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扎染会(3)

    更新时间:2016-06-11 21:02:57本章字数:3380字

    说罢,也不管他是如何表情,转身撒腿就跑。桃儿说他武功天下第一,也不过如此,我跑了这么久,后面都没有见到他尾随的影子。

    我气馁地往前走着,不知道路线和方向。抬眼时,只见一座小桥屹立在一个小湖泊上,桥上的人皆打着油纸伞,有的擦肩而过,有的深情对望。

    呃?这该不是那大尾巴狼口中的什么红豆桥吧?

    我驻足在那个小湖泊的边上,看着我身边的男女老少都折着纸船。他们在里头撒了一把红豆,然后在纸船里面写上自己的心愿,才让纸船飘远了。

    我身上没有钱,所以买不了桥头摊上的红豆和油纸伞。

    我沮丧地蹲下身,看着那些纸船随着湖泊的流动慢慢飘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叮——”

    啊呀,是什么东西调到了我的头上?不会是鸟的——

    我想着想着便觉得恶心,然后抓狂地去挠我的头发,结果抓下了一个东西,不是我想象中的东西。

    “咦,哪个财神掉了金子砸到我头上?”我捧着那块碎金子左右张望了一番,发现我周围的人来来往往的,没有一个像是丢了金子的。

    我看着我手中的这块碎金子,内心是十分纠结的。爹爹教导我不能随便受人财物,可是这块碎银子是我捡到的,并且没人来认领。我若是放在这里不捡,那不就是便宜了别人嘛!

    反正,反正我不偷也不抢的,这块碎金子既然没人认领,那我便不客气了!

    我兴冲冲地站起来,走到桥边的小摊,“啪”的一下,把碎金子搁在了小摊上,道:“老板,我要一把油纸伞,两把红豆,还有两张折船的纸。”

    那摊头小哥碰起那块碎金子,笑眯眯地咬了一口,然后顺到兜里,道:“姑娘真爽气!不过,这一人纸船只能在湖泊里放一只的,放两只的话就只能有一只的愿望能实现。”

    我不信这话。他定是以为我把那锭金子连同小费都赏给他了,还想节约一点他的红豆和纸张。

    摆了摆手,道:“你给我便是。”

    “姑娘随自己挑罢。”摊头小哥指了指他摊子旁边放着的伞筒里的一堆油纸伞,然后为我抓了两把红豆,放到我的纸中。

    我蹲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每把伞的印花都不太一样,但是又有些伞的印花一样,却是颜色不同。

    “这是什么寓意,挑什么伞都随意的吗?”我指着伞筒抬头问小哥。

    “姑娘应该是刚来皇城吧,对这扎染会有所不知。这伞啊,是情人伞,伞商印花,每个印花都有两把伞,只是颜色不同。而每个印花都是不同的。就是说,这方圆二十里之内,有一个人会跟姑娘挑中一把情人伞。你们是独一无二的。姑娘随意挑一把自己中意的,到了桥上,说不定能遇着你的另一把情人伞的主人。”小哥笑道。

    我狐疑地看着小哥,问道:“那万一,挑中另一把伞的是一位女子呢,我也要跟她共结连理么?”

    小哥被我问得语塞,憋了老半天,才道:“那你们就做姐妹,谁说姐妹不能用情人伞了?”

    我也不为难他,随手选了一把油纸伞,打开来看了看,上面的印花是一点点碎红梅花。

    再抬头看了看桥上那些,有的是碎粉桃花,有的嫩绿柳枝,有的是烟墨江南,倒是没有一个人跟我重复的。

    “姑娘,你要先去放纸船,再撑着油纸伞上桥,不能让对方看见你的脸,然后你要看着有没有与你油纸伞相同的人。这印花都是又大又特别的,你的这把是碎红梅花,那么对应色应该是一把墨黑的浓梅。若是没找到,你便要在桥下一直撑着油纸伞,继续寻找。”

    “那若是找到了呢?”

    小哥朝我挤眉弄眼,道:“若是找到了,姑娘切记莫让他与你擦肩而过。否则,下一次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看着小哥的眼神,我突然觉得力不从心。唉,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些东西都是胡扯呢,方才那个牵红线也是,万一我的有缘人是在千里之外……

    猛然间,我的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君不辞。

    呸呸呸,谁说那条大尾巴狼是我的有缘人了!我还就不信了,一会儿我上桥能这么“刚巧”遇见他!

