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扎染会(2)

    更新时间:2016-06-08 07:15:11本章字数:3124字

    等举办人算好了两头的人数,游戏很快就开始了。那群千金们都连忙去抢红绳,人挤人挤死人。瑾年腿脚不便,没有挤上去跟她们抢,是那个家丁帮她去牵了一根红绳。

    我就闲闲等在那里,等她们抢完了,我再去牵那没人抢的最后一根。反正么,都只是机缘巧合,就算我是真的会牵到那种又老又丑又胖又矮的男人,我也没什么好气馁的,这都是机缘巧合。

    等了不过一盏茶的时候,她们都已经抢到了红绳,进了扎染区牵良人去了。瑾年也是如此,徒留那个家丁不便进去,守候在扎染区的外头。

    我不紧不慢地捏了最后一根红绳,冲着那个家丁咧了咧嘴,然后一派悠闲地走进了扎染区。

    扎染区大得很,我走了一会儿,竟愣是没有碰到一个人。红绳是垂在地上的,我也不晓得我的那头到底有没有人拉。不过举办人既然算好了人数,那应该是有的。

    红绳很长,我一边顺着红绳的方向走,一边欣赏着扎染风情,好不悠闲。

    大约又走了一盏茶的时间,我发现红绳悬空了,变直了。试探地拉了拉绳子,那一头是丝毫不动的力道。

    我一僵,不会拉到了一头大猩猩吧?怎么,怎么对头那个人的力量那么沉?

    稳定一番心思,然后我把手放到那面隔着我和对头那人的最后一张扎染上,颤颤巍巍地把扎染撩起来。

    我看到了一个男人,很高大的男人。他穿着一身黑衣,戴着一方斗笠,斗笠垂下来的黑色的纱布遮盖住了他的脸,让我看不清楚。

    但是,我知道他在看我。

    我们两人静默站立,相对无语。过了一会儿,我扯开一抹僵笑,道:“真,真巧啊……”

    他还是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搓了搓手,试探性地问他:“我,我可以看一看你的样子吗?”

    他还是没说话。

    “没说话就是默认了,”我咕哝道,“那我撩了哦!”

    见他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我大胆地伸出手,从下往上慢慢撩开了他的面纱。

    哇哦,好性感的下巴!皮肤白皙,轮廓圆滑,喉结还轻轻滚动了一下。

    我一边在心里流着哈喇子,一边继续往上撩。

    啊,啊,我看到他的鼻子了,很挺很好看耶,皮肤也好细腻哦……

    我正要继续往上撩,那头却突然传来了君不辞的呼唤声:“糖子,糖子——你在哪里?”

    我眼前的人一听到这个呼声,突然转身,放下红绳就要走。我连忙拉住了他的手,无形之中吃了他一口嫩豆腐。

    “唉,命中人,你等等!”我连忙喊道,“那个……”

    他回过身,看了看我那只握住他的爪子,又看了看我。容我暗自揣测,他应该是在诧异罢。

    我清了清嗓子,还是没有舍得放开他好摸的手,然后把我仅剩的一根糖葫芦递到他眼前,道:“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不知道下次有没有机会再见了,糖葫芦送你。”

    他用另一只手接过了我的糖葫芦,然后继续不发言,沉默地看着我。

    我尴尬地放开了他的那只手,然后道:“我叫夏糖。我朋友在找我了,那我就先走了啊!”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的眼神会给我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在调戏够了以后,我匆匆离去。

    “夏糖……”

    跑到扎染区的另一头的我听到一个低沉醇厚的声音,脚步顿了顿,但随即又跑去君不辞的那一处。

    君不辞见到我,迅速把我揽进怀里,力气很大,好像要揉碎我似的,声音闷闷的:“你牵到谁了?”

    我知道这大尾巴狼正处于愤怒的发作前期,当然没有那个胆子说我牵到了一个帅帅哒的小鲜肉,便转了转眼珠子,道:“红绳那头没有人,后来看到有些公子在抢其他公子的,我想大概是有人把我的红绳给弃了。哎?你牵到谁了?”

    他却蹭了蹭我的头,慵慵懒懒地道:“这重要么?我失算了一回,发现不是你,便震断了红绳,来寻你了。”

    我瞅了瞅他,问道:“那位姑娘是不是很伤心啊?”

    “这都不重要。”他强调。

    “那什么才是重要的?”我瞪他。

    这厮又不正经地把唇凑到我的侧脸处,有意无意地轻轻刷过,卷起细细密密的痒,道:“糖子,你才是最重要的。”

    我被他说得晕乎乎的,连什么时候被他带出了扎染区都不知道。

    “你还有一串咬了一口的糖葫芦呢?”

