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别想着撒谎

    更新时间:2016-05-04 11:45:00本章字数:2169字

    释妙智心想:魔罗生性狡诈擅长欺骗,就算它真的编了个谎言我也难以判断。倒不如化被动为主动,威胁一下它,它怕我怀疑必定压力大增,编谎言的机会也就小了。于是说:“你要是老实坦白,我就会放过你。你若是有半句假话,不,是半句让我产生怀疑的话,我就把你咒得灰飞烟灭!”然后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问题“你把小娅的灵魂抓到哪里去了?”

    魔罗战战兢兢地说:“就在她身体里面。”

    释妙智怒道:“你还敢狡辩!”说完又结起了大悲咒手印。

    魔罗一见,吓得好像送上刑场的死囚,推上战场的懦夫,急忙解释道:“不!不!不要!我说,说,说的是实话!你,你,你看到的那个木头人,就是她,她,她的灵魂!灵魂!”连说话都结巴起来了。

    释妙智说:“怎么可能?我经常出入别人的精神世界,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灵魂。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说完便又开始诵起咒文“南无喝啰……”

    “慢!啊……!慢!请听我说完!啊……!”魔罗痛苦地哀求着。

    释妙智停下口中的咒文,说:“好,我且听听你怎么说。”

    魔罗喘了口气,说:“她的灵魂被勾走以后,由我们的大魔伽把它炼化成了木偶元神,然后重新种回她的体内。这样就可以清除掉她的思想,成为我们在地界随意操控的遥控人偶。所以你见到她的形态是木偶。”

    释妙智恍然大悟地说:“怪不得我对木偶念楞严咒的时候居然没有半点反应,原来是她自己的元神。”接着又问“那琪琪的灵魂呢?怎么她体内就没有木偶元神?”

    “她的灵魂也是被我们勾走了,跟她们一起的几个女孩的灵魂都被勾走了。只是罗刹族那里有一个蠢材让她看到了本相,吓得她逃了出去,逃到门口才被我们把灵魂勾去。可惜她被人送去了医院,所以还没有机会把她的灵魂炼化成木偶元神重新种回去。”

    释妙智表情沉重地说:“没想到魔罗族居然出了能直接勾魂的能人。从来灵魂只有在死亡或者重伤昏迷情况下才能脱离主体被勾走,否则只能侵入精神世界把它挤走,此非一日之功。就算灵魂出窍也是高等玄功,出不出自己说了算。现在这种随意勾魂的玄功异能现世,恐怕人间将有浩劫了。”

    魔罗得意地笑了笑,说:“你想多了,现在还没有这种异能。”

    “这话怎么说?”释妙智又惊喜又疑惑。

    “我们无意中发现如果把一个人的精神世界腐化,他的灵魂纽带就会枯朽,腐败到极致后灵魂就像熟烂的果实自动脱离灵魂纽带,随便给点刺激就能轻易地把它勾出来,然后再由魔伽大人弄个小法阵就能轻易地把它吸入地界。腐败灵魂可是罗刹族的强项,哈哈哈哈……”

    “小娅的木偶元神怎么复原?”

    “复原?没得复原了。离开了我们的遥控她就是一个痴呆女,除了吃饭睡觉,什么都不会做。除非送她的灵魂去轮回,那就意味着她死了。”

    释法生一听,心中焦躁。他答应了林晓霞要帮她找回姐姐,这样一来岂不是找到了也是个废人?还有释妙静呢?莫非也……他连忙抢问道:“她们的灵魂都被炼成了木偶元神了吗?”

    “还没有,毕竟炼化元神需要很多的灵力,每炼化了一个最少需要花一两天恢复。”

    “那他们都被藏到哪里了?”

    “在南泉屠场,从那里进入黄泉域就能找到它们了。不过别说我不提醒你,就凭那小子一个人,进去了也未必能抢得回来。”魔罗盯了一眼樊长昊,露出得意的奸笑。

    释法生回过头向樊长昊迫不及待地说:“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救人吧。”

    樊长昊看了看表,时间刚过十点,于是说:“时间还早,那就现在去吧。不过……”他提了一下手上的缚鬼绫,说“怎么处理这家伙?”

    魔罗一听,马上嚷道:“你们刚才可是说好了放过我的,玄门中人可不要言而无信啊!那是犯妄戒的!”

    释妙智看了看释法生,又看了看樊长昊,说:“放了他?”他心里清楚,要是放了这魔罗,必定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可刚才确实是答应了放过它的,如果现在又食言灭它,多少也算犯了妄戒。

    释法生对着释妙智也是大眼瞪小眼,他最怕就是遇到这种戒律规条上的事情了。

    樊长昊说:“放不放由你决定吧。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放它在人界,天亮前它必定找人上身。放它回地界,就算保住小娅不被它控制它也会去蛊惑其他人,这是它的天性。”

    魔罗一听,不得了,这是在劝释妙智灭了自己。于是又拼命嚷道:“你们这几个和尚道士,犯妄戒是要堕地狱的!”

    樊长昊冷笑一声,说:“我可从来没说过放你啊。妙智,要不就让我来灭了它吧。”

    “你……!你这样是推和尚堕地狱,陷他于不义!和尚,你可想好了,万一你们佛祖计较起这事,你就去不了他那里。到了我们魔王手上,你又背了一件同类相残的血案。那是两头不到岸哈。”

    释妙智低头沉思。片刻,突然灵机一动,说:“我有办法了,不过老樊你要帮我一个忙。”

    樊长昊说:“说吧,怎么帮?”

    释妙智在樊长昊耳边低语了几句,樊长昊点头赞道:“好办法!”。

    于是释妙智对着魔罗双手结起法界定印,口中诵起了往生咒,阵阵梵音在病房环回。魔罗圆瞪双眼,狠狠盯着释妙智骂道:“死和尚!死秃驴!你食言!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永堕地狱!啊……!”惨叫声中,魔罗身上放射出了耀眼的白光。白光消散,原来怪猴模样的魔罗变成了神情懵懂的胖白婴儿。

    樊长昊手捏法诀念动真文,喝一声“开”!病房中间凭空裂开了一个空洞,洞的另一头正是黄泉域上空,那轮回鬼城门外的三生石前。樊长昊轻轻一抛,那胖白婴儿稳稳地落到了三生石上。再喝一声“收”!缚鬼绫也收了回来。樊长昊一收法诀,空洞迅即消失。

    释妙智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消除你的执念送你去轮回往生是一项功德,这样小僧就不算食言灭你,也不用沉沦地狱了。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