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魔罗的克星

    更新时间:2016-05-03 07:36:14本章字数:2140字

    樊长昊重新出现在小娅的病房里,释法生、释妙智俩人都很兴奋。可他们马上发现一件很怪异的事情,就是樊长昊手上有一条黄绫正打着几个很有趣的花圈,花圈里什么都没有,就好像用胶水粘固成的那样。然而有一件的事情令释法生觉得更诡异的,就是樊长昊的眼瞳居然变成了白色,只有一点黑色的瞳孔。

    释妙智见樊长昊“空手”回来,便问:“刚才大楼隐约发出几声轻微的异响,是不是已经跟魔罗交上手了?被它逃跑了吗?”

    樊长昊不解地说:“没有啊,这不是……”他看了看手上的黄绫,突然明白过来,说“你忘了魔罗也是灵体吗?”

    释妙智恍然大悟,马上闭上眼睛,把灵力聚集于眉心轮,果然感觉到了樊长昊手上有灵体存在。于是双手结印口诵真言,双眼一睁,眼瞳也变成了白色,然后盯着樊长昊手上的黄绫,高兴地说:“哈哈,果然抓到了!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魔罗,居然像只猴子。”

    释法生看见释妙智的眼瞳也变白了,而且他也见到了魔罗,只有自己不知道怎样才能看得到。于是有点急了,说:“你们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了?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释妙智微笑着说:“我们使的是叫灵视术的玄功。”

    “灵视术玄功?快教教我。”

    樊长昊问释法生:“你是什么异能的?”

    释法生说:“我的异能是体格强化。”

    樊长昊摇摇头说:“你擅长的异能与感知类玄功相差甚远,完全没有根基,一时半会是学不了的。”

    释法生感到十分惋惜,叹了口气没说话。

    樊长昊说:“虽然你学不来,但我还是有办法让你看到的。”

    “什么办法?快说。”释法生如获至宝一样兴奋起来。

    樊长昊从怀里摸了一会,掏出了一副眼镜递给释法生,说:“带上吧。”

    释法生接过眼镜,仔细地端详了一番,眼镜的样子就好像市面上卖的智能眼镜,一边是摄像头,另一边是操作器,还连着两个耳机。这东西他以前当拳手的时候曾经买来玩过,功能是挺丰富的,可它真能看到魔罗吗?

    释法生半信半疑地带上眼镜,摁下开关。镜片上马上显示出魔罗的样子,正好与樊长昊手上的黄绫精准地重叠,几乎看不出那是叠加的映像。

    释法生惊讶得不得了,说:“这玩意太神奇了!在哪里买的?”

    樊长昊得意地笑着说:“没有卖的,那是我师弟改装的灵视眼镜。他是江滨大学物理系高材生,做法宝的能力真是超一流的。”

    释法生点头称赞道:“果然是后生可畏啊。”突然,释法生好像想起了些什么东西,转过头问释妙智“妙智,我刚来的时候看见你探灵是闭着眼睛感应的,怎么现在要把眼瞳变成白色来看呢?”

    释妙智回答说:“之前所使的探灵术其实是源于高等玄功,叫‘天眼通’,打开天眼之后可以把方圆十公里内,三界里的一切实体和灵体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受空间界限和建筑围墙的阻隔。可惜我灵力不够只是修了个皮毛,只能感知到百米左右的灵体活动,连实体都看不到,所以自己就起了个名字叫探灵术。”说到这里他尴尬地笑了笑,又说“为了方便活动,在没修成‘天眼通’之前只好先修一门低等的玄功‘灵视术’了。”

    释法生“哦”了一声,点了点头,然后回过头又仔细地观察着那只瘦猴一样魔罗。只见那魔罗正裂开两排利齿,用血红的双眼狰狞地盯着他,嘴里还不停地发出攻击性的低吼。释法生说:“我还以为魔罗会长得像只老虎一样强壮,没想到居然像只猴子。”

    樊长昊笑了笑说:“也不是所有都长这个样子的。魔罗也有元神堕魔和肉身堕魔的,不但样子不同,连对付的难度也不一样。”

    释法生说:“怎么不一样法?”

    樊长昊沉吟了一下,说:“这还是让妙智告诉你吧,魔罗跟佛陀是死敌,魔罗的事我们道家一般不管的。”

    释妙智点点头说:“那我来告诉你吧。修炼魔道的生灵在达到超脱轮回生死的时候,会根据道行的深浅分别成就元神堕魔或肉身堕魔。元神堕魔进的是莫那瑜尼道,简称莫瑜,是比较低级的。而肉身堕魔的就会进入魔罗叶伽道,简称魔伽,只有成就魔罗叶伽道的魔罗才能成为魔王波旬的使者。就像佛陀门下的罗汉道和菩萨道,不可同日而语。”

    樊长昊看了一下表,说:“好了,这些事说起来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还是先做正经事,审一下这魔罗吧。”

    释妙智点了点头,蹲下来对着魔罗说:“你把小娅的灵魂抓到哪里去了?”

    魔罗狡黠地笑着说:“什么灵魂?我不知道啊。我只是刚好路过发现这人很听话,所以拿她来玩玩。”

    “你最好老实坦白,否则我会把你给灭了。”

    “哈哈哈哈”魔罗狂傲地笑着说:“把我给灭了?好大的口气,难道你不知道我们魔罗族是元神不灭的吗?就算是那小子用剑把我砍成碎片,我不过是痛一些,不用多久我就能复原。你又能把我怎样?”

    释妙智冷笑一声,说:“我知道你们魔罗是什么,但别以为这世上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们。”

    “是吗?那我可要见识一下了。”

    释妙智没说话,对着魔罗双手结起大悲咒手印,口中诵起了大悲咒真言,顿时整个病房梵音缭绕圣洁庄严。魔罗开始还在僵笑着强忍,没到二十秒,魔罗表情已经痛苦不堪了。又过了五秒便声嘶力竭地大喊:“救命啊!饶了我吧!救命啊!”

    释妙智停止了念诵真言,说:“你肯说了吗?”

    “你念的是什么咒?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念的是大悲咒,你们魔罗凭的就是一股执着的欲念而堕魔,只要把你的执念给净化了,你的元神就会被消灭。”

    魔罗低下头不说话,似乎在寻思着什么诡计。

    释妙智厉声道:“快说!不要妄想耍小阴谋!”

    魔罗还是心不在焉地点头回答说:“好。”

    释妙智怒了,又一次结印诵起了大悲咒,魔罗惨叫着说:“啊……!不要念了不要念了!我说!我什么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