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罗刹族的徽记

    更新时间:2016-04-25 17:30:00本章字数:3826字

    释法生没有问到“人间天堂”的地址。这家会所他从来都没有听过。要不是非常隐秘,就多半是不在他的辖区。本来这个问题他可以回去问方丈释玄通的,他的乩术什么都能占卜出来。但毕竟这件事,关系到那个人,他不想找方丈来帮忙,勉得又要听紧箍经。寻思了许久,觉得释妙智也是文僧,文僧多才,说不定他会有办法找到那里的地址。于是他决定回中心医院,去找释妙智商量。

    回到了琪琪的病房,发现释妙智已经不在了,于是去护士站问护士,说他已经下班回去了。由于刚才分别的时候走得比较匆忙,没来得及问释妙智住在什么地方。虽然知道他是哪个寺的,但他所在的寺院离中心医院有一百多公里,平常工作日是应该不会每天回寺院的。没办法,释法生只好打算明天晚上再过来问释妙智,又或者明天早上向同事们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人知道人间天堂这家会所。

    于是他下了住院楼,准备回寺院去了。经过楼下的小花园,那是给病人们出来通风的,释法生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忽见天上那像脸盘一样又圆又大的月亮,心中一动,原来今天是农历十五月圆之夜。他不禁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一个月圆之夜,又勾起了他的那段回忆。

    于是他在花坛边上的石凳上坐了下来,从衣袋里掏出刚才在罗刹身上扯下来的吊坠,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摆在面前,目光出神地凝视着这个吊坠,往事一点一滴地涌上心头。

    突然间,听到背后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说:“你怎么还在这里?”

    释法生不禁一怔,自己想事情想得太入迷了,完全没有发现有人在背后靠近。他立刻把吊坠握在手心塞回衣袋里。听声音,认出是女警林晓霞。释法生慢慢站起来,转过身子面向她,说:“怎么你也在这里?”

    释法生收起吊坠的时候,林晓霞锐利的目光已经发现了它。她认得这个吊坠,是那个向她下毒的罗刹族人身上的。她心中一怔,莫非是他?她上下打量了释法生一番,从身高和体型上来看,几乎十足相似。林晓霞是做刑警的,她自信认人的本领一向不会有差,于是决定试探他一下。

    林晓霞看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说:“今晚天气真好,可以看到这么大的圆月,在这样的花园里坐着赏月挺舒服的。”

    释法生抬头看了看月亮,若有所思地应了句:“是啊。”

    林晓霞又说:“你的手还痛不痛?”

    释法生说:“不痛……”他突然心中一怔,怎么他会问我的手痛不痛?难道……于是他马上改口说“不,好端端的,手怎么会痛呢?”

    但他神情上的微小变化并没有逃过林晓霞的法眼,于是林晓霞顺势进逼说:“子弹的冲击力很大的,虽然没直接打在手上,但那震动的力量肯定很痛的。”

    释法生把手收到背后,握了握拳头。是啊,那子弹的冲击力确实很大,要不是自己那霸道的异能,恐怕这一枪,必定会打得他手腕骨折。释法生还是想否认,他说:“我在这里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开枪射我呢?”

    可是他把右手收到背后的动作,早就被林晓霞看在眼里。这更加使林晓霞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她说:“我明明看到你拿武器想去杀那个罗刹教徒。然后就被我们的刑警大队副队长开枪把给武器打掉了。”

    释法生心想,原来那人是刑警大队副队长,怪不得他可以随便开枪,而且枪法还这么准。释法生是一个直来直去的铁汉子,没有林晓霞那么古灵惊怪诡计多端。见林晓霞说得那么言之凿凿,就以为她真的是看到自己的样子了,他说:“我明明戴着兜帽和墨镜,你是怎么看出我的?”这句话摆明就是承认了。

    林晓霞说:“你只是戴着兜帽和墨镜,又不是戴着面具,大半张脸都在,我怎么就看不出是你呢?”其实当时林晓霞并没有认出他的。

    释法生无言以对,片刻,说:“你们副队长的枪法还真厉害啊。”

    林晓霞说:“当然啦,他是我们刑警大队的枪神,出了名擅长打活靶的。你居然躲过了他几次射击,还更厉害呢。”

    释法生笑了笑,没有说话。

    林晓霞摊开手说:“吊坠给我看一下。”

    释法生说:“吊坠?什么吊坠?”他并不想把吊坠交给她。因为那是这些年来唯一给他希望能找到那个人的东西。担心交出来后,有会被她当证物拿走。

    林晓霞说:“就是你从那个罗煞教徒身上拉扯下来的吊坠。”

    释法生还是否认,说:“有吗?没有吧。”他抬起手下意识地做了一个看表的动作,只是他并没有戴手表,晚上他是不会戴手表的,因为戴手表打架不方便,然后说“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接着转身就走。面对这个女警他感觉挺有压力的,还是早走为妙。

    林晓霞连忙叫道:“那你想知道人间天堂会所的地址吗?”

    释法生心中一怔,这句话确实一下击中他的要害,他止住了脚步,回过头说:“你知道吗?”

    林晓霞得意地说:“当然知道,你可别忘了我是当警察的。其它的不敢说,这种地方我怎么会不知道?”

