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表小姐瑾年

    更新时间:2016-06-05 08:02:55本章字数:3359字

    走着走着,虽然速度慢,但总算是到了瑾年的闺房。我从沉浸沦陷的回忆中回过神,正视了我如今踏进门的这个房间。

    这个房间与我那个房间是不同的,不同之处就如我这样的精神病和瑾年这般的古典美之间的差距。

    素色的屏风隔开了一个小小的天地,天地里面放了一张大大的紫檀木桌子,桌子上有文房四宝和一个飘着淡淡熏香的香炉。桌边有一把红木椅子,椅子边还有一个画筒。

    温温的熏香和浅浅的墨香混合在一起,竟然出奇的好闻,有一番不知境界的神韵。

    另一片天地又有素色的珠帘,珠帘前后都有一个大花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漂亮鲜花。这其中,又飘着清新的花香,淡淡的,恰到好处的味道,既不会浅得让人闻不到,也不会浓得让人闻着感觉到腻味。

    一进到这么有神采的房间,我感觉浑身神清气爽,之前的不适感和饥饿感也荡然无存。

    “夏姑娘,桌上有糕点,请随意罢。”她把我扶到椅子上让我坐下,然后给我倒了杯花茶,气息温温婉婉的,十分可人。

    我也顾不得形象了,抓起盘子里的糕点就往嘴里塞。刚把小糕点塞进嘴里,一股清淡的花香就弥漫在嘴中,并没有因为我把糕点咽下去而消散,唇齿留香。

    我狼吞虎咽地把两盘糕点如蝗虫过境般横扫而过,吃完后,喝了一杯她给我倒的花茶,又意犹未尽地眯着眼,舔了舔爪子,道:“瑾年,你这糕点都是花的味道,好好吃哇!还有这茶,比我房间里放的什么碧螺春好喝多了……”

    瑾年笑道:“这糕点和花茶都是我自己做的,夏姑娘不嫌弃就好。”

    我瞪大了眼睛,夸赞道:“瑾年,我怎么感觉你跟我娘亲一样,什么东西都会做哇!那,那你会做包子吗?”我一脸星星眼地看向她,星星眼里满是希翼。

    她愣了一下,呐呐道:“我没有尝试过做包子……”

    我有几分失落,道:“噢,原来是这样啊——”人家不会做包子,也没做过包子,我也总不能逼着人家学。毕竟人家是这丞相府的正牌表小姐,我虽得世伯庇佑,但终究是个外来人,说得难听一点,还是寄人篱下的。

    想到寄人篱下这个词,我就暗暗懊恼起来,今日在瑾年这里蹭饭的举动实在不妥,行为吃相也很不雅,若是传了出去,会被人笑话的。

    瑾年见我无精打采的,便试探道:“若是夏姑娘喜欢包子,瑾年可以……”

    我一听,连忙摆手加摇头,道:“不必麻烦你了,瑾年,今日我已经很厚脸皮了。只是吃到你做的点心,我就想起了我娘亲的好手艺罢了,你可莫要放在心上。”

    瑾年心思灵慧,大概知道是什么吓到我了,浅浅笑道:“夏姑娘不必紧张,我虽然身在丞相府,但是不算是个规矩碎嘴的人。如果夏姑娘肯相信我……”

    “当然,我当然信你,”我拍拍胸脯,“我知道你不是那些在背地里看不起我的姨太们。如果你不嫌弃我,就不要叫我什么夏姑娘了,跟我娘亲一般唤我一声糖糖罢。”

    瑾年被我逗笑,掩嘴道:“糖糖,你很直率。”

    “没人这么说过我,我爹爹以前说我是个小坏蛋,专门偷听他和娘亲的墙根,”我站起身,走到花架的地方,上下打量了一番,“瑾年,你这些花可真好看,我以前同我爹爹住在山上,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花。”

    爹爹有时采药会耽误数天,便会带我一起去翻越山头。我翻山越岭,也只见到过一些模样不算讨喜的花草。就算有讨喜的,那也远远没有我眼下的这任何一株好看。

    “这些花是稀有的品种,不是我们这里能见得到的。大部分,都来自苗疆和西凉,其余的都是来自于一些热带地域。这来自苗疆和西凉的一小部分花草,是苗疆王和西凉王进贡朝廷的,皇上赏给了六扇门,都是有人去帮我讨来的。”她淡淡地说。

    她说的这些我都不大关心,这些稀有的话我也只有眼巴巴地看看的份儿,因为就算瑾年送我一盆顺水人情让我养着,也许不出半日它就要被我养死的。这么名贵的花,我还是不要碰的好。

    我正呆在花架前,暗自思忖着要如何才能不失风度又礼貌委婉地跟瑾年说让她给我指个路,然后就此告辞。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和暴动,隐约之中,我好像还听到了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瑾年走到门外张望一番,又看了看我,道:“糖糖,桃儿在寻你。”

    噫……桃儿姐姐寻我倒是寻得及时,刚好帮我脱离了再欲寻求瑾年帮忙的尴尬和不好意思。

    我从窗户那里也往外头看了看,果真见到桃儿和蜜儿带着一群婢女正往这里来,还一边大喊着我的名字。

    我连忙对瑾年说:“瑾年,今日实在太麻烦你了,我真是过意不去。改日你若有事找我帮忙,糖糖定义不容辞。那,那我就先行一步了,多谢你今日的款待。”

