跟一个俗人说呢?于是释妙智说:“那只是一个小型的宗教反对组织。”释法生心想:文僧就是文僧,能想出这样一个名词,这事还是让他来对付好了。

    林晓霞心里嘀咕:宗教反对组织?是科学社吗?我傻呀!科学社怎么会杀人?这么说肯定是邪教组织了,这个必需要铲除掉。于是问道:“他们的首脑呢?还有活动中心呢?”

    “宗教的事情应该是宗教管理署的责任吧,我们不过是背后闲聊一下,向警方乱给口供不好吧。”释妙智说。

    “从手段上来看,这并不是一般的宗教反对组织,我看应该是邪教或者是极端宗教组织吧?”

    “这应该只是个例吧,以往都没听说过罗刹族有这样的行径,不能定性为极端宗教组织吧。”这件事关乎法会和罗刹族一百多年的秘密协议,万一被公开了后果就不堪设想,释妙智觉得应该引导她放弃对罗刹族穷追不舍的念头。

    “不管是不是普通的反宗教组织,这里面有杀人案和失踪案,就已经跟我们警察有关,我一定要把他们连根拔起。”

    “你好像对他们还有很大的私仇。”释妙智一边说一边缓步绕到林晓霞侧面,右手在背后结起法印,暗运灵力。打算等林晓霞说出原委后用精神入侵术,把她刚才偷听的那段记忆洗去,免得牵扯出更大的麻烦。

    “第一,他们犯的是刑事案,这是我的职责;第二,昨晚失踪的人里有我姐姐。”

    “哦!原来你是林晓敏的妹妹!”释法生终于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同时,他向释妙智使了个眼色,暗示不要动手。林晓霞回过头来对释法生说:“是的,所以在于社会义务上还有同事情义上,希望你们能无所保留地告诉我。”

    “这……”释法生、释妙智二人对望了一下。

    “你们是怕遭到报复吗?”

    “也不是,只是这是宗教管理署的事情,我们不敢随便乱说。”释法生说。

    “你们怕什么!虽然教管署是国家机构,但你们又不是宗教人士,教管署管不了你们的。而且你们可以算是配合警察工作啊。”林晓霞突然省悟到什么,又说“你们是怕被控诉造谣吧?只要你们只提供线索不对外宣扬那就不算了。”

    “这……呵呵。”两人相对苦笑。相反,两人都是和尚,正好是宗教人士。

    林晓霞审视了一会,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隐瞒,但起码能判定他们是不会说的了。这时候她的倔脾气犯了,别以为你们不说我就没辙,于是说:“莫非你们是皈依了的信徒?不论你们说不说我都会去查个明白的。”说完转身就准备走了。

    释法生连忙说:“你还是别去好了,他们很危险的。”林晓霞回过头问:“怎么个危险法?说来听听。”

    “这……你之前不是说过他们的手段很残忍吗?你一个人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我自然会叫帮手。”说完便大步离开了。

    释妙智摇摇头对释法生说:“普通人去只怕是去多少死多少。这样吧,你反正也要查明情况做汇报,不如暗中跟着去,必要时能干预一下。”

    释法生点了点头,于是也随着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