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我不想说

    更新时间:2016-04-26 11:30:00本章字数:3247字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少虎终于醒了。他醒来的时候第一句喊的就是:“妙静!你在哪里?”当他定神看清楚周围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个禅房的床上。

    一个小和尚听到声音后推门进来查看。陈少虎询问之下得知,释妙静已经不知所终,释妙空见她很久都没回来,于是又独自一人过去祭坛那边寻找。但释妙静和那些罗刹都已经不知所踪了,只在地上找到两枚不锈钢打造的展翅蝙蝠形状的吊坠。

    至于当时为什么能及时出现救下陈少虎,是因为本来约好陈少虎一到狄文礼市就去找释妙空的,但一天多过去了,陈少虎却迟迟未曾出现。同德寺方丈玄通法师使用乩术,得知陈少虎被抓的信息和位置,这才及时赶到把他救出。但这次玄通方丈却怎么也占不出释妙静的方位,猜测对方肯定是使用了什么不知名的神通对抗乩术,其用意一时间也不得而知。

    陈少虎多次要求要回祭坛那边去寻找,但天马寺的人依然是半个字都不肯透露给他。事关罗刹族对陈少虎仍然是虎视眈眈,只要陈少虎一出现,罗刹族就会马上去捕猎他。现在陈少虎最好的做法就是隐姓埋名,毕竟罗刹族在暗,自己在明,倘若罗刹族再动起手来,真的是防不胜防。

    几番劝说之下,陈少虎终于同意了。再加上释妙静的失踪,陈少虎也无心再工作,只想尽快找到他。于是在法会的安排下,使陈少虎进入假死状态,制造了暴毙的假象,并对外宣称是拳王由于训练过度疲劳猝死,大众为他举办了盛大的葬礼。事后,陈少虎就安排到了释妙静出家的同德寺落发修炼,当了武僧,法名释法生。寻回释妙静就成了他此后唯一的心愿。

    释法生一来武功底子好,学密法神通也特别容易上手,二来一心想变强,好去救妙静,修炼起来特别的勇猛精进,每个月都能突破两个阶境,由方丈在头上烫上两个戒疤表示授了两戒,不到半年时间就授了九戒。在烫到第九个戒疤的时候,他终于满师成为同德寺的守点武僧。

    这些他过去的经历真是错综复杂,一言难尽,不知道从何说起,即使说了林晓霞也不会信。所以他只能说:“我也不知道。”

    林晓霞说:“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们抓你的时候没有提出什么要求吗?为钱或者是为……其他什么的?”她本来想说是为色的,但是看见陈少虎一副粗壮大汉的样子,想想也不可能,于是就把这话吞了下去。不禁又联想起他刚才一人大战几个罗刹教众的情景,又问“再说了,你这么能打,他们是怎么抓得住你的?”

    释法生摇了摇头说:“他们什么要求都没有跟我提。要不是下了药,他们未必抓得住我。”后面这句却也是实话,释法生后来有反复想过,要不是对方在酒里下了药,那些酒是绝对不足以让自己醉上两天这么久的。

    林晓霞回想起刚才被罗刹教徒喷的那一股迷魂毒雾,仍然心有余悸,对陈少虎的遭遇也有了几分同感。她思索了片刻又问:“那他们又怎么会抓到你未婚妻的?”

    释法生说:“她过来救我,我被救出来了,可她就被抓了。”

    “她来救你?”林晓霞沉吟了一句,又问“绑匪通知你未婚妻的吗?她有报警吗?”

    释法生摇了摇头,说:“没有报警,她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林晓霞说:“按理说,那就是绑匪提出交易条件了,所以你未婚妻才会独自过来做交易。那你未婚妻没有告诉你吗?”

    释法生说:“我刚被救出来她就被抓了,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交谈。”

    林晓霞左右两只手各竖起一根手指,一边比划一边自言自语地说:“你救出来,她就被抓。你救出来……”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又问“那你是自己走回来的吗?”

    释法生摇摇头说:“不是,是她的一个朋友把我带回来的。”

    林晓霞说:“你刚才不是说她独自一个人过来救你的吗?怎么又多了一个朋友?”

    林晓霞的问提特别的尖锐,释法生又是一个向来都不习惯撒谎的人。如果说实话,那又涉及太多玄门中的事情,他不便也不愿意向她说清楚。自问是无法编出一个合理的故事去回答林晓霞的问题,加上林晓霞步步紧逼的追问,释法生的那股拳王傲气又被逼了出来,心想:看来我是不可能和她交换得到人间天堂会所的地址了。算了,我还是明天晚上再过来这里找释妙智想办法吧。如果释妙智都没办法,即使十万个不愿意,我也只好去求玄通方丈占卜地址了,最多挨一顿紧箍咒吧。

    释法生既然打定了放弃的念头,他也不再回答。于是摊开手说:“把吊坠还给我吧。”

    林晓霞一愣,说:“难道你不想知道人间天堂会所的地址了吗?”