    瑾年含笑摇头,道:“糖糖不必与我客气,你若喜欢,便常来我这里做客也好。”

    “一定一定。”我朝她点了点头,然后生龙活虎地向桃儿和蜜儿所在的方位奔去。

    桃儿和蜜儿以及她们身后的一大波婢女见到我,连忙来了个急刹车,在原地停住了脚步,等我欢乐地蹦踏过去。

    “小姐,你去哪里了,老爷都发怒了,出动了全府上下所有的家丁小厮和婢女来找你。所幸找到了你,桃儿还以为小姐出府去了……”她委屈地说。

    我听了桃儿的话,震惊道:“不会吧,你是说世伯他……”

    “是呀,桃儿给小姐拿点心回房的时候,就见小姐不见了踪影。桃儿原以为小姐是出恭去了,又或者是在外面走动,就没有去找小姐。可是小姐许久都没有回来,桃儿才发觉到不太对劲,连忙在茅厕和所有附近的地方找小姐,都没有找到。桃儿这才慌了,去禀报了老爷,”她说着,脸色就被吓得有些发白,“老爷一听到小姐不见了,发了好大一通火,桃儿从来没有见到老爷那么生气过。”

    “世伯他不会责罚你了吧?我,我只是饿得头晕眼花出来找食物,可是后来迷路了,便倒在那棵白梧桐下等你来找我,”我指了指那棵刚才被我嫌弃了一个时辰的梧桐树,接着道,“结果等了一个时辰都没有见到任何路过这里的人,还是瑾年表小姐好心把我捡到她的房间,给我点心吃,还给我花茶喝。”

    “原来是这样。”桃儿偷偷地往瑾年的房间那里张望了一眼,压低声音对我说:“小姐,你还是少跟二表小姐接触得好,老爷一向都很厌恶这三位赖在我们府上不走的表小姐。”

    “嗳?怎么会,瑾年她人很好啊,世伯讨厌其他两位也是情有可原,怎么连这么好的瑾年都讨厌?”我疑惑地问桃儿。

    思来想去,我也没有觉得瑾年哪点是会惹人讨厌的。忽然,我的脑海中闪现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偷偷附在桃儿耳边问道:“世伯他……是不是不太喜欢瑾年的腿脚啊?”

    桃儿似乎被我的问题吓到了,连连摇头,眼神闪烁,惊慌失措道:“怎么会,老爷不会是这样的!”

    我见到桃儿此番神情,便对瑾年的事情勾起了好奇心。不过后面一群低着头垂着手的婢女还没有散去,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我们主仆俩不太妥当的对话。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自然是不好说得详细的,便拉了桃儿打算回去。

    蜜儿已经不在这里了,其他婢女见我和桃儿一起回去,也就渐渐散去。据我猜测,她们大概是去报告世伯了。

    虽说是我拉着桃儿往前走,但是实际上还是桃儿在给我带路。我拉着她连忙走进房间,然后小心翼翼地在外面张望了一番,关上门窗。

    “小姐,你这是——”桃儿奇怪地看着我做贼似的举动。

    我确定好门窗已经关好,连忙凑过去问道:“桃儿姐姐,你知道瑾年的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吗?”

    桃儿一愣,然后看着我,无奈地说:“小姐,桃儿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当然不可以,”我坚定地说,“你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桃儿见我坚持,也不好违了我的意,犹豫一番后,道:“二表小姐的腿伤是老爷禁止府里所有人谈论的秘密,桃儿来时,二表小姐已经有腿伤了,所以桃儿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老爷十分讨厌三姨太的那位亲眷,也不喜欢三位表小姐。但是二表小姐受伤以后,老爷却主动让三位表小姐以及三姨太的那位亲眷夫人住进了府里。”

    “啊,那三姨太的那位亲眷夫人的相公不在了吗?”

    “在的,”说到这里,桃儿的眼里闪过一丝厌恶,道,“那亲眷夫人的相公是个长相丑陋的泼皮无赖,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他把原本祖上留给亲眷夫人的家财一夕之间散尽,还想把三位表小姐和亲眷夫人卖到娼馆去。那位亲眷夫人来找三姨太帮忙,后来便住进了丞相府。”

    这事倒是挺蹊跷。我若有所思地看着桃儿,心里想着:世伯是个豪迈直率之人,自然不会掩饰自己的喜爱不喜爱,但是为什么在瑾年的腿脚出现问题后,世伯却突然把原本不喜爱的四个人接进了王府?

    娘亲以前总说我单纯,但是爹爹会在单纯后面加一句话:她脑子可灵光的很,放在外头,做生意、入宫,都能最好地发挥。

    眼下我总算明白了爹爹的意思,原来是我有潜藏的金头脑和黑心机。

    若是要我猜,我觉得世伯应该没有我们想象中的讨厌瑾年,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觉得烦躁,从而导致了态度恶劣罢了。而这某些原因,腿伤应该是个大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