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居住丞相府

    更新时间:2016-06-01 07:38:44本章字数:3314字

    爹爹,你真的会跟世伯说的那样,还会再回来接我的吗?你不是不要我了,而是真的有事去办了,是不是这样?

    对,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我只要在世伯家里乖乖地呆两年,等爹爹回来就好了!爹爹办完事,一定会回来接我的!

    我吸了吸鼻子,拿起手中的袋子,把里面的油纸包拿出来,然后打开了它,拿起里面的被我揉得一塌糊涂的包子张嘴就啃。

    君丞相看着我,不但没有被我的吃相惊呆,反而哈哈大笑,夸我道:“阿玄的闺女就是跟别人家的闺女不一样,不做作,直爽,我喜欢!”

    我瞪大了眼睛看他,嘴巴里含糊不清地嚼着包子,道:“可惜你没有!”

    他被我呛得一噎,随后无奈地笑了,道:“没有不重要,你像我就好!来,闺女,世伯带你去你的房间!”

    我一边发狠地啃着包子,一边跟着他到了一个房间。

    实话说,这里的每个房间看起来都很高贵大气典雅,只不过都不是我和爹爹一起住的那间破破烂烂的小瓦屋,所以住哪里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不过也看得出来,世伯确实对我这个世侄女很用心,给我选的这间屋子很温馨,到处都是鹅黄粉嫩的,很有妙龄少女的气息,我看着也比其他房间喜欢。

    “喜欢吗?还是你喜欢其他风格的?你可以尽管跟世伯说你喜欢什么样的,世伯这里多得是房间,你想要什么样的都可以。”

    他爽朗地说,看我的眼神就跟看亲闺女一样,哗啦哗啦的闪着光,似乎很想要讨好我,然后得到我的一句贴心的话,再美上半天。

    噫……其实我也没你想得那么贴心是……

    不过对于这间房间我还是很喜欢的,就算不喜欢也不会换,所以点了点头,道:“多谢世伯了,这个房间我很喜欢,不必再调了。”

    “哈哈,喜欢就好,不喜欢也不要跟世伯客气,反正世伯是把你当闺女来看的,阿玄的闺女就是我的闺女!既然你喜欢,就在这里歇下吧,刚才有婢女来报,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出了点问题,让我去看看,世伯就先失陪了。等会儿方管家会给你送来一些姑娘家的衣服和首饰、胭脂水粉,你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他很是开心地说,开心到有点接不下去了,“呃,那世伯就先走了啊。”

    对于他的和善态度我是受宠若惊,连连点头道:“世伯太客气了,糖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哪里还要世伯一直陪着的,世伯有事就尽管去忙罢。”

    他又是欢喜又是懊恼地一边往外走,一边喃喃自语:“唉,真是没有那个福气,老天爷怎么就那么偏心,没有让我生一个这样的闺女。不过还好还好,阿玄暂时给我送过来了,怎么宠都宠不够啊……”

    他走之后,我走过去把门关上,同时也关上了我满心的失魂落魄,没有让别人看见,我的自尊也不许让这些脆弱被别人看见。

    油纸包里还剩下两个包子,我没有舍得吃,沮丧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个油纸包发呆。

    娘亲走了,带走了包子,然后爹爹替上;爹爹也走了,留下了最后的几个包子,下一餐就再也没有了,然后我自己给自己替上包子。

    这叫什么?这叫心理慰籍吗?

    其实我内心深处是十分清楚的,就算我给自己替上再多的包子,那也不是娘亲做的包子,也不是爹爹做的包子,更是换不回我的爹爹和娘亲,换不回我的家。

    娘亲走得太突然,我还没回过神;爹爹走得太坚决,我根本抓不住。我不怪他们,也不怪自己,只是有些事情,不是我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的,这些都有代价。如果爹爹不再回来,那么他完成了他的心愿,代价就是失去了我;我可以强行把爹爹留下,可是我付不起让爹爹痛苦一辈子的代价。

    我在这大却空荡的房间里发着呆,恍恍惚惚不知该泪流满面,还是该黯然神伤。只是哪种,都不会是爹爹和娘亲喜欢的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个婢女敲了敲我的房门,恭敬地道:“夏小姐,奴婢等人是奉了老爷的命令,来给小姐送东西的。”

    我回过神,连忙站起来去给她们开门。

    门外是一个婢女和四个扛着几个大箱子气喘吁吁的家丁,为了搬这些东西都汗如雨下了,尤其是在这盛夏时分。

    我连忙打开两扇门,道:“你们快进来,外面热,我去给你们倒茶!”

