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魔罗,你逃不掉的

    更新时间:2016-05-02 07:37:24本章字数:3076字

    樊长昊穿过了俗称“鬼门关”的地界界限跳进了黄泉域。在黄泉域里,天是暗红色的,地是赤黄色的,到处长满着鲜红却不带一片叶子的彼岸花。四周游荡着各种各样的游魂野鬼,有些是阳寿未尽而死于非命的,有些是牵挂尘世不愿投胎的。那些幽魂有的是焦头烂额,有的是断腿缺肢,形形式式什么怪相都有。

    其实鬼魂本来无相,那些怪相都是鬼魂自己的心相,所以人们见到的鬼只是鬼魂投射到人心中的影像。同样,鬼魂是没有眼睛和耳朵等器官的,所以它们是看不到人的面相也听不到人的说话,它们所看到和听到的是人的心相和意念。

    在黄泉域里能隐约看到人间的虚影。你能发现黄泉域里的建筑物大部分与人间是重叠的,只是这里的建筑物都是飘零残缺的,楼层是浮空的,甚至大地都是破裂的,在裂缝下滚动着赤红的岩浆。

    在这里没有太阳,所以分不清东南西北。但从人间的虚影来猜测,大约应该是西边的方向,在那遥远的天空上悬浮着一座石山,山上有一座都城,城里不时会向天上或地下或四周发出一道道光虹,那里就是安排幽魂轮回的酆都城。

    大地上的幽魂只要望着酆都城的方向一直走,最终会来到大海岸边,大海的海水像烧熔的铁汁一样呈血黄色,里面有蛆虫、毒蛇在游动,这个大海便是忘川河。

    其实黄泉域的陆地只不过是忘川河海洋上的一块大陆,而酆都城则悬浮在忘川河海洋的上空。这时候酆都城上便会射来一道光虹,那就是奈何桥,幽魂踏上奈何桥后便会被牵引到酆都城。接下来便是望乡亭、三生石、往生门等等……

    樊长昊一跳进黄泉域,那些游魂野鬼就像见到判官鬼差一样,都纷纷躲避得远远的。

    樊长昊所站的地方是与小娅病房重叠的悬浮楼板,那里隐约看到释法生和释妙智还有病床上的小娅,三个人的虚影。而小娅的头上有一只枯瘦猴子模样的怪物,它正紧紧地抱着小娅的头,那便是控制小娅的魔罗。

    樊长昊的闯入惊动了这只魔罗,它用血红而没有瞳体双眼盯着樊长昊。突然,它从小娅头上跳了下来,身子一挺,便已化成一名艳丽至极的年轻女子。那种艳丽除了用“勾魂夺魄”之外无法用其他言语来形容,因为魔罗能幻化成人心中最美的形象,美得脱离了现实。

    只见那女子对着樊长昊嫣然一笑,媚态万千地说:“通幽子道长,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啊?”

    樊长昊冷冷一笑,说:“没想到你还认识我。”

    “呵呵呵呵”女子娇声笑道:“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纵横三界驾驭万鬼,迷倒万千少女的通幽子道长,我又怎么会不认识啊?哎呦,说着说着连奴家都不禁脸红心跳意乱情迷呢。呵呵呵呵……”

    樊长昊冷眼看着它,说:“口甜舌滑也没用,我今天是来抓你的。”

    “抓我?小女子一向循规蹈矩,不知是哪个长舌秃驴在道长面前搬弄是非说奴家坏话。还请道长明察秋毫,别中了小人的借刀杀人计啊。”言下之意指的就是释妙智了。

    “哼!强词狡辩也没用。你做的‘好事’,自己心里清楚。”

    那女子仰天一笑,腰肢婀娜,却是那么娇艳动人。它冷冷地说:“道长,你管得太多了吧?阎罗王也管不了我们魔罗族。更何况你不过是北阴大帝手下的一个小卒。”

    樊长昊说:“你越了界把别人的灵魂给夺了,在法在理我都能管!”

    女子冷笑一声,说:“法?哪门子的法?你们的法只管得了那些恶灵厉鬼。管我?那可是你越界了!”

    樊长昊厉声说:“废话少说!今天我就要将你缉捕归案!”

    女子仰天长笑“哈哈哈哈”恶狠狠地说:“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罢身形一长,整个人增高了一米多,化成了一个身高三米,膀阔腰圆的大汉。只见它一身蓝甸甸的肌肉,结实得能看清楚一丝丝的肌肉条纹,上下两只獠牙有十几厘米长,须发眼睛都是鲜红色的,那拳头比樊长昊的头还要大一圈。附近的幽魂都被它吓得东躲西藏无影无踪。

    连樊长昊也不禁“喔喉……”地惊叹一声,这确实是挺可怖的。但他并没害怕,因为他知道这只是魔罗变化出来的假象,并不是实质。

    但魔罗都有一项特殊的异能,就是吸收对方的恐惧、贪婪、愤怒等负面能量,转化为自身的力量。如果你被他的假象吓怕了,它将会变得实质性的强大。所以面对魔罗,必须要有慈悲、喜悦、怜悯等正面情绪又或者是心如止水。

