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匿名举报信

    更新时间:2016-05-13 21:01:39本章字数:3405字

    “啊,啊,你快点……啊——”

    “嘿嘿嘿,小妖精,今天我那臭婆娘不在,你今个一天都是我的!”

    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呦,就怕你有那个心,没有那个能力啊——”

    房东(伴随着嗯哈啪啪的声音):“小妖精,你竟然敢质疑我的能力,今天就要你好看!”

    随后,房中传来了更猛烈的河蟹声。

    我敲门的手停在了半路,目瞪口呆地听着里面河蟹无比的对话和此起彼伏的口口的声音。

    鸡:“哎呦喂,你弄死我了——”

    鸡:“你,啊……你是不是平常,平常也这么弄你婆娘的?嗯哈……”

    房东(呸了一声):“我看见那臭婆娘的一身肥肉就倒胃口,要不是她有点嫁妆,谁要她一个二手货!”

    鸡(酥酥地叫):“怎么会是二手货?你那婆娘以前跟过别人?”

    房东(恶狠狠地河蟹):“岂止跟过别人,她来这里的时候,还有一个儿子带着!后来他儿子在怡红院里为了一个女人跟前任县太爷的儿子杠上了,前任县太爷就把她儿子给暗暗地解决了而已!”

    鸡(口口地惊呼):“啊啊——那她,她都不去……”

    房东:“她那时候差点连累了老子!再说了,官官相护,她哪有那个本事告去?哔——啊哈哈,爽!”

    我在门外听得十分难过,没想到肥墩竟然遭受过这种事情,这让我心中身为捕快的正义感更加浓厚了。

    可是房东找鸡这件事我又不能明着告诉肥墩,得罪了房东我也一样没好处。思来想去,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写匿名举报信。

    眼下这匿名举报信在皇城十分流行,有些人写了信投到为人正直清廉的官那里,然后那些大官就开始暗中抓臭虫。

    可是我房中空空如也,没有纸笔,也没法写字。如果去大街上的吴秀才那里让他代笔写信,还得花上两个铜板。那么我今天因为肥墩而支出的额外铜板就有四个了,四个铜板可以买两个新鲜的肉包子……

    呸呸呸,我在内心里唾弃自己,怎么可以因为区区几个铜板就颠覆我内心的正义呢?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肥墩,就算肥墩不把房东那个糟老头甩了,那糟老头也得跪上几天的算盘或者搓衣板。

    一想到大快人心的地方,我就开始莫名地兴奋,然后快速地窜出了门外,去大街上找吴秀才。

    吴秀才跟别的穷酸秀才不一样,他总是想在人群中突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穿着一件花了他好几年的积蓄才买来的花缎子衣服,与他本人穷酸潦倒的形象大相径庭。

    我眼力很好,一眼就在一堆粗布麻衣的贫民百姓中找到了花枝招展的吴秀才,然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的摊子前。

    “呦,这不是夏捕快么,来找我给小情人写信啊!”

    他跟我是老熟人了,本来正在收摊,打算回家给媳妇做饭去的,一见我要找他写信,又把摊子摆开。

    我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桌子说:“七夕都不知道过去多少了,本捕快依旧是单身狗一只,哪里来的什么小情人。我找你不是让你写些什么风花秋月的酸掉人大牙的情书,而是写匿名举报信的。”

    “啧啧,你要匿名举报谁啊,要什么模版的字迹?”他好奇地问我。

    吴秀才写信是这方圆半里出了名的,因为他可以模仿很多种字迹,也有很多种掩人耳目的纸张,让人从字迹和纸张中找错方向,专门为匿名举报信而开设的模版。若不是我跟他是老熟人,也不会知道他有这么一手。

    他是个聪明人,懂得钱赚得适可而止,懂得在这个混乱的世道里明哲保身。

    我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才悄悄告诉他:“我举报我房东,你用那种最简单的字体就好,写得干净清楚点,纸张就随便了。”

    肥墩识字,但识得不多,用那种潦草繁复的字体她根本看不懂,以她那个脑子,肯定也想不明白的。

    吴秀才执起笔,准备好了,道:“你念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又扫视着周围,然后轻咳两声,一字一句念给吴秀才道:“肥墩婆,今天我看见你相公找了那花灯区里的怡红院还不知翠绿院里的某个女人,并把她带回了家,在你们爱的卧房里的大床上河蟹河蟹口口口口叉叉圈圈圈圈叉叉。信不信由你,今天他还骂你臭婆娘。”

    吴秀才看着自己一笔一笔写下的内容,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没了?这就是你的匿名举报信?夏捕快,你可真是够独立特行的。”

    我故作老成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也知道我虽然在衙门里为县太爷工作,但是干的都是些查偷鸡盗鸭,一些家丑什么的小案子。眼下发现了这一桩,也不是我故意要管闲事,只是提前举报,早点解决,省得后来才发现再告到衙门,那还得磨掉我的嘴皮子。吴秀才,我赚那几十个铜板也是很不容易的啊……”

