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小娅的精神世界

    更新时间:2016-04-30 11:30:00本章字数:3641字

    就在释法生屁股刚碰到长椅的那一刻,病房门就打开了,释妙智从里面走了出来,说:“法生,你来啦。”

    释法生马上站起来,说:“我来了。你施完术了?”

    释妙智笑笑说:“呵呵,我没施什么大术。毕竟只有我一个人在,如果没碰到什么难缠的对象我还能自如收放,要是遇到了棘手货,万一这时候又有人闯进来打扰,那我就危险了。所以施大术的时候还是需要有人护法。”

    “哦,那你刚才是?”

    “我只是用灵视术探视一下附近的灵体活动情况,所以你一来我就知道了。”

    “附近的灵体活动?”

    “是的,今天对小娅女士做了详细的检查和测试后,发现她是患有典型的精神分裂症,出现较强烈的幻视和幻听。”

    “那么说她是刺激过度所以患病了?”

    “那不一定,精神分裂有内因和外因。内因就是大脑功能出现异常导致精神障碍的发生,那是医学界公认的说法。而外因只有玄门中人才知道,那就是被附近较强大的灵体进行信息干扰,从而产生幻觉,看到和听到甚至触碰到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

    “那么说,跟你的异能是一样了?”

    “是同系,但不一样,它们这种属于幻术。不过幻术作用的大小还要看对方的精神力强弱,人越浮躁,三魂中主宰欲望的觉魂就会越强,主宰精神的灵魂就会越弱,这时就可以被幻术控制。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甚至可以被灵体寄宿到身上,直接成为宿主的意识之一,那就是人格分裂了。一个人格是本体,一个人格是灵体,及至最后灵体把宿主的灵魂挤兑出来,躯体完全被灵体独占,这就属于精神入侵术。”

    “那么说人格分裂就是俗话说的‘鬼上身’,灵魂被挤兑出来之后就是所谓的‘借尸还魂’咯?”

    “呵呵,不能完全划等号,毕竟这是外因。就算是单纯的大脑功能障碍也可以出现相同的效果,所以单从表面上是分辨不出来的,必须认真检查清楚,不能马虎。如果只是内因问题,那么就得踏踏实实地进行药物治疗了。”

    “哦,你探视灵体就是为了确认她的精神分裂是内因还是外因?”

    “没错。”

    “你发现作祟的灵体了吗?”

    “没有,在灵体控制能力范围之内并没有发现任何灵体存在。”

    “那么说她是内因造成的精神分裂了?”

    “我看了她的检验数据,凭经验觉得不太像。虽然指标不能说明一切,但我觉得必须要做一次深入的检查。”

    “怎么检查?”

    “我想直接进入她的精神世界看看是不是已经被寄宿了,如果一切正常那就可以证实是内因造成的。要是遇上作祟灵体,也顺便把它驱赶出来,但这时候我就需要你做护法。”

    释法生点头说:“没问题,什么时候开始?”

    释妙智看了看四周,说:“林晓霞呢?她什么时候来?她是个外行,我反倒最怕的是她来干扰。”

    “她说要加班,可能要很晚才能来。”

    释妙智看了看表,才七点刚过。他点点头说:“嗯,趁她还没来,我们还是现在就开始吧,一个小时应该够了。” 释妙智边拉着释法生的手腕走进病房,边说“进来,我已经跟护士说了要做心理治疗,暂时不要打扰,你帮我护着别让其他人来干扰我就行。” 

    进了病房,释妙智关上门拉了帘,把木椅搬到病床旁边,坐下来,然后双手结了一个“三密观”手印。手指点在林晓敏眉心的印堂穴上。闭上眼睛,念颂真言“唵,卢计缚湿罗……”,便进入了施术状态。他施展的是意识转移一类的玄术,不像一般的幻术那样能隔空施行,必须全程保持肉体接触,侵入对象体内。

    这时候的小娅正安静地睡着,应该是刚打了镇静剂不久。于是释法生也搬了一张木椅靠到墙边坐下,看守着他们俩人。

    话说释妙智的意识进入了小娅的精神世界。那是一个用木栏栅围着的大花园,可是那里的天是褐黄色的,云是深灰色的,地上的花已经全部枯萎,只剩下深褐色的残体,偶尔还跳出一些怪虫。花园的中间有一座两层高,西式别墅风格的木房子,可墙体的白漆已经基本脱离干净,露出了腐朽的木板,剩下的那一点漆都已经变成了褐黄色。那里就是小娅的精神深处,也是灵魂的居所。

    释妙智慢步走向木房子。来到大门前,“笃笃笃”地轻轻敲了三下门。虽然这不是真实世界,但毕竟是小娅的精神领地,如果冒昧硬闯会使小娅的灵魂受到惊吓而产生反抗,这样反倒会使小娅的病情变得更加严重。

    可连续敲了三次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他想起了琪琪的情况。

    琪琪入院的那天,他也觉得情况比较蹊跷,于是趁琪琪家人回家打点东西的时候冒险进入了琪琪的精神世界,那是一个荒废破烂锈迹斑斑的游乐园。他来到灵魂居住的小房子门前也是敲了很久门都没应答,因为那时候没有人护法,为了不浪费时间便直接撞开门硬闯了进去,但找遍了整个房子都没找到琪琪的灵魂,只在房间里找到了琪琪的灵魂连接纽带,可纽带已经是枯竭了的。要不是灵魂早被剥离了很长时间,那就是长期的精神腐败而导致纽带枯竭,那样的话灵魂确实是很容易被剥夺。

