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我也是猎物

    更新时间:2016-04-26 00:00:00本章字数:3443字

    当年他还是陈少虎的时候,来到这座布吉马市参加散打比赛,在酒吧里认识了阿静。那时候阿静为了保护他,每天都会陪他回宿舍。陈少虎曾经多次问她,到底是什么人盯上了自己。每次阿静都是含糊其辞,没有说清楚。不过陈少虎没有太在意,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天天陪着自己。是什么理由又有什么重要呢?

    没多久,陈少虎就对阿静展开了追求,送花、送礼物、看电影、吃饭、逛街,偶尔还冒出一些甜言蜜语。由于阿静每晚都像贴身保镖一样跟着陈少虎,陈少虎追求她起来也方便得很。阿静从小就在寺院里长大,从来没接有触过这些男女之事,年纪又正当青春,又怎么抵挡得住陈少虎的攻势呢?很快,阿静就对陈少虎动了凡心。

    但她毕竟是武尼,绝对不敢做出半点越轨的事。不过她还是坦白了自己的武尼的身份,法名叫释妙静,并且告诉了陈少虎为什么一直保护他的真相,她说:“你当初第一天来我酒吧的时候,我已经发现有罗刹盯上你了,可他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动手,而是观察了很久,这件事我请示了我们玄通方丈,方丈使用乩术得知,由于你的八字特殊。罗刹想利用你做祭品召唤出一些东西,想实现一个阴谋,但具体是什么又乩不出来,所以就让我尽力阻止他们。后来一个女罗刹想过来把你带走,被我制止了,没想到就这样被你缠上了。”

    陈少虎听了之后,觉得神神叨叨的,也不怎么相信。但是心中女神说的话,是不容反驳的。陈少虎突然说:“妙静,不如你还俗吧,那样你就可以每天陪在我身边,保护我了。”

    释妙静吓了一跳,心中砰砰乱跳,满脸通红地低下了头,沉默不语。之后陈少虎也提过好几次,但每次释妙静都是红着脸,默不作声。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半年就过去了。陈少虎在布吉马市的拳赛早就结束了,毫无悬念他拿到了冠军。一天,有一个大集团的老板在狄文礼市举办了一个大型的慈善拳赛。要邀请当下全国最热的拳王陈少虎去参加。接到了新工作,自然也不能不离开布吉马市了。

    于是,陈少虎就把要离开布吉马市的事告诉了释妙静。并且对释妙静说:“你跟我一起走吧,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生活。”

    释妙静满脸泛红,双眼盯着陈少虎,目光里投射出憧憬的眼神。片刻,她收回了目光,低头说:“我在这里还有自己的使命,起码……起码要有人接替我,我才能离开。”

    陈少虎虽然不是一个细腻的人,但释妙静这番话的意思,他还是能听明白的。他连忙用双手抓紧释妙静的手腕,说:“你真的愿意跟我走?”言语中的兴奋之情难以抑制。

    释妙静咬着下唇,脸扭到一边看着远方,也抑制不住嘴角泛起微笑。但片刻间,释妙静就回过头来,神情十分凝重地看着陈少虎,说:“罗刹族对你的惦念一直都没有放弃,我们在布吉市也有武僧。你去到狄文礼后,什么事情都先放下,第一时间去天马寺找释妙空法师。稍后我就会跟他联系,他将会一直贴身保护你。”

    陈少虎嬉皮笑脸地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释妙静神情严肃地说:“不要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吩咐。”

    陈少虎也收住了笑脸,认真地说:“放心吧,你吩咐的话,我绝对不敢有半点违抗。”

    释妙静这才放心下来,重新露出了笑容。

    第二天一早,陈少虎就随着训练团一起去了狄文礼市。那个集团老板早就在门口等候了,陈少虎的经纪人为两人做了介绍。集团老板十分的热情,马上就要为陈少虎的团队洗尘接风。酒店、饭馆、夜总会这些流程是在所难免的了,而陈少虎也习惯了这些流程。而且他对罗刹觊觎自己的事情本来就将信将疑的,因此心想:今晚先应酬完了,明天再去天马寺吧,也不差这半天了。

    于是,就随着集团的招待团一起去吃喝玩乐。洗尘接风就少不了要喝酒。陈少虎当晚喝了不少酒,最后喝醉了,而且从来没有试过喝得这么醉,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当晚的酒量会这么差,平时喝这个量起码还能有三分清醒,但这次是醉得不省人事。

    当他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一轮圆月挂在天空中,又大又圆。陈少虎印象中,来到狄文礼市的那一天应该是农历十三,怎么月亮会圆得像十五的那么圆呢?他深呼吸了几口气,感觉好像已经没什么酒意了。于是向四周望了望,发现这里居然是荒郊野外,自己正平趟在地上。心中觉得特别奇怪,猜想自己应该是喝醉了在马路上睡着了。于是举起双手就想搓一把脸清醒一下。想不到“哐当”一声响,双手居然一点都动不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四肢跟脖子都被铁链锁得紧紧的,心中不禁惊慌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少虎用力地去挣那铁链。

    突然听到旁边有一把雌雄混杂的奇异声音,说:“看来你是醒了。”

