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被魔罗上身

    更新时间:2016-05-09 11:45:00本章字数:2192字

    释法生两人根本没料到魔罗会跟着跳到人界,一出来便直接去对付飞天罗刹娑伽罗。释法生挥舞双节降魔杵打落了十几柄漂浮的猪肉刀,樊长昊直接闪到钢梁上去刺杀娑伽罗。樊长昊人刚闪现,剑尖已顶到娑伽罗胸膛。娑伽罗也非等闲之辈,在电光火石之间含胸收腹双手抱球,剑尖被力场凝住,离胸前两公分就是刺不下去。

    樊长昊正想抽剑变招,突然发现娑伽罗的眼睛盯着林晓敏的方向,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樊长昊心中顿觉不妙,马上挺剑前顶压制住娑伽罗,同时施展灵视术回头一看,天啊!那魔罗居然跟着跳到了人间,正在穿入林晓敏的身体,就差一只小腿了。樊长昊连忙一闪,闪到林晓敏身前,空手就去抓魔罗的小腿!可肉体怎么抓得住灵体呢?魔罗“嘘”的一下完全进入了林晓敏的躯体。樊长昊暗暗叫苦:死了!死了!林晓敏被它上了身。

    本来娑伽罗只是想制造机会让魔罗逃脱,可没想到那魔罗居然跟着樊长昊他们跳出人界,还去上林晓敏的身。这使娑伽罗喜出望外,因为魔罗一旦上了林晓敏的身,他们就无法去伤害它了,除非杀死林晓敏。这比让它逃跑更好,同时还实现了控制林晓敏的初衷。

    在一旁的林晓霞突然见到凭空闪现的樊长昊,被吓了一大跳,问:“你,你,你是怎么冒出来的?”

    樊长昊一来没心情解释,二来跟一俗人也解释不清,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说:“是魔术,我一直藏在这里,障眼法。”

    “藏这里?这里有地方藏吗?”

    “是秘密。”樊长昊也懒得跟她瞎扯了,回头准备喊释法生。

    只见这时候释法生纵上了钢梁,飞腿直踹向娑伽罗心窝,娑伽罗连忙交叉双臂挡在胸前,用力场抵住了释法生的这一脚。但释法生的力量实在太强了,这脚虽然没直接踢到娑伽罗身上,但娑伽罗却被自己的力场反震了出去,倒飞了五十多米,在空中打了个后空翻才勉强用力场把身体停下来。

    释法生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纵身飙到娑伽罗面前,凌空扭腰,一条钢腿像回力刀一样横扫娑伽罗的腰部!娑伽罗不敢接他这脚,迅速下堕闪避。释法生这一脚刚好在他头上一公分的地方掠过,踢了个空,但那股劲风使他整个头的毛发都吹得笔直。

    娑伽罗一来奸计已经得逞,二来与释法生正面交锋他根本没有把握能赢,更何况还多了一个樊长昊。他不敢恋战,迅速向车间大门方向飞去。释法生用力一坠,“嘭”一声落到了地面,拔起腿便准备去追。

    樊长昊在后面大声喊道:“法生!别追了!快来看一下林晓敏吧,她出事了!”

    释法生听到樊长昊的喊声,只好狠狠地跺了一脚,“嘿”地嗔了一声,愤愤不平地走回了工具房。

    释法生问樊长昊:“林晓敏怎么了?”

    樊长昊摇着头叹了口气,说:“她被魔罗上身了。”

    “什么!”释法生这一声惊呼,震得工具房都‘嗡嗡’作响“那魔罗不是在地界吗?怎么会上了她的身?”

    林晓霞听得都懵了,连忙问:“什么魔罗?上什么身啊?”

    樊长昊没空理她,接着跟释法生说:“刚才我们回来的时候,那魔罗也偷偷跟着出来了。趁我们去对付那飞天罗刹,它却去上林晓敏的身。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现在怎么办?”

    “捉鬼我行,但驱魔我不在行。不过我想妙智应该会有办法,不如带回给他看看吧。”

    林晓霞着急地说:“你们说什么乱七八糟装神弄鬼的事啊?”因为在她眼里,林晓敏只不过是坐在椅子上昏迷了。

    话音刚落,林晓敏突然睁开了双眼,裂开嘴,露出诡异的笑容,接着发出“哈哈哈哈……”一阵雌雄夹杂的笑声。林晓霞一见,连忙喊道:“姐!”便想冲过去。

    樊长昊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说:“不要过去,她不是你姐。”

    林晓霞一边用力去甩他的手,一边嗔怒地说:“放手!你再妖言惑众信不信我抓你回警局!”

    争执间,林晓敏站了起来,整个人缓缓地漂浮到空中。释法生指着林晓敏喊:“你们看!”林晓霞回过头一看,顿时整个人目瞪口呆。

    这时候的林晓敏双眼和口腔都变得墨黑,神情异常地邪恶。林晓霞从来没见过姐姐这么恐怖的样子,更没见过姐姐会在空中悬浮。之前看到娑伽罗移物和飞翔的异能时,还坚持自己的科学观点,认为他是使用了魔术机关。可林晓敏是跟她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亲姐姐,感情特别好,对她的一切简直是了如指掌,她绝对不会半点魔术。眼前的情形就跟她平时看的西方驱魔电影一模一样,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她的科学观终于出现了裂痕,不得不相信林晓敏真的被上身了。

    释法生问樊长昊:“不是说灵体在人界只能使用幻术的吗?怎么她能悬浮了?莫非我们都中了幻术?”

    樊长昊摇摇头说:“会悬浮的不是魔罗,而是林晓敏。应该是她自身的异能特质,魔罗用自己的灵力激发了她的潜能。不过她毕竟是没修炼过的俗人,体内的没多少真炁,不会有什么威胁的。”

    就在他们对话的时候,林晓敏已经升到了房顶,整个人像蜘蛛一样倒趴在天花板上,对着他们三个人龇牙咧嘴,从牙缝中挤出狰狞的低吼。

    樊长昊满脸愁容地摸着下巴,说:“你说她这个样子我们怎么才能把她带回去呢?”

    释法生蹲了下来,像小孩玩泥沙一样左手托着下巴,右手食指在地板上扣了几下,突然说:“这个简单。”话音刚落右手中指一弹,“嗖”一下破风声响,一粒小石子从释法生手中射出,像子弹一样“卜”地击中了林晓敏的后脑勺。

    林晓敏整个人一软,“啪哒”一声,直挺挺地摔在地上,就好像被扫落的壁虎。眼睛虽然还睁着,可人已经昏死了过去。再看一下释法生刚才用手指扣的地方,有一块地砖的角被生硬硬的扣掉一小块,指力相当强横。

    于是樊长昊找了根绑牲口的绳子把林晓敏扎好,让林晓霞用轿车把姐姐带回市中心医院给释妙智治疗。林晓霞都已经六神无主了,只好一切都照办。把姐姐扶上轿车后排,便一起回医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