    樊长昊果然是道行高深的人,只见他深深一吸气,缓缓一抒,便进入了虚灵冰清的境界。

    魔罗见赚他不着,便从背后抽出一柄两米多长的八棱巨锤,光锤头就有半个樊长昊这么大,高举过头,对准樊长昊脑袋就砸下来。这锤要是砸中了,樊长昊非得变成肉饼不可。

    樊长昊不慌不忙,从背后抽出那把汉式长剑,剑一出鞘便闪出一道耀眼的金光。那是一把由钛青铜合金锻造而成的宝剑,一边剑脊雕刻着细长的符箓,另一边剑脊雕刻着道家真文,两边的符文都用朱砂红漆将其涂满,一看便知道是降魔捉鬼的神器法宝。

    只见他挥剑向斜上方轻轻一削,“哐”一声锤柄被拦腰削断。锤头失去了牵引力,飞出十米多远,“轰”一声着地,震得地动山摇。

    魔罗见状又惊又怒,双手从背后又抽出四条链子流星锤,锤头都是西瓜那么大,两手各执两条,舞起锤花转得好像风车一样。锤头划过地面,连地板都震得“轰轰”作响。魔罗大吼一声,四条链子锤车轮似地向着樊长昊碾压过来。

    樊长昊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只见他手腕急抖,剑尖绽开朵朵金花,向着锤花核心直撒过去!只听得“铛铛铛铛……”一阵连珠脆响,锤链断成一截截铁屑,散落空中就好像下了一场铁雨。樊长昊剑势不止,并身一纵,人剑合一化作一道金光直捣刺魔罗咽喉。

    魔罗吓得“哇”一声怪叫,身子一缩,化回那枯瘦怪猴,往后一个空翻躲过了樊长昊的剑势。说一声:“算你狠!”转过身,四肢翻飞夺路便逃。

    樊长昊哪里肯放过它,急忙从怀内扯出一条黄绫,黄绫上用朱砂漆画满了符箓。只见樊长昊握住黄绫的一头,手捏法诀口念咒文,喝一声“绑”!顺手一挥,那黄绫好像箭一样射向魔罗。

    魔罗早就料到樊长昊会用法器打它,等黄绫快要赶到背后的时候,突然向左一跃,跳上旁边的浮柱。接着左攀右蹬,像灵猴一样在浮石丛中穿插逃窜。那黄绫也不愧是法器,马上翻转绫头,好像蛟龙一般盯着魔罗在浮石丛中盘旋追赶。

    如果是直线追逐,一个飞一个跑,黄绫绝对能轻易赶上这只魔罗。可现在魔罗使用了折线规避的方法,使黄绫的飞行速度受到了限制。魔罗似乎对这黄绫非常了解,知道只要把樊长昊附在黄绫上的灵力耗尽了,便可以轻松逃脱。

    樊长昊看穿了魔罗的想法,可他这么东窜西跳的确实奈他不何,时间一长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逍遥离去,这怎么办呢?樊长昊左思右想,突然心生一计。于是平剑胸前,手捏法诀,默默地盯着魔罗逃窜的路线,突然喝一声“叱”!整个人凭空消失了。

    魔罗正跳得欢快,见到一个石孔便想从中间窜插过去,突然石孔背后凭空闪现一把金剑横坦坦拦住了出口,那正是樊长昊的神剑!这可把魔罗吓得鼻孔都没肉。如果他就这样硬闯过去,非得被切成两半不可。可它手急眼快,马上张开四肢变成大字型,硬生生地扒住石孔周边,这才停了下来。可这么一停,惨了!后面的黄绫一下子缠到了它身上,绕着四肢一绕一勒,把它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个五花大绑。

    魔罗“噗”一声掉到了地上,狠狠地盯着从石孔背后走出来的樊长昊,说:“你好阴险!还用这么低级的缚鬼绫绑我?”

    樊长昊坏笑道:“什么世道了,魔罗还谈光明正大?呵呵!再说了,不管低不低级,能绑住你就行。”

    “哼!你真以为这捉鬼用的小法器能管得住我吗?”说完大吼一声,揣动四肢拼命挣扎。

    樊长昊也不敢怠慢,他知道确实不能太依赖这抓鬼小法器。于是连忙跳到魔罗身边,一手抓住缚鬼绫,把魔罗整个提了起来,手上暗暗地向缚鬼绫输送灵力。本来魔罗已经把缚鬼绫撑松了一些,可灵力一到便把它勒得比原来更紧了。魔罗长长地呼了口气,表示彻底放弃了。

    樊长昊提着魔罗,就像是在菜市场买了只生鸡一样,逍遥淡定地跳回了小娅病房的那一层浮板上。手捏法诀口念咒文,喝一声“叱”!带着魔罗便跳回了人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