    那时候释妙智因为顾忌着现实世界有什么异动,于是匆匆退了出来。没想到刚去护士站翻查一下资料释法生就来了。

    莫非小娅的灵魂也不见了?于是释妙智用力一推门,门“呀”的一声开了。大厅中间赫然站着一身黑色连衣裙的小娅,释妙智吓了一跳,连忙拱手躬身赔礼道:“对不起,对不起,小娅小姐,请原谅我的莽撞。”可小娅却像块木头一样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释妙智慢慢直起身,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娅。只见她面无表情,直挺挺地矗在那里,就好像一尊蜡像。

    释妙智缓缓地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一翻,又用手小心地摸了摸。哦!原来只是跟小娅一模一样的木偶人像。这人像非常的崭新,跟周围腐朽的一切形成鲜明的对比。释妙智笑了笑心想:看来小娅还是一个自恋狂。

    可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很异常的地方,那就是人像的裙底下两腿间有一条干枯的藤蔓直伸入地板中,那是一条枯竭了的灵魂纽带,可纽带怎么会连接在一个木偶身上呢?释妙智举起左掌,在木偶面前晃了晃,但木偶仍然是没有半点反应。

    释妙智心想:也许小娅的灵魂刚好在这里脱落,而木偶又放在了这个地方吧。虽然这里是精神世界但我毕竟是出家人,不方便掀开她的裙子查看。既然现实中的小娅还能活动,那么说灵魂应该还在房子里,我还是先找到她的灵魂,问一问应该就能知道原委了。

    于是他径直地走进里面的房间。可找完一楼的又找遍了二楼的全部房间,就是没有小娅灵魂的半点踪影。

    释妙智忽然想到,或者可以从她的记忆里找到答案。于是回到了小娅存放记忆的“影音室”翻看她的记忆影像。

    正看到小娅跟几个同事一起进入迷情酒吧的时候,屋子突然响起一把雌雄莫辨的声音,那声音说:“有贼人来了。”

    释妙智急忙从二楼冲下楼梯,可大厅还是没有一个人。不过有一件离奇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木偶原来是面向大门的,现在却面向释妙智下来的楼梯,除此之外也没发现其他异常。

    是什么把木偶转过来的呢?释妙智一边缓缓地走向木偶,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直到来到木偶面前木偶也没有什么异动,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释妙智看着连接在木偶身上的灵魂纽带,心想:毕竟这里是精神世界,就算是出现一些古怪的事情,也许只是小娅心中埋下的机关吧,不用大惊小怪。看来小娅的灵魂应该跟琪琪一样消失了,可为什么她还能活动呢?还有那把突然响起的声音,难道也是机关吗?

    正想得入神,突然那把雌雄莫辨的声音又响起了:“杀死他!”

    释妙智抬头一看,只见木偶的右臂正往后抡到头顶,向自己脑袋就砸下来。释妙智吓了一跳,马上往后一跃闪开了,口里喊道:“哇去!木人巷吗?”

    接着那把声音又说:“杀死他!他要抢走你的一切!”话音刚落,那木偶的脸瞬间变成了狰狞凶恶,就好像变脸一样完全没有过渡的一瞬间转变,这连经常与灵体打交道的释妙智都惊得有点毛骨悚然。

    接着木偶横举双臂,像陀螺一样急剧旋转,龙卷风一般地向着释妙智直卷过来。那把声音还一直在房间里纳喊回荡着:“杀死他!杀死他!……”

    释妙智急忙往旁边跳开,躲过了这一攻击。

    释妙智留神一看,那条灵魂纽带果然一直连接在木偶身上。莫非这木偶是侵占了小娅的灵体?于是释妙智双手结起楞严手印,对着木偶诵起了楞严神咒,手印旋即发出耀眼金光。

    楞严神咒是驱魔灭邪的无上大咒,一切魔鬼妖邪遇咒必定消散遁迹。木偶果然停了下来,那把声音也安静了。

    可奇怪的是木偶并没有像他预期那样脱落摧毁,而是像原来一样静止不动,莫非这真是小娅精神世界自己的产物?释妙智停止诵咒收起手印,打算过去再检查一遍。可没等释妙智踏出一步那把声音又响了起来,木偶又像龙卷风一样卷向释妙智。

    释妙智马上躲开,又向它结印诵咒,声音跟木偶便又静止了。

    如此四次三番,释妙智实在也没她办法。不过这几个回合也不是没有收获的,他发现了一件事情,就是每次诵咒停下后,是声音先发起而木偶随之运作,也就是说木偶是被声音控制的。同时他也分辨清楚了声音是从外界传进来的,那分明就有灵体在附近施放幻术,但自己进来之前明明已经检查过附近没有灵体了,怎么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思前想后,突然恍然大悟:哦!是魔罗族!魔罗族可以隔着平行空间对人施行幻术,就因为他不在同一空间,所以我探测不到。看来必须得把这个魔罗给抓住审问,这样才能知道小娅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一边诵咒一边缓步挪到木屋门口,突然收咒往后一跃,跳出了木屋外面。咒语一停木偶又向他卷过来,可卷到门口便一直在旋转没法出来,看来木屋果然就是她的活动范围。

    释妙智没敢多留,马上往花园门外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