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受死吧!酒吧的罗刹们

    更新时间:2016-04-25 11:25:00本章字数:2561字

    释法生换上在车后箱预先准备好的斗篷,又在腰间插上法器——双节降魔杵。这双节降魔杵其实就是两根由银铜合金精锻而成,长约二十厘米的实心降魔杵,杵头各有一个不锈钢环,用约二十五厘米长的不锈钢锁链相连合成一副双节棍的样子。只要是晚上外出,不管有事没事他都会带上这副“家生”。

    释法生骑上摩托车远远地跟着林晓霞的轿车,没多久便来到了琪琪昨晚所在的“迷情酒吧”。在远处望见林晓霞下车后接了个电话,然后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走进了酒吧。释法生为免被认出来,于是套上帽子戴上墨镜,悄悄地混进了酒吧。

    那是一个慢摇酒吧,灯光昏暗,彩灯随着音乐而闪烁,缭乱而刺激的音乐使人更容易陷入迷乱。一般在那里闲逛也没什么人会注意你的。很快,林晓霞发现了目标人物,正是琪琪手机照片里面的四名男子。他们正跟三名打扮性感女子一起猜枚喝酒玩骰子。只见那三名女子都是满脸菲红的,似乎心里有团火正把她们的血烧得沸腾。

    林晓霞走上前拿出手机,把琪琪的那张合照摆到他们面前,问:“跟她一起来的几个女孩现在在哪?”其中一个男子笑淫淫地说:“哎呀美女,你太漂亮了,把我的魂都勾去了,现在什么都记不起来。你陪我们喝几杯酒也许我就能想起来。”接着拿起酒杯递给林晓霞,食指有意无意地搭在杯口上。

    林晓霞从怀里拿出警察证,往男子面前一摆,冷冷地说:“我是警察,你们最好不要耍花样,要不我把你们都锁回局里慢慢审问。”那男子放下杯,向前探了探身子,眯着眼坏笑着说:“哎哟,太暗了我看不清。”

    林晓霞把工作证往前一送,几乎贴到男子的脸。男子侧过脸,左手不慌不忙地从烟灰缸上拿起那正在燃烧的香烟,深深地吸上一口,忽然飞出右手扣住林晓霞手腕,往下一按拔开工作证,“呼”地一股浓烟从口中直喷到林晓霞脸上。林晓霞根本来不及反应,一下子天旋地转四肢无力,就好像被猛灌了两斤白酒一样,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趴向那男子。男子嘴角露出了狐狸一样狡猾的笑容。另外几个男子也跟着哈哈大笑。更有趣的是那三个性感女子也跟着一起眼睛迷离地傻笑。

    突然间,一只强而有力的左手抓住了男子的右手手腕。“咯咯咯咯”,手腕被握得连声作响。男子“啊……”的一声骚哼,双腿酥软跪倒在地,额头上冒出了黄豆那么大的汗珠,脸上闪现了几下恶狼一样的凶相。林晓霞失去了支撑力,一下子就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在场的几个男子定神一看,原来是一名身穿斗篷眼戴墨镜的壮汉,他就是释法生。

    突然,在释法生右侧的一个男子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挥拳向释法生脸门打去,拳速相当的快。哪知道释法生的脚更快,右脚飞起一个侧踹正中男子腹部。男子直接飞回沙发上,连人带沙发还有两个发着傻的女子一起往后倒去。“卜卜卜”,三下后脑磕地板的声音,这时候那两个女子才清醒过来,抱着头哭爹叫娘地往外逃。那男子就没那么幸运了,继续往后打了三个后滚翻才停住,四脚爬爬地趴在地上晕死过去。

    “哐哐哐哐”,四下爆玻璃的声响,另外两名男子各执一对破酒瓶,其中一个大喊:“你活腻了吧!”右手举起半截酒瓶准备向释法生脸门划去。说时迟那时快,释法生右手从腰间抽出双节降魔杵往上一挥,“哐当”一声,半截酒瓶被打成粉末,碎屑在空中哗啦啦地闪耀着。男子扔下左手的酒瓶,紧紧握着右手手腕卷缩在地上“啊……”的凄厉叫喊着,只见他的右手已经完全扭曲变形,显然手骨也一并被打成粉碎了。

