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遇“故人“

    更新时间:2016-06-02 07:39:46本章字数:3381字

    我正在整理箱子里的漂亮衣服的手一顿,然后歪头看着她,说:“那就麻烦桃儿姐姐给我买几个包子过来罢,我饿了。”

    “好的小姐,”桃儿有些局促地问我说,“小姐,你喜欢吃哪家的包子?”

    我想了想,然后指了指爹爹之前给我买的那个包裹着包子的油纸包,道:“就是那种,那是我爹爹给我买的,我不知道爹爹是在哪里买的,所以还麻烦桃儿姐姐跑一趟。”

    她凑近我的那个油纸包细细看了一番,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赵家的大肉包!小姐且等等,桃儿这就去给你买。不过……”她的话说到这里就有些小心翼翼,“小姐,你要吃多少个?”

    我挤眉弄眼地掰着手指头细算着我现在的饥饿程度,很快得出了结论,对着她咧开一口白牙,道:“要五个,谢谢桃儿姐姐。”

    爹爹说,在需要别人的帮助时,嘴一定要甜,笑得也要甜,感谢别人的心一定要真诚。

    我不知道什么叫到处甜,反正就是咧开我的嘴,露出我的牙齿就对了,这样看起来应该显得真诚。

    不知我是不是无意中对桃儿放了眼波电,她被我的笑闪瞎了眼,晕乎乎地说:“小姐不谢,不谢,这都是奴婢该做的!”说罢,就跟脚下踩了风火轮似的跑了出去,好像她身后的我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唔……莫非是我笑得过于猥琐了,唐突了她?我若有所思地进行自我检讨,对这个问题很是好奇,也不整东西了,站起身来,走到了梳妆台前面,开始对着镜子露出了牙齿。

    呃?其实,笑得还不算太……猥琐吧?

    我狐疑地看了看桃儿离去的背影,然后又回到了那几口大箱子前面继续整理。

    每一口箱子都很精致,箱子里的东西更精致。我蹲在地上数了数,发现总共有四口箱子,一箱装的是女儿家的首饰、胭脂水粉;三大箱装满了粉粉嫩嫩的少女衣物。

    我随便从一口装着衣服的大箱子里拿出一件衣服,瞪大眼睛摸了摸,然后仔细地凑近看了看。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柔软的衣料,上面的刺绣也十分精巧灵动。站起来,我拿着它跟自己的身高大小比对了一番,还真是刚刚合适的。

    那一箱的首饰胭脂水粉也很齐全,眉笔、腮红通通都在里头了。

    我拿起了一支眉笔,轻轻抚摸着它的笔身,那精致的纹理和光滑的触感烫得我忍不住缩了缩手指。

    脑海中,隐约浮现了一些什么,呼之欲出,但是不知为什么,又渐渐隐没了下去

    我把眉笔放了回去,然后取了几只样式精巧简单的发簪放到梳妆台上,一套一套地把这么多好看的衣服放到衣柜里。

    我整理得差不多时,桃儿也捧着一大袋包子回来了。她气喘吁吁地走过来,把包子递给我,道:“小姐,包子买回来了,还是热乎的呢。”

    我打开油纸包,拿起一个包子就啃,含糊不清地说:“谢谢桃儿姐姐。”

    桃儿看着我,似有犹豫,但是还是鼓起勇气道:“小姐,一会儿就该用午饭了,桌上有比包子更好吃的。”

    我好不容易咽下一口包子,听她说到用午饭,忍不住问道:“桃儿姐姐,不会我也得跟世伯家的人一起用午饭吧?”

    桃儿道:“小姐,老爷今天已经在少爷的房里跟所有的夫人和表小姐说了,以后小姐也是我们丞相府的一员,让我们待小姐跟待老爷一样恭敬。”

    我听了有些感动,但是一想到我要去跟那一大宅子的人见面吃饭,心里还是有些慌慌的。世伯待我虽好,但是不代表这大宅子里的其他人也会同世伯一样待我好。

    我有些紧张地把包子放到桌上,然后搓了搓手,问桃儿道:“桃儿姐姐,这院子里,有没有哪位夫人小姐不太好相处的?”

    桃儿一惊,连忙低头,吞吞吐吐地说:“桃儿,桃儿不知。”

    看她这模样,应该是有,而且那几位有的还十分不好相处。若是她眼下同我说了,被外人听了去,那几位不大好相处的肯定会来找她麻烦,她得罪不起。

    我坐到椅子上,托着腮。她显然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好为难她,便道:“那你开口同我说说有那些夫人小姐吧……啊,对了,还有你们那位生病的少爷。我现在知道了,一会儿在饭桌上也不至于出丑。”

    这回桃儿才肯说:“有老爷的夫人、二姨太、三姨太,还有三姨太的表戚姐姐和三位表小姐。老爷的膝下只有少爷一子,少爷是夫人所出。”

    我的眼珠子转了一下,道:“表小姐们人可好?”

    桃儿瞳仁瞬间放大了许多,看起来有几分失神,倒是没有支支吾吾地说话:“表小姐们人都很好。”

    我心下有数,又试探道:“少爷人可好?”