    “嘴巴寂寞得不得了,给吃完了。”我傻乎乎地笑着。

    大尾巴狼刚才没有牵到我的红绳,似乎特别不甘心,拉着我又去了一处卖红绳的地方,让我选两条红绳,一条他的,一条我的。

    我的爪子扒着那小摊的杆子,看了又看,选了又选。

    这红绳都是民间的手工艺人编织的,上面还有串了几个红豆的,铃铛的,小锁的,样式都十分好看。

    我选了两条上面挂着一把很小很小的银锁的红绳,一条大的给君不辞,小的那条就戴上了自己的手腕。

    大尾巴狼这才高兴,付了钱,拉着我的手又开始往前逛。金主高兴了,我自然也有了福利,把一条美食街从头吃到尾。

    刚买了一袋香喷喷的臭豆腐,急不可耐地往嘴里塞,美美地嚼着,眼角的余光就瞥到了大尾巴狼X求不满的表情。

    我防备地看着他,把那袋臭豆腐藏到怀里,道:“你想干嘛,想吃不能自己买去吗?”

    如今我与他已经没有了前天晚上那番隔船两相忘的惜惜动人,只剩下隔着臭豆腐两相瞪的默默猜忌。

    他看了看那袋被我护着的臭豆腐,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道:“糖子,不要那么小气,喂我一口。”

    我实在不想给他吃,但是无奈要是不给他吃,接下来的好吃的也许他就不给我买了。为了之后的广大美食福利,只好依依不舍地看了那袋臭豆腐一眼,用竹签叉了一块过去。

    他一口咬下,表情十分愉悦。

    我们俩继续往前走,我也继续把那袋臭豆腐捂得更实了些。他瞥过来一眼,清清浅浅地笑道:“糖子,我真羡慕你那一袋臭豆腐。”

    “啊?”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到了江畔边。这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我们各乘一条船,脚浸着冷冽的湖水,遥遥相望。

    江上依旧跟昨日一般,莺歌燕舞,花灯挂满了标志着荣华富贵,至高权利的大船。我站在湖畔的这头,都能听到那里传来的琴声和箫声。不似前日的冷艳凄然,这一次却是一个温柔婉约,一个徐徐浅浅,没有一处不表明二人已有一腿。

    “糖子,你看那头……”他忽然叫我,指了指在江畔上两条相接的大船。

    我顺着他的指尖望去,从我这个角度,清晰地看见了一男子跳上了女子的船,与之搂搂抱抱,卿卿我我,圈圈叉叉。

    噫……好污。

    “想不想再去游一次湖?”

    我连忙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罢,我想起别的地方玩一玩。”

    我只是不想再想起爹爹曾经睡在那江畔的一条小舟上,只是不想再想起……我在舟上恍恍惚惚,惴惴不安。

    “那我便带你去红豆桥了,那里我们是一定要去一回的。”他没有问我为什么不愿去游湖,拉着我兴冲冲地往前面走。

    我看着他的侧脸和那随风飘起的墨发,心头的酸楚也霎时被甜蜜给冲淡,取代。

    “唉?不辞,那里是什么地方,什么红豆桥?”

    “我们要去那里买两把伞,还有一把红豆,然后折叠纸船,把红豆装进里面,再到桥上走一回……”

    我瞪他,道:“你怎么对这些个东西这么熟悉,是不是之前也带别的姑娘来走过无数回?”

    “我的糖子竟是醋了么?”他回过头,笑得一脸温柔自得,“你要是想知道,就……”他指了指自己的侧脸。

    我是何等聪明之人,一眼就识破了他诱拐我的诡计,不屑地哼道:“我才不要亲你!”

    他突然停下脚步,把我抱到他怀里,凑近我耳边道:“怎么,糖子不是问心无愧么?还是,突然察觉自己有愧了,还是不一般的……”

    我脑袋一热,“啵”的一口用力地亲在了他的侧脸上,怒道:“你胡说八道,我夏糖乃正派人士,怎会问心有愧?亲就亲,我还怕了你不成。”

    他愣神,手轻轻抚上了我亲过他的那块地方,然后清清朗朗地笑出声。

    我脑子一轰。

    刚才,刚才我做了什么?!这,这大尾巴狼,分明我亲他跟问心无愧没有任何关系,他竟然,竟然……

    我怒目而视,他则一脸无辜,得了便宜还卖乖,笑得春风得意,道:“原来我的小糖子是那么喜欢我……”

    我的手指指着他的鼻子,颤颤巍巍地说:“你,你骗我……”

    大尾巴狼自然是不会承认他骗我的,他用力地揉搓着我的脸,道:“糖子,我可没骗你,是你自己理解错误,然后上来亲了我的。啊……糖子,你问心有愧啊。”

    我被他说得无地自容。对啊,因为我问心有愧,才会一次次地被这匹狼给骗去,被他吃豆腐啊。

    因为我问心有愧。

    因为我发现自己问心有愧,所以我恼羞成怒地挣开他,道:“君不辞,你走开,我再也不要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