    剩下的那名男子见状,吓得手都哆嗦起来,可他还是不肯罢休,大喊一声:“去死吧!”挥起酒瓶闭紧眼睛猛插释法生两边颈大动脉,心里盘算无论释法生打他哪只手,另一只手都能插到他。没想到释法生根本没去打他的酒瓶,而是直接把降魔杵往前一镖,“嚓”一声,杵尖直插入他的咽喉,顺势飞起一脚踹中他的胸口。男子整个人越过沙发,直接飞撞到六米后的墙上,滑落到地上之后已经不能动了,咽喉上杯口那么大的窟窿里一直冒着青烟,却不见有半点血流出来,显然已经死了。酒吧的人都吓得四散逃跑。

    自始至终,释法生的左手一直都没松开过。这时候他低下头看着半跪在地上的男子,突然发现他衣领里面好像有一个蝙蝠形状的项链吊坠,心猛然一震,马上用降魔杵的尖端把吊坠挑出来一看,那个吊坠上端是一只抽象的展翼状蝙蝠身体,下端是菱形枪尖尾巴。释法生越看心跳越快,脸上露出了有兴奋又愤怒的神色。

    ‘是你!找了十年就是在找你!哈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踏破铁鞋无觅处啊!’释法生心里呐喊着。

    释法生一把扯下吊坠,恶狠狠地对着那男子吼道:“说!你们把人藏在哪里了!”那男子虽然已经痛得面容扭曲,但依然硬撑着说:“大哥……你认错人了吧,凡事讲法律……啊……讲证据的。”

    释法生门牙紧咬冷笑道:“是吗?”接着拿起降魔杵,用杵尖在男子的胸膛上用力一划!“滋……”男子胸膛顿时出现一条一尺长深可见骨的伤口,伤口上好像煎鱼一样冒出一缕缕的青烟。男子拼命地惨叫着,人声中还夹杂着尖锐刺骨的怪响。

    释法生说:“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是罗刹吗?我看你还能承受多少次血液被蒸发的痛苦!”接着举起降魔杵准备划第二次。那男子马上求饶道:“不!大王饶命!”

    “大什么王!”

    “不是!大侠!大哥!大人!我说!我什么都说!”

    “你们把人藏在哪了!”

    “在人间天堂会所,都在里面了。”

    这个地方释法生没有听过,应该是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他高举降魔杵对准男子的头颅,装作恐吓地吼道:“地址在哪里!”其实他心里早就盘算好,这些妖孽留下来只会为祸人间,只要一说出地址便一杵插下去,除一个少一个!

    突然“砰哐!”两声连响,降魔杵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中了,释法生手腕剧震了一下,能震动他的手腕证明这打击力度非同小可,释法生连忙看一下降魔杵,其中一个杵尖被打断了。接着远处有一把男性的声音大吼道:“警察!别动!放下武器!”

    释法生向吼叫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名年约三十五岁,一身黑色便装的男子正举着手枪对着自己。释法生心想:他看起来应该真的是人类警察,还是不要节外生枝好。又瞥了一眼瘫在沙发上的林晓霞,心里有了主意。

    于是暗聚灵力到左手,往前一甩,把罗刹男子扔向警察。顺势反手一巴掌打到林晓霞脸上,把灵力送进她头部,林晓霞马上清醒过来。接着双脚一蹬,人便往安全出口飞去。这一连串动作快得像闪电一样,罗刹男子还没落地释法生的人已经到了门口。那警察往旁边一闪,躲开飞来的罗刹男子,举起手枪“砰砰砰”对着释法生连开三枪,可释法生速度实在太快了,根本打不着边。枪声还没响完释法生已经窜出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