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扎染会(1)

    更新时间:2016-06-07 14:01:29本章字数:3291字

    世伯的脸色忽然一变,忽明忽暗之后,道:“我不是什么大善之人,就算有该还你们的,这些年我自认为也都还清了。你们,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背地里动的手脚。我们君家可不欠你们孟家的!”

    两女不再作声。

    世伯接着道:“如果你们敢再对糖糖有什么不敬,或者暗地里对她做什么手脚的话,连带孟琴瑟和你们那位伟大的母亲,还有我的三姨太,都通通给我滚出丞相府!”

    这话着实狠毒,世伯竟然连三姨太都不要了。

    孟棋韵和孟书瑶连连点头,在表明自己没有二心之后,就匆匆滚开了。

    世伯舒了一口气,回过身来看我,煞是慈爱,哪里还有方才的怒发冲冠。

    “多谢世伯的出面,否则糖糖还不知要怎么应对她们。”我一笑。

    “糖糖,世伯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跟你爹一样,”他叹了口气,道,“这辈子世伯最值得骄傲的,就是有你爹这么一个兄弟。你爹把你托付给我,说明我是他所信任的。你且放心,世伯不会让你在丞相府受委屈的。”

    我心下十分感动,道:“世伯,糖糖觉得世伯很好,糖糖住在这里哪里会有委屈?”

    世伯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欣慰,拍拍我的肩膀说:“还是那句话,阿玄生了个好闺女!你看看那几个三姨太带来的闺女,没有一个是像样的,还是阿玄的闺女,世伯越看越欢喜。”

    我不知道世伯和我爹爹是怎样的患难兄弟,但是从目前看来,爹爹在世伯的心中分量不是一般的高,连带我的地位也在丞相府里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

    世伯见我没事,又慰问了我几句,然后便走了。我觉得他的出现就是为了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

    桃儿很快就给我打来了水,还有许多洗澡用的花精。

    我看着那些玻璃罐子里面装的五颜六色的花精,煞是喜欢。好奇地拿起一瓶蓝色的,对桃儿说:“桃儿姐姐,这些都是用来洗澡的吗?”

    桃儿看了看我手中的玻璃罐子,道:“那是洗澡的,绿色的那一罐芝麻叶做的是洗发用的。黄色的那一罐是洗浴完后涂脸上的,红色那一罐是洗浴完后涂身上的,紫色那罐是……”

    我听得头晕目眩。看了看手中的罐子,不禁叹了一口气。果真是大户人家,这些都是有条有理的,我在山里头都是在溪水里泡一泡搓一搓就算了事的。

    桃儿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道:“小姐,这也不是普通小姐能用的,皇宫里的那些妃子公主才能用的好东西。”

    我疑惑地问:“那你怎么拿来给我用了?是世伯吩咐的?”

    桃儿摇摇头,然后凑过来,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小姐,你有所不知。这些女人用的瓶瓶罐罐,都是出自那家专门给女子提供这些保养品的天工坊。天工坊的坊主不卖这些东西给寻常人家,有时候连达官贵人乃至皇族都不给这个面子。但是啊……”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这府里的人很少有人知道,那位神秘的坊主就是我们家少爷。”

    我瞪大了眼睛,道:“他怎么那么随意,连皇族都敢得罪?”

    “我们家少爷师承蓬莱岛,武功天下第一,有谁不敢得罪的。就连皇族都得给蓬莱岛几分面子,不敢轻易得罪呢。”说到此处,桃儿的神色便十分的得意。

    “那倒是绝了。”

    我自是知道桃儿夸她的男神少爷的话是有很大的水分的,不过她所说的蓬莱岛和那位天工坊的坊主之事倒是十分可信。

    “小姐,少爷可对你真好,”她话题突然一转,视线瞥到那些瓶瓶罐罐上,羡慕地说,“我就从没见过少爷对其他女子那么好。我刚才出去给小姐打热水,在路上遇上了少爷,沾了小姐的光,还跟少爷说上了几句话。少爷得知小姐要沐浴净身,便让我去他的书房拿了这些花精,说是要给小姐用的。这府里除了大夫人,还没有其他女子能用上这些。”

    我没有被她说得虚荣心膨胀,只是看着她粉若桃花的脸色,心下叹气。完了,这只思春少女已经成功地,死死地被大尾巴狼收买了。不,甚至没有“收买”,只是大尾巴狼多跟她说了几句话,她便飘飘然地把我要洗澡的事情都跟大尾巴狼说了,那以后我还有没有一点隐私权了?!

    桃儿走后,我泡了个澡,然后用上了那些瓶瓶罐罐。大尾巴狼开的那家什么天工坊也不算浪得虚名,我才用了一点,就觉得原本糙糙的皮肤滑了许多,硬硬的干枯的头发也软了些许。

    晚饭时,我没有见到今天在我房中闹事的表小姐,也没有见到那位三姨太的亲眷,孟夫人。

    世伯没有见到她们,脸色明显好了很多,心情也开朗了许多,招呼我们坐下开动筷子。

    我依旧是坐在世伯的旁边,我的另一边坐的是沉默寡言的二姨太。我刚落座,拿起筷子正要随世伯一起开动,没想到却觉得我有些不对劲。

    呃?好像是不对劲,我的身体怎么好像在腾空,离饭桌越来越远了?还有,其他人为什么都瞪大着眼睛看我,一脸见了鬼的样子?

