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人见人怕的麻烦少女

    更新时间:2016-05-05 11:45:00本章字数:2235字

    处置完了魔罗,樊长昊说:“好了,你们知道那个屠场在哪吗?把地址告诉我,我去救人。并且说说附近有没有我熟悉的地方,没去过的地方我也跳跃不了。”

    释法生说:“我知道,不过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听那魔罗刚才说的话,恐怕这次进的是龙潭虎穴,你一个人只怕应付不来。”

    樊长昊说:“好是好,可惜你不会穿越地界啊。”

    释法生说:“那也是。可你就这样一个人去,我有点不放心。要不先商量一下有什么万全之策?”让别人为自己的决定冒险,他实在是过意不去。

    释妙智说:“老樊,你平时不是能在两界之间运送一些物品和幽魂的吗?不知道送活人是不是也一样呢?”

    樊长昊说:“不错,送活人也是一样。可黄泉域非常凶险,没去过的人只怕容易有生命危险。”

    释法生说:“我不怕危险。”

    樊长昊点点头说:“要去是可以,但必须听我的话。”

    释法生高兴地说:“好!这个没问题。”

    “我也去!”突然门口传来一把女子的声音。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林晓霞。她刚赶完手上的工作便赶了过来。

    释法生心中叫苦:你这麻烦精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赶到?玄门的事你一个俗人掺和什么?等下不但要分心保护你,还要被你的什么法律什么原则阻挠,跟你解释你还不接受,千万不能让你跟来。于是连忙拒绝说:“你就别去了,在这里等我们吧,我们保证把人救回来。”

    “不行,去救姐姐的事我怎么能不亲力亲为呢?而且怎么说都是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嘛。”

    释法生心想:你来了是多一个负累才对。便又劝道:“这次不是闹着玩的,我们要去的是地狱。”

    “什么地狱,刀山火海龙潭虎穴我都闯过。我们当警察的,有什么好怕的。”

    “那真的是地狱啊。跟魔罗打,跟厉鬼打,你打得过吗?”

    “胡说八道!这世界怎么会又鬼呢?之前说什么罗刹妖怪,现在说什么魔罗厉鬼,尽拿这些哄小孩的东西唬我,你是什么居心?”

    释妙智见状,连忙辩解道:“林警官,陈少虎是粗人,有些相关语可能略掉了解释引起了你的误会。这魔罗族跟罗刹族分别是两支不同极端宗教组织,上次你跟陈少虎一起去人间天堂会所都已经见识过罗刹族的手段了,但魔罗族比他们思想更偏激、手段更阴险诡异,普通人很容易招惹生命危险。”然后指了指樊长昊说“这是我请来对付魔罗族的专家,不但对他们很了解而且经过专门应急训练,你可以放心让他们去。”

    “我跟着专家后面保护不是更好吗?必要时还能多一个帮手。”

    “不是这么说的,你不熟悉魔罗族的文化禁忌,万一不小心惹怒了他们,那可不是两三个人能对付得了的。这次主要是去谈判,不是去动手。”释妙智说。

    “去到那里我可以一个字都不说啊。而且怎么陈少虎能去我就不能呢?”

    释法生说:“我能对付罗刹族而你什么都不会。上次去人间天堂会所,要不是你出的馊主意去偷看别人的包厢,都不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林晓霞脸一红,说:“你当时也没有反对啊?怎么全赖到我头上了?我看是你打了门口的招待员才惹到人家的保安过来找你麻烦吧。”

    释妙智连忙过来“灭火”,说:“林警官,上次确实是陈少虎冲动,可这次面对的组织不一样。两个人去就够了,如果你也跟着去的话,人太多了气势就大了,反倒给对方造成压力容易惹事。而且不瞒你说,陈少虎能对付魔罗族是因为他业余的时间经常到法会接受培训教育,他们两个去效果是最好的了。遇到攻击事小,伤了人质事大。你还是在这里等比较好的。”

    释法生说:“对啊,你去的话反而会增加大家的危险性,倒不如都不去算了。”

    林晓霞一股闷气窝在胸口发作不了,心想:你这死陈少虎把我当废物看!要是今晚硬缠着跟去的话,恐怕他们就真的不肯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去更加危险。倒不如……林晓霞心生一计,说:“好吧,我在这里等你们,一定要快去快回啊。”

    释法生高兴地应道:“好!”一手扯着樊长昊便溜出了病房。

    到医院门口,樊长昊说:“这次进地界对付的是魔罗和恶鬼,你一身体格强化的玄功恐怕用处不大,只能靠你自身的灵力修为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称手的法器呢?用不用我帮你找一件?”

    “不用,我有。”释法生从摩托车箱里拿出了那副双节降魔杵递给樊长昊,说:“这法器花了我不少心血的。”

    樊长昊拿在手里仔细地品鉴了一下,只见那降魔杵的材质像白银却透着几分微黄,于是问道:“这是什么材质?”

    释法生说:“这是银铜合金。”

    樊长昊赞道:“果然是一件好法器!既能降妖又能驱鬼。那今晚就一起大闹地界吧。”

    接着释法生换上斗篷战服,载着樊长昊向南泉屠场奔去。

    再说林晓霞,当释法生和樊长昊离开病房还不到一分钟,她便对释妙智说:“哎呀!施医生,我突然想起局里还有手尾没做,要先走了。等他们回来就给电话通知我吧。”

    释妙智心中清楚她是想去跟踪他们,于是说:“林警官,既然来了,不如顺便谈一下小娅的病情,就耽误你五分钟,好吗?”

    林晓霞心里也明白这施医生是在拖延时间,不过她心里另有盘算,不怕他拖延。于是答应道:“好,既然来了就顺便了解一下吧。”

    释妙智先是东拉西扯地弄了一大堆学术名词,然后又南拼北凑地解释了一遍,本来说好占用五分钟的,结果一说就说了十五分钟。林晓霞也只是心不在焉地一直点头,根本没心思听,其实就算她认真听也听不明白。

    释妙智料想释法生他们已经走了很远,应该追踪不上了,这才跟林晓霞说:“小娅的基本情况就是这样,这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林晓霞点了点头,说:“谢谢施医生,那我先走了。”然后装成不慌不忙的样子走出了病房。

    到了楼下便打开手机软件,软件界面是一张地图,地图上闪烁着一个正在移动的红点。原来那个点正是她给释法生摩托车上装的GPS跟踪器。林晓霞冷笑一声,说:“别以为拖延了我的时间我就跟踪不到。”

    然后开车跟着红点的方向就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