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世伯家

    更新时间:2016-05-13 21:14:11本章字数:2016字

    方管家见此,连忙朝我走来,上下查看了我一番,确定没事后才转头训斥那两个婢女道:“怎么这般莽撞,要是撞伤了贵客怎么办?”

    其中一个婢女慌慌张张地说:“回禀方管家,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只是今早奴婢打了水去伺候少爷的时候,发现少爷全身发烫,发着高烧,所以,所以奴婢才这般慌张地请了大夫过来!”

    方管家眼一眯,不再怪罪那位婢女,道:“你先带着大夫去给少爷治病,然后你们两个一起来我这领罚!”

    两个婢女连连称是,拉着那背着个大药箱的老大夫匆匆忙忙地往跟我们走的方向相反的地方跑去。

    方管家见他们离开,转头对我们赔礼道:“夏小姐,这几个婢女粗心大意的,多有得罪还请你海涵。”

    我愣了一下,然后呐呐地说:“不碍事的,方爷爷,请您继续带我们往前走吧。”

    爹爹看了看我,然后也对着方管家点点头。

    方管家大概是见我很老实本分,笑眯眯地应了一声,一边领着我们往前走,一边捋着胡子开玩笑道:“你这一声爷爷倒是叫到我心坎里去了,要是我有福气,能有个有你这么老实乖巧的孙女就好咯!”

    说着说着,就到了那位丞相大人的书房前。方管家示意我们稍等,然后去敲了敲书房的门,道:“老爷,夏玄公子以及夏小姐求见老爷。”

    书房的门很快被打开。没有我想象的那种不肯求见我们,或者是很机械地说一声:“带他们进来。”

    出现在我的视野的,是一位穿着青衣的,与我爹爹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很和善,比爹爹多了一丝爽朗和硬气。

    他一见到我爹爹,看起来十分激动,然后上去给了我爹爹一个拥抱,用力地拍了拍我爹爹的肩膀,哈哈大笑道:“阿玄,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我只怕他那一掌把我爹爹给拍疼了,话在嘴边憋了又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世伯,你的力气太大,我爹爹会疼的。”

    爹爹轻声责备我道:“糖糖,不可以这么没礼貌!”

    君丞相被我脆生生的嗓音吸引了注意力,然后放开我爹爹,看了我一番,笑道:“好小子,生了个贴心的女儿,真是羡慕死我了。不像我,生了个儿子,处处跟我对着干,真是气死我了!”

    爹爹温柔地笑笑,道:“儿子和女儿都是一样的,想必君兄的儿子一定十分出色。还记得十多年前,君兄曾经对我说过,要一个跟我一样的儿子。”

    我听得有点懵。

    “我就是稀罕你小子,脾气好,做事又很妥当,很稳重,哪像我那个臭小子,”说着,他哼了一声,“也就是眼睛像了你几分,其余的通通都不知像了谁!”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突然一动。

    君丞相打量着我,眼神十分赞赏,又十分满意,语气收敛了几分豪迈,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我:“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我叫夏糖,十三岁了。”

    说到这里,爹爹便开口道:“君兄,此次小弟带着糖糖来这里,是为了求君兄帮小弟一个忙。”

    君丞相也没有问是什么忙,很是豪气地答应下来,调侃爹爹道:“你小子,一千年也难得开口找我帮忙,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开口,不管是什么忙我都帮你。”

    “那就麻烦君兄了,”爹爹回头看了我一眼,道,“是这样的,有关于念儿的一些事情等着小弟去了结,可是小弟放心不下糖糖。君兄可否在小弟回来之前,让糖糖寄住在君兄这里?”

    念儿是我娘亲的闺名。

    君丞相愣了一下,然后道:“我说是什么大事呢,不过是让我照顾照顾这丫头么,自然是没问题的。我就一个混帐儿子,其他的亲戚也有表字辈的女子住在这里,可是我就是没有一个能看进眼里去的。讲实话,你这闺女虽然没有像你,让我有几分遗憾,不过眉眼之间倒是挺像阿念的,我看着很欢喜,”他和蔼地对我笑了笑,“糖糖,以后你就是世伯家的一份子了,喜欢什么就尽管跟世伯开口,世伯会尽力帮你办到。阿玄啊,你这闺女生得好,爽气!”

    君丞相虽然直率了一点,但是倒是十分和蔼的。我心底松了一口气,但又有些许的落寞。

    爹爹走过来揉了揉我的脑袋,温柔地对我说:“糖糖,爹爹不在的时候要听世伯的话,知道吗?还有,不要给世伯捣乱……”

    爹爹还没说完,君丞相立马就喊停道:“这话我可不同意啊,什么叫不要给我捣乱?我儿子已经过了给我捣乱的年纪,我的孙子孙女还遥遥无期,难得你把闺女托付给我,她不捣乱那我这日子还有什么乐趣啊?”

    爹爹无奈地看了君丞相一眼,然后转头道:“糖糖,那爹爹走了。”

    我对自己催眠了一路,控制了一路,在这句话的强大冲击下,我差点决堤崩溃。

    其实,其实真的不想要你走,爹爹,可是这是你的选择,我不想用我这个枷锁来绑住你,让你日日在思念娘亲恨不得直接随了她去和放不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孤独徘徊忍受煎熬。如今,你终于做出了选择,我又能如何?

    “糖糖,以后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不要有负担。爹爹走了。”他努力地把我红着眼睛的样子收进眼底,然后转头,大步离开。

    爹爹,在你的心中,我一直是负担,娘亲才是你唯一喜欢的事吗?

    爹爹真是发了狠,再也没有以往的温柔似水,很快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没有回一下头。

    我咬着牙关,死死地咬着,倔强地不让自己哭出声。

    君丞相在我旁边拍了拍我的肩,安慰我道:“好闺女,你爹爹他不是不要你了,他还是会回来的。”

    我忽然迷茫了。毕竟我还小,又比较固执,我也许还不明白爹爹真正的想法。如果爹爹他还是会回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