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各怀心事

    更新时间:2016-04-29 11:35:00本章字数:2071字

    话说那名蒙面的飞天罗刹逃脱了释法生的追击之后,在天空东绕绕西转转地飞了大约三个小时。眼看就快要天亮了,在确定没被跟踪之后才飞向郊外的一座高山。虽然他知道释法生没能力追上自己,但他不敢排除有跟自己一样可以御空飞行的武僧与释法生同行。万一中了别人黄雀之计,把自己的老巢暴露给人家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蒙面飞天罗刹落到了山腰上的一个废旧防空洞前,走进洞,扯下面罩,露出了瘦削而俊俏的脸庞。他一声不吭地往洞道深处走去。

    突然横道里传出一把女子的声音,冷冷地说:“娑伽罗,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娑伽罗转过身,对着横道黑暗处单手叉胸,躬身说:“虎姬大人,属下去外面巡视了。”

    “这段时间传开了布吉马市这里的一名武僧,连续杀了我们几个族人。这事你听说了吗?”

    “属下略有所闻,因此今晚特意去巡查了一下?”

    “查出什么了吗?”

    “这……”娑伽罗犹豫着该不该把今晚的事说出来。

    但虎姬并没有等他回答,接着又说:“刚刚有探子回报,今晚有一个分堂被那武僧整个捣毁了,连堂主都被杀了。这事你知道吗?”

    既然她已经知道这件事,那就不便隐瞒了。于是娑伽罗说:“是的,今晚属下与他交手了。”

    “哦?把他解决了吗?”

    “没有,他的神通不弱,属下一时间没能把他杀死。”

    “看来玄通……”虎姬似乎有些话欲言又止,稍顿了一下又说“他培养的人还是挺厉害的。”

    娑伽罗只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看来我得亲自出手会一会这个武僧了。”随着话音渐近,黑暗里走出一名身材苗条相貌清丽的女子。只见她一袭黑纱衣,伴随着丝绸一般细长的黑发随风轻轻飘荡着,衬着那棉花一样雪白而轻柔的脸庞,虽然是罗刹,但居然有一种仙女一样的气质。

    “虎姬大人,对付这样一个小人物,何须您亲自出手?”

    虎姬摆了摆手说:“玄通培养人才的能力我是知道的,这武僧并非一般的小人物。而且你不是也杀不了他吗?”

    娑伽罗俯首躬身道:“属下该死,因为一时轻敌没能把握住时机把他解决,希望虎姬大人能给属下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虎姬转过身走向洞口,望着洞外漆黑的山林,幽幽地说:“我没有责怪你。只是,只是布吉马市我也太久没去了,忽然想趁这个机会去那里看一看。”

    娑伽罗劝说道:“请虎姬大人三思,玄通老贼……”

    “咳!咳!”虎姬狠狠地干咳了两声。

    娑伽罗轻轻地叹了口气,说:“玄通老和尚的异能你是知道的,你若是进城他必定会乩出来,而且他是一个会算计的人,万一中了他的圈套……您可是本支系的女王,兹事体大,恳请三思!”

    虎姬背对着娑伽罗,脸上闪现了一下像是解脱一样的神情,轻声自语道:“被他抓到也不一定是坏事。”

    娑伽罗并没有听到虎姬说的话,接着又说:“而且那个人本来就不是布吉马市的人,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会在那里呢?”

    虎姬猛一转身,盯着娑伽罗。

    娑伽罗连忙低头请罪道:“属下该死!”

    虎姬斥责道:“这么出名的一个人,你怎么会找了十年都没找着?”

    娑伽罗说:“大人,自从十年前他被救走以后,外界便传出他猝死的消息,还搞了大型的追悼会。只是,只是你不肯相信他已经死了。”

    “他的追悼会我去过,可我一眼就认出灵柩里的他是假死,他没有真的死了!”

    “就算没死,可他这样躲起来,人海茫茫一下子真的很难找到。”

    “一下子?找了十年还叫一下子?”

    “属下该死!”娑伽罗的腰弯的更低了。

    虎姬冷哼一声,说:“人你找不到,敌人你又除不掉,看来你是老了,也是我亲自出马的时候了。”

    娑伽罗连忙单膝下跪,说:“虎姬大人请息怒,那武僧虽然厉害,但除掉他不是问题,这次失手完全是因为没有准备,相信大人也清楚我们布置好陷阱之后的威力。”

    虎姬眼神中流露出一点羞愤的神色,似乎回忆起了一些不堪的往事。

    娑伽罗也猜到虎姬在想什么,接着又说:“至于那个人,我们罗刹族没有感知异能的天赋,所以一直没找出来。但近段时间帝主大人跟魔罗族相交甚密,只要属下找机会疏通一下,相信能请到他们族的感知异能高手帮助,到时候要找到他也不是什么难事。”

    虎姬默默地点一点头。

    娑伽罗见虎姬似乎默许了,趁势拱手拜请说:“恳请虎姬大人给属下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虎姬沉吟片刻,说:“好,我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倘若你还是失败回来,那这事就由我管了。”说完一挥衣袖,转身向山洞深处走去。

    娑伽罗望着虎姬远去的背影,轻声自语道:“我是不会让你见到他的。”

    再说林晓霞和释法生二人连夜把小娅送到市中心医院,等到天亮之后便把她交给了妙智医生。把情况简要地告知之后,释妙智也觉得造成小娅和琪琪出现这种的情况的源因就算不是一样也必定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决定先对她进行常规检查,等结果出来以后,晚上再大家一起商议。

    于是林晓霞和释法生二人便各自回去了。

    傍晚时分,释法生随便啃了些面包便匆匆赶到市中心医院。这时候接到了林晓霞电话说今天有个比较麻烦的案件在加班,要很晚才能到,但必须要等她。于是释法生便一个人来到了释妙智为小娅安排的独立病房门外。

    见房门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于是从房门的小窗口往里面探视了一下,看到释妙智正坐在窗边的木椅上向着病床上小娅闭目打坐。释法生料想释妙智这时候正在施展神通,不宜打扰,于是便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下,静静地等待释妙智完事出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