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隐藏的秘密,杀人灭口

    更新时间:2016-04-27 11:55:00本章字数:4068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到释法生“噫”的一声,腹部猛然鼓起一寸多,那刀捅到他肚皮上就像捅在土方车的轮胎上一样,又硬又韧。接着释法生腰部一抖,牛肉刀压力一偏,“哐啷”一声,刀应声而断。

    说时迟那时快,释法生还没等那些大汉反应过来,早已扫出一记低鞭腿,“啪啪啪”三声连响,三名大汉的腿应声而断,一个个摔倒在地上哭爹叫娘地打滚。林晓霞这才敢睁开眼睛,一看释法生没事,终于松了口气,整个人一软瘫坐到地上。

    释法生一步步向最后那名大汉逼近,那招待员吓得白脸都变黑了,转身就想跑,没想到被那大汉双手一抓一举,就像抓小孩一样高举过头,招待员吓得猛喊:“老总!不要啊!放过我吧!”

    只见那大汉腰板往后一弯,“嘭”的一声腹部猛收,把招待员掷向释法生,招待员在空中手舞足蹈地惨叫着往释法生飞来。最奇特的是那大汉掷完招待员后腰板就像弹簧一样来回振动了几下。

    释法生看准了招待员,一个高踢腿,像踢足球一样把招待员整个人踢到天花板上,挂着掉不下来。

    释法生眉头一皱,心想:这人有点力气,莫非也是体格强化的异能?看来不能轻视。然而那招待员喊他做“老总”,想必这人便是这会所的负责人。

    现在就剩下一对一了,对方赤手空拳自己还拿武器的话未免太不够英雄。于是把降魔杵插回腰间,稳步移向会所老总,每一步踩在地板上都听到沙粒砾砾作响,会所老总见势也缓步迎了上来。

    几步下来,两人便进入了搏斗圈。

    释法生抢先进攻,右手一挥,一记掼拳就打向会所老总的太阳穴。老总抬起左手一拦,“嗡”一声闷响,像打在了铁柱上一样。释法生仿佛看到老总的拳头闪出了一道银光,瞬间即逝。心中一声惊呼:莫非是……?我再试一试!于是一连串掼拳、勾拳、刺拳像雨点一样打向老总。老总把双臂舞得像风车一样,“嗡嗡嗡嗡……”地拦下了释法生的攻击。

    释法生见一时伤他不着,心生一计,故意买了个破绽。老总不知是计,挥起一记摆拳打向释法生面门,拳头闪出一道银光。释法生急起一个直蹬腿,撑中老总腹部,把他整个人撑出两米多远。

    趁老总还没站稳脚,释法生双手拇指内扣握成金刚拳手印,向斜下方缓缓压下,同时口颂真言:“唵阿吽,哼恰拨杂……”,双臂顿时粗了一圈。原来释法生是想制造这个空档来强化自己双臂。

    会所老总见状心中也紧张起来,没强化之前他已经这么难对付,现在强化了更要小心了。于是站在原地,双手背在背后,偷偷地结起手印,口中暗暗念咒“乃哩底曳,避娑罗……”,等释法生前来攻击。

    释法生几个滑步移到了老总的面前,左手一个刺拳往老总面门就打,老总举起双臂封住面门。谁知道释法生这一招是虚招,右手十足劲力一记冲拳,砂锅这么大的拳头实实在在地打在了老总的胸口,又是“嗡”的一声闷响,老总整个人凌空飞起,倒飞了五米多远,落地后又倒退了五米多,然后在地上打了一个后滚翻才站了起来。胸前一个大拳印连衣服一起陷进身体差不多十公分。

    老总站稳脚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胸口的拳印又恢复了平整,但表情似乎相当的痛苦。

    释法生嘴角一翘,冷笑一声,说:“原来你的异能是身体金属化。”

    老总脸色苍白地说:“没错!”