    释法生把手伸进衣袋里,握紧了那个吊坠。他十分犹豫,实在不情愿把吊坠交出来。

    林晓霞把手掌向他的面前一伸,四只手指招了招,说:“拿来吧,那里可不是一般人想去就能去的地方,所以你不要以为随便找个人问一下就能知道,错过了今晚我未必还有兴趣跟你交换信息。放心吧,看完之后我会还给你的。”

    释法生叹了口气,他实在拗不过她,只得慢慢地从衣袋里拿出了吊坠,放到了林晓霞的掌心之上。林晓霞拿起吊坠,仔细地端详了一番。吊坠是一个倒挂的展翅蝙蝠模样,蝙蝠嘴里伸出一把又长又细的剑尖。吊坠是纯钢打造的,虽然图案在市面上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与市面上其它古灵精怪的吊坠比起来,却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林晓霞说:“这个吊坠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啊。”

    释法生说:“是啊,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吊坠。”伸手就想拿回去。

    林晓霞连忙握住吊坠,手向后一缩,说:“你别敷衍我,如果没什么特别,你看到这个吊坠的时候怎么会这么激动?你如果想知道人间天堂会所的地址,那你就要老实地把吊坠的秘密告诉我。”

    释法生叹了口气,说:“戴这个吊坠的,确实是罗刹族的。这是他们其中一个支系的族徽,这一族的罗刹,专门喜欢在那些酒吧、夜总会这种烟花之地去猎食风尘男女。”

    林晓霞说:“猎食?他们是猎食什么?”

    原来这个罗刹是属于六道之中的饿鬼道,自古以来就是靠吸血人类的精血为生。而人类战斗力与罗刹实在是十分悬殊。所以人类遇到罗刹,就好像是绵羊遇到老虎,只有逃命的份,逃不过就只好等死。虽然也曾经有过十几个人同心协力赶跑一个普通级别的罗刹的事例。但毕竟大部分人还是不敢正面反抗的。

    后来在佛门之中出现了一些道行高深的密宗武僧,他们以修行得来的神通异能去对抗罗刹族,竟然获得了胜利。此后,他们就开始去捕杀那些危害人间的罗刹。其间也有个别道门中的天师真人加入捕杀罗刹的行列。

    自此之后,人类世界终于得到了安宁。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千年。直到一千年前,罗刹族突然联合起来,向佛门发起了战争。佛门也组织起密宗武僧与罗刹族对抗。一场玄门之战就这样打了起来。当时的王室都崇尚佛教,于是动员了不少有资质的人投身佛门密宗修炼,培养成武僧对抗罗刹。虽然道门中也有一些天师真人参战,但王室一向都不器重道教,加上道教又过于低调,所以王室并没有作出什么支持,人们也不太留意他们的存在。

    这场玄门之战就这样打了近百年,双方都伤亡惨重。罗刹族几乎被灭族,它们终于提出了停战投降。但那时候佛门也同样已经精疲力尽,无力再战了,再打下去也说不定是对方先被灭族还是自己先被瓦解。

    于是,双方经过谈判之后,在祖庭尼泊尔签下了和平条约。条约内容大致是罗刹族不能随便猎杀人类,只能去猎杀那些十恶不赦的死囚,或者是丧尽天良的悍匪大盗,这样双方都有所得益。当时罗刹族已经没多少人口了,所以这些恶人也足够他们营生。

    尼泊尔法会也在世界各地的寺庙里安插武僧,作为监察,而各国之间也有它的分支法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罗刹族人口渐渐增多。人类过了一代又一代的和平日子,也慢慢地忘记了当初罗刹族的威胁。最后罗刹也就渐渐地成为了故事传说。因此,王室再到后来国会政府便逐步削减了对法会方面的特殊支持,最后只变成了普通的宗教。

    武僧的人手不足,自然就有监察不到的地方。因此就有一些罗刹在这些监察不到的地方偷偷猎食。武僧门遇到的话就抓捕,遇不到也就无从追究了。然而人类还是不时地发生暴动、战争、黑帮火拼等情况,罗刹更加是趁机作乱。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罗刹族里出现了一个小支派,他们创造了一个新的猎食方法,就是在吸食人类精血的时候,没有直接吸干净,而是留下他们最后一点精血吊住性命,还帮他们治愈伤口。由于罗刹使用迷幻毒素,同时猎物们也都喝了不少酒的关系,猎物完全没有被猎食时候的那一段记忆。

    因为精血干枯,事后他们就会得一场非常非常严重的大病,体质好的病上三几个月就会痊愈,体质不好的可能就此病死。因为没有直接杀人,他们的行动就显得更加隐秘了,然而这支罗刹派系,就是佩戴这个展翅蝙蝠吊坠的。

    这是释法生投身佛门之后才了解的事情。但这些事情又怎么能向一个俗人说得明白呢?释法生只好含糊地说:“反正就是想侵害他们吧。”释法生想不到怎么回答,只好低头看着地面避开她的目光说“这个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

    林晓霞想起刚才在酒吧里被侮辱的情形,心想:估计多半也是强奸之类的吧。接着又问:“那你为什么对他们这么痛恨呢?”

    释法生抬起头,眼睛里露出了一丝凶光,说:“因为他抓了我的未婚妻!”

    林晓霞说:“你未婚妻也是那些风尘女子吗?”因为按照刚才释法生说,那个支派是专门猎食风尘女子的。

    “不是!”释法生斩钉截铁地说,语气中带着几分怒气。她在他心目中是神圣而不可亵渎的。

    林晓霞说:“那为什么又会抓她呢?”

    释法生目光低垂,沉声说:“他们想抓的是我。”

    “是你?”林晓霞脸上露惊诧的表情,转瞬间又变成了鄙夷的神色。心想:莫非这个人以前是个风流嫖客?于是又问“他们为什么会抓你?”

    释法生神情黯然,又回想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