    一听见我问起少爷,桃儿的脸上便飞起两朵红晕,微微垂眼,道:“少爷人也很好。”

    那神态,颇有我曾经在市井话本中看到的,女子在与一代翩翩风流佳公子幽会时,那几分动人的魅惑。

    这下我倒是有些失神了,手指挠着桌面,喃喃自语:“原来如此么?”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习惯性地站起来倒了一杯茶,然后从袖口里摸出一颗糖放进去,拿着茶杯兴冲冲地跑过去给门外的开门。

    来人是一位婢女,不是我所想所盼的那个人。满腔热情瞬间被这样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彻,我也醒了个透彻。

    那位婢女见我发愣,恭敬地朝我福了福身,道:“夏小姐,老爷让奴婢来传唤小姐去用午饭。”

    我这才回过神,动了动僵硬的肢体,却忘了手上还拿着装满糖和茶水的杯子,那一片清绿洒了一地。

    “砰”的一声,杯子也碎了。

    我和那个婢女同时蹲下去捡,连桃儿也跑了出来,见我在地上捡杯子的碎片,连忙要把我扶起来,一边慌忙道:“小姐,这些粗活儿让奴婢们来干就好,小姐该去用午饭了。”

    我坚持而固执地蹲在地上捡碎片,连头也没回一个,道:“桃儿姐姐,不用了,我自己打碎的杯子让我自己来收拾就好,很快……嘶——”

    刚才分神说了些话,捡碎片的时候便不小心在手指上划了一道长长的痕迹,细密的血珠从缝隙中争先恐后地钻出来,不知不觉流了一手。

    “啊,小姐,你的手——”桃儿惊呼,连忙拿起我的手带我进了房间。

    那位婢女也吓得愣在原地不回神。

    她把我摁在椅子上,嘱咐道:“小姐,你可莫要乱动!”说罢,她就跑去一边的柜子那里找金疮药和绷带了。

    我傻傻地看着那片血红不停地往外冒,脑海中恍惚闪过了娘亲那双红色的绣花鞋,还有娘亲给爹爹做的唯一的一条被我嘲笑了很久的红色发带。

    我想我一定是入魔了。

    “蜜儿,你还傻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帮小姐来上纱布!”

    听到桃儿的斥责声,我才回过神来,感觉到手指被划开的那处有点疼。桃儿不知道何时已经蹲在我面前给我上好了金疮药,正要给我缠上纱布,两只手却忙乱得很。

    所幸伤的是左手。

    蜜儿在门外道:“桃儿,你先替小姐处理一番,我去把少爷房里的那位大夫请过来!”

    一听到她要去叫大夫,我也顾不得细儿还在给我缠纱布,连忙站起身跑到门外,喊道:“蜜儿姐姐,你且回来!”

    蜜儿疑惑地停下脚步,然后又跑回我这里,紧张地看着我那只伤残了的手,问道:“小姐可还有什么吩咐?”

    我此时笑不出来,但是为了安慰她一下,还是有点哆嗦得扯开了一个笑,道:“蜜儿姐姐,这伤不严重,不用去请大夫了,也不要告诉世伯。一刻钟前世伯就让你来喊我用午饭去了,我第一次跟大家见面,不想坏了大家的兴致。反正桃儿姐姐也给我包扎得差不多了,你且先带我去用午饭。”

    桃儿在我身后听到我的话,倒抽了一口气,道:“小姐,这伤口这么深,又是这么大一个口子,我给你做的包扎也只能撑过一时,何况……”还没有完全包扎好……

    我举起那只伤残的手在她们面前扬了扬,道:“真的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我不怎么疼。你们听我的,先带我去用午饭。”

    桃儿和蜜儿看起来虽然有几分担心,但是既不愿意违抗我,也不想坏了全家人的兴致,只好先带我去了用饭的地方。

    我们三人一起到那里时,世伯和几位衣着雍容华贵的夫人、表小姐们入座了,不过谁也没有动筷子。

    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我有些尴尬地说:“抱歉,世伯,夫人,表小姐们,我迟到了。”

    世伯见到我,原本不是很好看的脸色立马变得和蔼可亲,还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道:“糖糖,迟到不碍事的,来来来,坐到世伯身边一起吃饭!”他热情地拉着我的手,我顺着他带我走的方向,坐到了他身边的那个位置。

    我刚坐下,抬眼时,见到几位姨太和表小姐的脸色更难看了,不过当中也有例外的。

    这圆桌的最中间坐的是世伯,世伯左手边坐的是一位看起来三十左右,保养得宜的贵气夫人。她身着暗红色的花纹长袍,头上还插着一支十分高贵的金步摇。她跟其他夫人都有些不同,在气势和风度上就压倒了其余的几位花枝招展的夫人。

    我暗暗猜测,那位应该就是世伯的正室夫人了。既然世伯的左手边坐的是正室夫人,那他的右手边坐的原本的主人应该是……

    我懊恼地想着,不过眼下再换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虽然看着那位正室夫人的脸色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悦,但是想必心中应该骂我不识趣了。

    定了定神,我转头对已经动筷的世伯道:“世伯,糖糖想换个位置,不知世伯是否介意?”

    其他不敢动筷的姨太和表小姐都瞪大了眼睛看我,仿佛在看一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