    释法生脸色一沉,厉声说:“就算你变成钛合金,我一样能把你打弯!”说完提起拳头便冲向会所老总。

    老总见他来势汹汹不敢硬抗,只好节节后退,退了十几步后“嘭”的一声,已经退到墙边,这时释法生已经来到面前,右手一记冲拳照着老总面门就打。

    老总身体往旁边一倒,闪过了拳头。双手一搭抓释法生手腕,身体往后一翻,双腿飞起夹住了释法生的颈部,上身顺势一摆,释法生整个人被凌空带了一圈,重重地摔在地上。这是摔角的技术,释法生虽然认识但一直没有遇到过,所以冷不防着了他一道。

    还没等释法生回过神来,老总的双腿已经在他的脖子前打了个叉,然后握紧他的手腕往后一挺,来了一记“手臂十字固”。更要命的是他锁住了释法生右臂后马上把自己整个变成了一个铁人!释法生心中连声叫苦:我去!你居然这么贱!

    虽然释法生强化了手臂,但锁直了的手臂又怎么弯得了这么粗的一个铁人?但释法生毕竟是释法生,力量大得惊人,只见他向左边一侧身便站了起来,把整个铁人老总都提到了空中。然后拼命地挥动着右臂上的铁人往墙上猛砸,可任你把墙砸的粉碎,他就是无动于衷。

    远处的林晓霞没看明白这是什么回事,只觉得这两个男人比狮子还野兽比大象还强壮。

    释法生见砸他没用,于是五指内扣,结起金刚手印,急念大力金刚真言“曩莫,缚日罗,摩诃么啰……”连续念了好几遍,同时驱动全身七成的真炁集中在右臂,右臂“啪啪啪”地闪出了电光。使尽了全力终于可以把这铁人掰弯成九十度,可一口气用尽,手一松,铁人又像弹簧一样又恢复了原状。那岂不是把我的力气消磨尽了也甩不掉他?释法生心中十分焦躁。

    这时候已经顾不得英雄不英雄了,释法生从腰间拔出降魔杵,往铁人老总大腿上狠狠一插!加持过的法器就是不一样,杵尖插到的地方灵力迅即消散,一个圈都变回了肉体。一拔杵,伤口马上冒出了青烟。老总一声惨叫整个人恢复原样,松开释法生滚到了地上,接着爬起来就想逃。

    释法生哪里肯放过他,一手揪住他的衣服把他摁倒在地上,用降魔杵尖抵住他的咽喉就问:“说!你把人都藏在哪里?”

    老总战战兢兢地说:“什,什,什么人?”

    “前天在迷情酒吧的几个女孩!”

    “哦,哦,是的,她们是我们抓的。”

    “还有十年前你们抓走的释妙静,现在在哪里!”

    老总刚才还震得像个电动筛盘,听到这么一问,反倒平静了下来,甚至连眼神也空洞得像死亡一样寂静。他淡淡地回答说:“不知道。”

    “看来不给点颜色你看你是不会坦白的了!”释法生举起降魔杵对准老总的眉心印堂处就要插下去。

    突然听到林晓霞在旁边大喊:“住手!放下武器!否则我就开枪啦!”释法生回头一看,林晓霞正拿着枪对着自己的头。

    释法生很不解地问:“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说过,你不能随便杀人!还不放下武器!”林晓霞虽然语气很坚定,但枪口依然在不停地晃动,显然她还在害怕。

    “好,我放。”释法生松开了右手,降魔杵“哐铛”一声掉到了地上。

    林晓霞松了口气,就在她松懈的那一刹那,释法生的右手像闪电一样抓住了林晓霞的枪,往斜下方一拉,“砰”一声枪响,又走火了。

    这回子弹打中了老总的肩膀,疼得他“哇哇”大叫,枪就这样被释法生夺去了。

    还没等林晓霞回过神来,释法生右手往大门方向一甩,枪直径地往门外飞去,“呯嘭”一声把玻璃大门也撞碎了。林晓霞一跺脚,立刻追出去捡枪,如果枪被坏人捡到了,不但自己警察的职位可能保不住,还会对其他人造成生命威胁。

    释法生趁着这个空档,捡起地上的降魔杵,对准老总的印堂就插进去,足足插入一公分。印堂乃灵力的根本,罗刹也不例外,降魔杵一拔出,一股青雾好像蒸汽机泄压一样从伤口喷射而出。老总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叫声中夹杂着尖锐刺骨的鬼叫声。

    释法生用拇指封住他的印堂上的伤洞,厉声问道:“你还说不说!”