    以前爹爹上山采完药回到家的时候,额头会有微微的薄汗。他一敲门,我就知道是他回家了,立马给他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在里面放了一颗糖,然后跑过去给他开门,再塞给他喝。

    爹爹总是笑得温柔,道:“糖糖,你该在水里放些盐才是。”

    但是我从来没有改变过这个给他在茶水里放糖的习惯,爹爹也每次都带着笑容仰头饮尽。

    还好桌上杯子多,我在五个杯子里倒上茶水,然后从袖口里摸了五颗糖出来,每个杯子里放一颗。

    这时候那四个家丁已经把那几个箱子搬了进来,不过没有我的吩咐也没敢离开,几个人杵在那里,看着我往茶水杯子里放了什么“不知名”的东西,都瞪着眼睛面面相觑。

    我把那桌上的五杯茶水给五个人各发放了一杯,难得高兴一回,道:“你们尝尝,是什么滋味?”

    那四个家丁和一个婢女似乎被我的行为吓到了,怕我在里头放了什么药,一个个都犹犹豫豫地看看杯子,又看看我,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喝的。

    爹爹从小教我以诚待人,所以我是个实在的,这大宅院里的争争斗斗的技俩我也曾在一些市井的小话本中看到过,却没想到他们防备之心这么重。

    我的眼睛转了一圈,道:“你们五个,随便一个人拿一杯茶水出来给我。”

    一个家丁首先将拿着茶杯的手伸了出来,伸出来后,如获大释,仿佛刚从鬼门关回来一样,把手上的毒物交还给我。其余人的脸上也都纷纷有后悔之色,恨不得自己再早那个人一步把手伸出来。

    我接过那个家丁手中的茶杯,学着我爹爹的模样,把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咽下去,然后把空杯子给他们看,道:“你看吧,没有毒的,我以前常常在茶水里给我爹爹放一颗糖,这样在你口渴劳累的时候,才能感觉到某些东西其实还是有甜味在里面的。”

    那四个没有给我茶水的人听了我的话,“扑通”一声对着我跪了下来,一个个喊道:“奴才多有得罪,还请夏小姐网开一面!”

    “是奴才不识好歹,辜负了夏小姐的一片美意……”

    “夏小姐……”

    那个递给我茶水的家丁还傻站在我面前,在那里僵直了身子,仿佛被我吓傻了。

    “爹爹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不可以随便跪的。我不知道你们在这府中是什么地位,也不管这些,我只知道你们是男子,跪自己真心想跪的人也罢,怎么能跪我一个小孩子呢?起来起来!”我给每个跪下的人都赏了一个轻轻的栗子头,道:“我爹爹说,做人要有学会感恩。这一杯茶和一颗糖是谢谢你们大热天的帮我把这些衣服抬过来的,如果你们不要就算了,放到桌子上就行。”

    四个人连连点头,声音混在一起,胡乱说道:“要的,要的,谢谢小姐的赏赐!”

    仰头一饮而尽。这个动作真是帅极了!

    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原来这就是爹爹说的,“所谓助人为快乐之本”吗?我也没有帮助他们,只是小小的感谢了他们一下,我就能够这么开心。

    茶水是甜的,没有他们想的那样口吐白沫,毒发身亡。茶是上好的碧螺春,茶里面是甜甜的糖,喝完后回味无穷,几个人都不禁咂了咂嘴巴。

    “帮我谢谢世伯的这么多东西,你们回去忙吧,这些东西我自己来就好了。反正我一个人也闲着没事干。”我只是想借由整理东西来转移一下我的注意力,不要老是再想着爹爹了,爹爹已经走了不是么?

    还有,我想证明给爹爹看,我夏糖就算没有爹爹也可以活下去,也可以过得很好!虽然有很多很多东西我都不会做,但是我可以去学,学到我会为止。

    爹爹,不管你在不在,你以前教我的那些东西,我都记得牢牢的,就像你一直在我身边陪伴我、教导我一样。

    那四个家丁又跟来时一样,恭恭敬敬地告退了。而那个婢女却自动留了下来,还生怕我赶她走似的,连忙对我说:“夏小姐,奴婢叫桃儿,是老爷让奴婢来服侍小姐的。”

    我已经打开了箱子,一边翻着箱子里的东西,分神应了她一声,道:“嗯,那就麻烦你了,桃儿姐姐。”

    桃儿看着我如此好说话,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地咽了咽口水,道:“小姐,老爷还叫了蜜儿和果儿来服侍小姐,只不过少爷病了,府里的婢女腾不开人手,所以她们还在少爷那里帮忙……”

    “啊?”我回过神,道:“没事的,我平时事儿不多,只要桃儿姐姐留下来照顾我就足够了。桃儿姐姐,你跟世伯说一说,我只要一位姐姐就够了,那位蜜儿姐姐和果儿姐姐就让她们安心留在少爷身边伺候罢。”

    我本来是不想要什么伺候我的婢女的,但是之前在小瓦屋已经习惯了和爹爹一起过的两个人的生活,如果一个都不要,那会太寂寞了。再来就是我还不熟悉这里,有很多东西需要了解,需要别人告诉我,包括一些女儿家的事情,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的,桃儿姐姐也好帮帮我。

    桃儿点头如捣蒜,问道:“小姐,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吩咐桃儿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