    陈少虎用力扭过头,望向声音的来处。只看到一张靛蓝色的鬼脸,血红色的眉毛和头发,嘴里还上下露出四颗獠牙,十分狰狞。只看见那张鬼脸,一点一点地往上冒,同时一点一点地往自己靠近。陈少虎吓得就像整个人掉进了冰窖一样,一阵寒意从头顶一下子冲到脚底板,全身上下一股冷汗往外直涌,浑身的毛孔顿时唰地一下猛地收紧,不禁打了两个冷颤。好在陈少虎毕竟是个靠拳头吃饭的硬汉,胆气比一般人粗壮得多,要是换作其他人,这一颤,非得把尿都颤出来不可。

    他强行压住自己心中的惊悚感,凝神看清楚那张鬼脸,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被绑在一个高台上,那张鬼脸并不是在往上冒,而是一个长着鬼脸的人,正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往自己走来。他在使劲地扭头察看四周的情况,发现高台下插着七八面黄色的旗幡,上面用红得发黑的血液写着很多看不懂的古怪文字。一股轻风吹来,还闻到一阵阵血腥味。每一面旗幡傍边都站着一个鬼脸人。

    陈少虎想,这大可能就是罗刹吧。他终于相信了释妙静的话。陈少虎大吼道:“你们是什么人!”他本能地想用威势震慑对方,只是声音里不免有点失声跑调。

    前面那个罗刹并没有回答他,只说了一句:“时间到了,我们开始祭奠吧。”

    祭坛下七八个罗刹一起发出来雌雄混杂的声音,齐声高呼。前面那个罗刹,双手结着奇特的手印,一边高声唱诵起奇怪的语言来。刹那间,一股寒风吹起,那风不是横吹也不是竖吹,而是以祭坛为中心,围绕着旗幡打转地吹,吹得那七八面旗幡咧咧作响。

    陈少虎失声大叫:“救命啊!”同时拼命地去挣那铁链。

    突然听到远处有一男一女两把声音齐声大喊:“住手!”

    那男的声音他不认识,但那女的声音他可是熟悉得不得了,她就是释妙静!陈少虎高兴地叫道:“妙静!”

    紧跟着,看见一男一女两个穿着斗篷的身影从树丛中飞奔出来。旗幡傍的七八个罗刹连忙围过去拦截。

    释妙静身形奇快,一下子就接上了几个罗刹,叫道:“妙空师兄,你快上去救陈少虎。”

    另外那名叫妙空的武僧,两个闪身就从罗刹丛中突围出来,飞奔直上祭坛。祭坛上那个罗刹连忙迎上去拦截。妙空离罗刹还有两米距离,右手一拳猛地击出,口中喝了一声“吽”,拳面上瞬间“嘭”的一声闷响,一股强大的气浪直冲罗刹面门,就好像是打出一枚空气炮一样。

    陈少虎自问自己的击拳力度能在世界职业搏击选手中排在前五之列,但和这位妙空法师打出的拳压相比,就好像是三岁孩童遇上壮大汉,没法比。其实当时陈少虎并不知道,妙空法师用的是密宗真言加持的内气外放神通,打出来的是脉轮气,平常人是打一辈子都打不出这股气浪的。

    那罗刹看到妙空的拳风像炮弹一样来势汹涌,不敢正面硬接,于是立刻往后纵身跳开数米。那祭坛空间本来就不大,他这么一跳,整个身体都跳出了祭坛之外,脚下一空,“啪”的一声,摔了下台。

    妙空趁机冲到陈少虎的身前,右手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短刀,然后高举短刀,左手食指环扣,拇指压着食指,结了一个金刚拳印,口中唱诵真言:“唵,缚日罗……”短刀的刀锋顿时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金光。妙空用力往下连砍五下,“铛铛铛铛铛”五条杯口这么粗的铁链应声而断。

    妙空一手抄起陈少虎,托在肩膀之上,转身纵下了祭坛。他一边向释妙静的方向奔去,一边大喊道:“妙静师姐!我已经救出陈少虎了,快走!”

    只见释妙静在罗刹丛中左转右插,来回游走,一边大声回道:“妙空师兄!你先带他走,我来殿后!我们在天马寺会合!”

    释妙空说:“你一个人行吗?”

    释妙静说:“区区几个小罗刹,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妙空应了句:“好!”迈开大步冲进树丛中,往大路方向奔去。

    陈少虎在释妙空的肩膀上挣扎着说:“放开我!我要回去帮忙。”

    释妙空说:“妙静师姐的武功了得,你不用担心。如果你现在回去反而会碍手碍脚。万一招来了罗刹族的增援,我们就更加难以脱身了。”说话间,妙空已经奔到了两台街跑摩托车前,那是妙空和妙静的坐骑,他一抬腿骑上了其中一台摩托车,手一翻将陈少虎横搭在油箱之上。

    陈少虎挣扎着要起来,说:“我不管!我绝对不能扔下妙静自己离开!”

    释妙空知道一时半刻是劝他不听的,这样纠缠下去恐怕会横生枝节,误了事情。于是右手并起两只手指,在陈少虎的颈椎穴道上一戳,陈少虎立刻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