    老总白得像雪一样的脸上布满了黑色的血管,眼睛已经变成了浅灰色,神情十分痛苦。哀求道:“快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我真的不能说。”

    “还嘴硬?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话音刚落,突然脑后一股劲风袭来,释法生知道这次攻击威力不小,没把握硬接,于是往旁边一滚。

    “嘭”一声巨响,门口的石狮子不知什么时候飞了进来,擦过他的身边撞到了前面的墙上。好大的力量!释法生回头寻视,看看是谁扔来的石狮子。

    突然听到会所老总“啊!”的一声惨叫,释法生心中一惊,回头一看,只见老总的头颅上插着一根六十公分长的水管,显然就是那些“保安”用的武器。释法生连忙上前查看,可是老总已经断气了。这凶手实在是太快了,两次攻击居然连身影都没看到。

    就在这时候,“砰”一声枪响,接着听到林晓霞大喊:“在二楼!我看到他在遥控机关!”

    释法生抬头一看,只见一名黑色头套蒙脸的瘦削男子并起脚尖立在二搂的围栏之上,平衡力实在是惊人。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的右手正叉开五指对着林晓霞的方向,手掌前方三十公分的地方悬浮着一颗铅弹,那正是林晓霞刚才射出的子弹。

    “隔空移物?”释法生暗暗惊呼,这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异能类别,看来得有一场恶战了,不如先下手为强!于是双脚一蹬,整个人像箭一样向蒙面男子凌空飙去。

    男子见势手掌急转变为剑指,轻轻一挑,悬浮的子弹“啪”一声冲破音障向释法生射了过来,威力不亚于普通手枪。这时候释法生整个人都处于半空之中无处借力,眼看这一下是避无可避了。

    不过释法生并不害怕,其实他早在蒙面男子手掌转剑指的时候就料到对方会出这招的了,于是暗聚强化真炁强化双臂和胸腹,一见子弹射来,便用双臂封住面门。“扑”一声闷响,子弹果然打在手臂上。虽然子弹威力不小,但对于他这比土方车轮胎还坚韧的皮肉,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蒙面男子眼看释法生就要扑倒自己面前,突然嗖的一下瞬间往上窜起了两米多,双腿完全没有任何屈伸动作。释法生一下子扑了个空,脚一着地马上回跃,来一记后旋踢,动作连贯得不让人有任何反应的机会。

    但蒙面男子也快得惊人,在释法生还没跃起的时候,他已经身体前伏,像装了喷射器一样向窗口方向飞去,释法生的脚就差那么十公分没把他踢着。

    释法生一着地马上双腿猛蹬,扑向蒙面男子。因为他既然要杀人灭口,说明他应该知道释妙静的下落,现在只有抓住他才能得到线索。

    尽管释法生的纵跃速度快得惊人,但还是差那十几二十公分扑了个空。当释法生再一次着地的时候,蒙面男子已经冲破了窗口飞出了会所。

    释法生也不怠慢,迈开大步飙出门外,双腿快得像车轮一样,速度少说也有七八十迈。可陆地上跑得再快又怎么比得上在空中飞。释法生一直盯着天空中的蒙面男子狂奔,可蒙面男子还是离他越来越远。那是释法生所遇过的第一个能飞得比他跑步快的飞天罗刹,而且还是不用皮翼飞翔的飞天罗刹。

    眼看是追不上的了,释法生还是不肯放弃,从地上捡起一块汤圆这么大的石头,算准了蒙面罗刹的速度和距离,使尽全力“啪”的一声音爆,甩出了石头。石头冲破了音障,以超音速打向蒙面罗刹。

    可没想到“嘭”的一声巨响,蒙面罗刹身上爆出了一圈白雾,人“嗖”的一下飞得无影无踪,石头终于还是打空了。蒙面罗刹的飞行速度居然也能突破音速,这一次释法生彻底是没辙了。

    到手的线索就这样被打断了,现在只能回会所再搜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什么线索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