    我气呼呼地收回油纸伞,然后开始折叠纸船。

    小哥似乎发现了我的情绪,道:“姑娘可是不信?若你的有缘人在这皇城之中,必会跟你拿同一把油纸伞。这个印花只有两把伞,另一把伞也不在我这里,应该是这方圆二十里中,别的小摊那里。可能还在,也有可能已经被人买走了。就算有人要作假,也不可能在这么多人中寻一把情人伞。”

    我一边折,一边对他说:“方才我去玩那个牵红绳,也是个不大靠谱的,牵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那人也不对我说一句话,后来就走了。”

    我说完,窒了窒。其实那人还是同我说了话的,只是在我要离开时,唤了我的名字。声音十分烫人,我现在想起来,耳朵还在发热。

    “那个当然是不靠谱的,作弊嫌疑很大,都是些公子哥骗骗小姑娘的。它是凑好了人数才牵到的红绳,偶然性十分大,不过这个油纸伞可就不一定了。你那个牵红绳啊,是偶然,”小哥一边说,一边递给了我一只毛笔,道:“姑娘,折完后,记得要在上面写上你的心愿。”

    我非常认同小哥的话,折完了两只纸船,然后接过小哥手中的毛笔,歪头想了想。

    一只船上,我写了四个字——“爹爹平安”。至于另一只船么……

    我嘻嘻一笑,有些脸红地写下了三个字,然后各往一只纸船中撒下了一把红豆,拎着两只装满红豆的纸船和一把油纸伞去了湖泊边。

    把两只纸船放到湖里,我拿着油纸伞起身,自得地拍了拍手,便撑开了油纸伞,走到了桥头。

    我听小哥的话,用油纸伞遮住了脸,然后迈着很慢的步伐往前走去。

    因为油纸伞遮住的是我的脸,所以我看不到前方,只能用眼角的余光瞥着两边与我擦肩而过的人。

    幸好很多人都走得很慢,让我能够看清楚伞上的花纹。

    这个不是,那个不是,刚刚走过去的那个也不是……

    唉,就说小哥是骗我的嘛,哪里能遇上什么有缘人,我可是连那只大尾巴狼的影子都没看见。而且,我快要走到桥的尽头了。

    我漫不经心地正要把油纸伞收下,却在眼角随意一瞥之后,瞥到了一点点墨色的梅花。

    啊?那是梅花吗,还是墨色的桃花之类的……

    那人的步伐走得极慢,我为了看清楚他的那把油纸伞上到底是什么花种,于是便跟随着他的脚步一步步往后退。

    是桃花还是梅花?噫……这伞商真是太不敬业了,把印花印得这么不清楚就算了,还弄个墨色的,更是让我看不清了。

    眼看已经走到了桥的中央,我还对那人撑的油纸伞上的到底是墨梅花还是墨桃花一筹莫展之际,突然,那人的身边又走过了一个撑着一把蓝色的不知是梅花还是桃花图案油纸伞的人。

    我瞥了一眼,然后脑中一轰!我身边的那人,手中撑的油纸伞上的印花是墨梅花,是我的,我的……

    命中人!

    颜色是对应的,既然小哥说我的那把情人伞的对应色是墨色,而又有一个撑着蓝色桃花油纸伞的人走过,那么碎粉桃花对应的应该就是碎蓝桃花,我的碎红梅花对应的应该就是此人手中的墨色碎梅!

    眼看着他就要往桥头走去,我一急,连忙抓住了他的手,惊慌道:“命中人,你且等一等!”

    那人身子一顿,脚步也停在了原地。

    咦,手上这细腻的触感,怎么那么熟……

    我脑中灵光一闪而过,想到一个可能,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语气颤抖地问道:“兄台,请问你方才可有接收到一串上头缺了一个口的糖葫芦?”

    那人不语。

    我捏了一把冷汗,将将望过去,只看到了他的一身墨衣。他的肩部以上,都被油纸伞给遮住了。

    我咽了口唾沫,仔细感受着手上细腻的皮肤触感。难道是我感受错了么,应该不会吧……

    正当我十分怀疑并且游移不定时,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夏糖……”

    这道声音再次烫伤了我的耳朵,也烫伤了我的心。

    一次是巧合,那这概率这么小的第二次,还能说是偶然吗?

    可是,我与这位公子确实不认识的噫……

    恢复理智后,我连忙放开了他的手,慌张地跑下了红豆桥。

    开玩笑,这肯定是在开玩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回都不是君不辞……

    我一边恍恍惚惚地想着,一边撑着油纸伞走在大街上。

    然后,鼻子撞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我迷茫地抬头,看见了君不辞担忧的脸。

    不知为何,我的心里酸楚得可以挤出酸水来,丢掉了手中的油纸伞,抱着君不辞的腰嚎啕大哭道:“君不辞,你去哪里了?”

    “我在红豆桥,”他皱了皱眉,“原来那个撑着碎红梅花油纸伞的人就是你?”

    我抽抽搭搭地瞪他,道:“你看见我了?”

    他轻叹了一口气,指腹擦去我眼角的泪水,道:“傻瓜糖子,这种东西信不得,没有遇上我,你又有什么好哭的?我现在不就在这里吗?”

    我眼里又含了两包泪,看向他身边的那把蓝色碎桃花油纸伞,惊愕不已。

    “我看见那个撑着跟你一把情人伞的人了,黑斗笠遮着脸,我并没有看清楚,不过身形倒是有几分像我所知的朝中的一个人。你认不得也就算了,反正我也不认得,”他捧着我的脸,声音温柔缠、绵,“糖子,没有关系的,我们可以不信这些,因为现在站在你身边的人是我不是他。”

    我紧紧抱着他,没肯撒手。

    “这是个小女娃娃,”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我的脑袋,笑道,“糖子,怎么办,你还这么小,我得等到何时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