    释法生说:“能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的问题我实在也是不知道。看来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林晓霞洞察能力特别敏锐,一眼就看穿释法生有所保留,而且后面藏着很大的秘密。看来只能后面再一步一步地调查了。虽然释法生提供的信息没有多大的价值,但他毕竟有过人的武力和经验,而且他和自己都有共同的目标。一起合作去查案的时候总是利大于弊。

    于是林晓霞抬起手,正准备把吊坠还给释法生。可是心念一动,又想到:万一他拿回了吊坠,又想自己行动不来帮我呢?还是先吊他一吊他。

    于是她立刻把手收了回来,说:“吊坠明天晚上我再还你,到时候我会直接带你去人间天堂会。”

    “带我去?”释法生不是很明白她的用意。

    林晓霞点点头说:“是的,我需要你协助我一起去查案。”

    “什么?”释法生听她这么说,不自觉地联想起她那个刑警副队长,刚才他开枪打坏了自己的双节降魔杵,那副降魔杵跟了自己差不多十年了,大大小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场战斗,自己一向十分珍惜,一想起被那人给打坏了真是又愤怒又心痛。释法生对他厌恶至极实在不愿意再见到他,更别说协助他办案了。他说“你们查案,我去不妥当吧?”

    林晓霞说:“我们?不,会明天只有我一个人去。”

    释法生“嗯”了一声,沉吟片刻,又说:“之前我有提醒你,罗刹族非常危险。为什么每次你都是单独行动呢?刚才要不是我突然出现,恐怕你早就被……,真是不堪设想。”

    林晓霞听他这么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她问:“诶!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会这么巧突然出现救下我呢?”

    释法生说:“刚才我一路跟你来到酒吧外,看见你在迷情酒吧外面打电话,我本以为你会呼叫支援一起进去的。没想到你气冲冲地直接就进去了。我料想你多半会遇到危险,所以就跟着进去了。”

    “你跟踪我?”林晓霞皱着眉头说。从来只有她跟踪别人的,现在被人跟踪她就觉得很不高兴了。

    “呃……”被林晓霞这么一反问,释法生也觉得有点尴尬,他说:“罗刹族行事非常凶残,我只是放心不下。不也是幸亏这样才没事吗?再说,怎么你们局里也没人来帮你的?”释法生想转移话锋,免得描着描着会把自己描得像是个尾随少女的猥琐大叔。

    其实当时林晓霞来到迷情酒吧门前的时候,她是打电话给他们副队长,说明了所了解的情报。希望副队长会增派一些同事过来支援一起进去查案。没想到他们副队长让她先退回来,说局里已经设立了专案小组,正在按流程查案,让她不要冲动行事。再说,林晓霞的家属是受害者之一,按照规定林晓霞是应该要避嫌的。

    林晓霞非常气愤,说现在情报很明确,如果什么都要按流程走,人找到恐怕已经被杀了。于是挂了电话就独自冲了进去。其实林晓霞虽然行事雷厉风行,但本来也不是一个鲁莽的人,她这次这么冲动,确实也是因为他姐姐是受害人的原因而受到了影响。他们副队长见她气冲冲地挂了电话,怕她惹出什么事来,就专门赶过来阻止她。

    但林晓霞不敢把这个内情坦白给释法生听,因为怕释法生听到后认为她这次是非法行动,就不会帮助她去调查了。于是说:“我不是单独行动的,后来我们副队长不是也来了吗?当时我打电话给副队长,他说最快要半个小时才能到,但是我比较心急,想着先进去视察一下情况。等下副队长来到正式行动的时候,也会有更充分的准备。只是万万没想到罗刹教徒的手段这么厉害,所以才不小心着了他们的道。”

    释法生没有她那么精明,所以也就信了。于是又问:“那明天你们副队长不一起来吗?”

    林晓霞说:“放心吧,他不会来的。”

    释法生问:“他不会来?为什么呢?”

    林晓霞眼珠瞧右上方转了几转,说:“他平时觉得我破案能力不够强,我想自己去把这件案子先破了,让他刮目相看。”

    释法生摇摇头说:“你怎么还是喜欢单独行动呢?”

    林晓霞说:“你明天不是跟我一起去吗?那样就不算是单独行动啦。而且你不是说有别的警察在,你来会不妥吗?他不来你不是就没有顾忌了吗?”

    释法生叹了口气,只好答应了。

    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然后就各自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