    吴秀才睨了我一眼,一边把信收进信封,在上面写上大大的几个字:肥墩婆收。

    “你还担心什么后半辈子,要是真长点心,就该让我写些情信给李睛,早些成就一段姻缘,而不是每天管些鸡飞狗跳的家宅事。”

    我听了吴秀才的话,有几分震惊。他这是在暗示我,以我的名义为虚,以他的心意为实,给李睛送情信?原来,原来他是传说中的压倒攻?!仔细打量他一番,怎么也不像啊……

    啊,不会是这身花枝招展的衣服也是为了能在大街上碰到李睛而买的吧?一想到这里,我讪讪地笑了,道:“吴秀才,这事儿还有待商榷……”

    笑话,李睛是我的好兄弟,若是吴秀才用我的名义跟李睛表达情意,那我和李睛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虽然我跟吴秀才交情不错,但是放在这事上,实在是有些不太妥当罢。

    吴秀才见我的表情有些勉强,也没有继续说李睛的事情,只是把信交给我,打算收摊回家了。

    我连忙掏出两个铜板,放到他的摊子上,道:“你钱都不要了?辛辛苦苦写的这些字!”

    吴秀才不肯收,又把铜板放回我的手中,道:“我们这么熟了,两个铜板的事情,又何必一定要付给我?”

    我这人脾气怪,想的比较多,这钱是要给的。毕竟吴秀才家不比李睛家背景优渥,再说我们虽然熟,但也没熟到能勾肩搭背的地步,于是又把铜板塞回给了他,道:“你一天也挣不了多少辛苦钱,你也说了,就两个铜板的事情,这两个铜板可以给你的孩子买根糖葫芦吃了。现在这世道都难混,我跟你熟,也知道你家里没有那么富裕,所以我不拿你的信,白白占你的便宜。”

    熟归熟,如果吴秀才家里还算宽裕的,那我也就不跟他计较这两个铜板了,就跟李睛一样。李睛的父亲在别的县里做生意,家里的条件十分不错,吃的都是大鱼大肉,不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吃得起的。李睛是我的好兄弟,我们俩不二话,银子铜板都不是事儿,加上他也不在乎这些钱,年年都给撒给乞丐好几十两,拿他的一点银子我也不愧疚。

    这年头,让人低头的只有银子。

    吴秀才在这推搡间脸也有些红,似乎是发现我说得不错,也只好把两个铜板收了进去,道:“那你下次来,给我一个铜板就够了。”

    我连忙点头,心知下回也不知有没有这种信写得了,便爽快道:“知道了,知道了,你也要回去了,那我先走了。”

    “哎,你走得那么急做什么,今日衙门也没有什么事情要你去干吧,”他一边收摊一边说,“夏糖,你老实跟我交代吧,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我看你今年的桃花开得挺旺啊。”

    我一愣,问道:“没有啊,你怎的这么说?”

    他掩嘴笑道:“你还跟我装蒜,你瞧瞧那个,一路跟着你过来的,你在我的摊前停了多久,他就在那里站了多久,你还想瞒我说那不是桃花,只是你的好兄弟?”

    我疑惑地转过头去,想要看看吴秀才说得到底是什么人。可是我身后停着的人只有吴秀才对铺的包子铺,包子哥在里面哼哧哼哧地捏面团甩馅儿。

    确定没有其他人站在那里后,我错愕地指着包子哥,对吴秀才说: “你是想说,那个暗恋我的人是包子哥?”

    吴秀才却是很疑惑地看了看对面的包子铺,“不对啊,刚才明明有一个很年轻的男子就站在那里看你的,怎么一眨眼却不见了?真是怪事!”

    他说得无意,我却听进了心里。

    作为一个出色的捕快,我很快就把事情罗列了起来:有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子在跟踪我。吴秀才刚跟我提起他在跟踪我,他就消失不见了。说明他耳力很好,轻功也很好。

    我心下有些发寒,莫名其妙的,那样的人跟踪我做什么,我只是一个小县衙里面的小捕快而已,又没有什么宝贝在身上……

    “吴秀才,那个人长得什么模样,你可以画一张出来给我吗?”我急忙对他说。

    吴秀才有些为难,道:“夏糖,我不是不肯帮你画,只是我的画功忒差,你让我写写字还行,我只能这么跟你描述一番了。呃……他穿着一件黑衣,看着料子十分好,唔,还有长得很高大,容貌也不错,就是差了我一点……”

    听他如此描述,我想到了我认识的一个人,又想到之前我跟师爷提议把案件上报六扇门之事,不禁暗暗有些后悔。

    我挥了挥手,垂头丧气道:“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了,吴秀才,今天麻烦你了,那我先走一步。”

    “哎?你怎么……”

    我失魂落魄地捏着匿名举报信回到了肥墩家,老远地就看见肥墩在屋子里试用她新买的胭脂腮红,把她如猪头般生动的脸涂成了烤猪头。

    趁她不注意,我溜达到她的窗户下,然后偷偷地把窗户拉开了一个小缝,把信塞进了缝里,之后迅速地跑回门口偷窥肥墩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