    然后,我的耳畔又传来了世伯熟悉的怒吼声:“你放开她,你这个不肖子!”

    我像是一只小动物一样被某狼叼着衣领转移到了另外一个位置。

    世伯暴跳如雷,把筷子摔在了桌子上,指着君不辞的脑袋道:“不肖子,你要对糖糖做什么?”

    君不辞只是温温地笑了笑,一边用力地揉着我的头发,道:“爹,孩儿只是见府里来了个这么个小家伙,想要跟她交个朋友。”

    世伯见我在发呆,君不辞又是一脸虚温温柔柔实扮猪吃老虎的模样,竟然没作他想,只是哼了一声,道:“蜜儿,你再去给我拿一双筷子来。”

    我瞥眼望了四周的人,有些人失魂落魄的,有些人惊魂不定,有些人冷静自持,还有些人沉默依旧。

    接下来的晚饭中,大尾巴狼很是殷勤地给我夹菜。世伯见了眼有些发酸,又哼了一声。

    大夫人吃完饭,然后用手帕优雅地擦了擦嘴,在桌边静静地看着我们吃饭。

    我心里转了一圈当前的形势,发现我最捉摸不透的,还是这个大夫人。我到来之时,她没有像孟书瑶她们一样对我落井下石,也没有朝我投来不屑鄙夷的眼神;饭桌上因为我起风波时,她也没有露出一丝除了淡然以外的表情。

    这位收敛的大老板才是最可怕的,我从她儿子大尾巴狼中就能看出些许。

    不过我知道,她虽然可怕,但是我只要不去故意扰乱她的河水,她也就不会来犯我的井水。我只希望,接下来的时间我不要在无意之中得罪她才好。

    我兢兢业业地吃着大尾巴狼不断给我夹到碗里的饭菜,也保持沉默。

    其实我与大尾巴狼乃是一女一男,这么夹菜似乎不大合适,尤其是这大户人家,我又是如此尴尬的身份,更该避嫌了。但是微妙的是,世伯似乎没有察觉到什么,大夫人也没有点明什么,所以其他等级低一阶的人或者低几阶的人都不敢说什么。

    大尾巴狼看起来很年轻,但是不跟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般稚嫩,眉眼也都已经长开了,大概是到了弱冠之年。而我,一个刚满十三岁的小丫头,也难怪世伯不作他想了。

    吃过晚饭,大尾巴狼对世伯说:“爹,刚才糖子跟我说她想吃糖葫芦,想让我带她出去买。”

    世伯笑开了,看着我道:“爱吃糖的姑娘才是最甜的姑娘,去吧去吧,今晚外头人多,你带她早些回来便是。”

    我:“……”

    于是大尾巴狼拉着我,光明正大地走出了丞相府。

    这扎染会确实热闹,我们头顶挂着一串串玻璃花灯,花灯外面包的便是好看的扎染,图案各种各样,闪闪发光。

    皇城的街上都是一对一对的才子佳人,不过长相却是没有大尾巴狼好看,也没有我爹爹好看。

    大尾巴狼在小摊上给我买了两串糖葫芦,然后温柔地说:“糖子,前面是有玩拉红线的游戏,你愿不愿意跟我去玩一玩。”

    我一边嚼着糖葫芦,好奇地问他:“这个怎么玩?”

    “那里有一个扎染区,挂着一片片的扎染,谁也看不清谁。扎染的一头是很多参加这个游戏的男人,另外一头是女人。地上有很多红线,你随便去捡一条,然后顺着红线走过去,遇到你手中的红线的人,那人便是你的另一半。”

    我一听,皱着脸哇哇大叫道:“那万一我牵到了一个又老又丑又恶心下流的男人怎么办?”

    “那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咯!”他笑道,忽然轻轻凑到我耳边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拉到别人的。”

    我的心一动。

    他不再说别的,拉着我去了那里,走进扎染区,然后把我推到有一堆女人的地方。

    那里都是些富家小姐,但也有些是富贵人家的婢女。然后,我非常非常意外的,在一堆女人里头看到了一只雄性生物。

    他穿着家丁才穿的朴素衣服,不过我眼力很好,一眼就认出了那衣服是丞相府的,上面有丞相府独有的标记。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我顺着他的方向打量着四周的人,更意外的是,我看见了瑾年。

    那个家丁沉默地站在她的身边,她也正翘首以盼对面的良人。

    我怕她一会儿尴尬,所以忍着没有去跟她打招呼。我想等游戏结束后,再看看她拉到的是什么样的如意郎君。如果看起来不错,我就要去调侃她一番。如果是我方才担心的那种人的话……呃,那我就假装没看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