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家法

    更新时间:2016-06-12 09:32:50本章字数:3383字

    他死皮赖脸地凑过来,眯着眼睛看我,又开始对我施展他的美色,道:“糖子,你到底帮不帮我,否则今日我就不给你买那赵家的大肉包了。”

    我怒极,将那堆小山高的账簿移到我这边来,翻开一本,咬牙切齿道:“古人说得好,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说得不就不是我么!”

    大尾巴狼笑得得意,然后去给我端茶倒水干跑堂的去了。

    我虽然脑子灵活,不过这么一堆算下来,脑子也有些疲惫。然后,君不辞就会把我抱到他腿上,跟哄小动物似的哄着我,道:“糖子乖,歇一会儿再看……”

    我:“……”

    好不容易把他的那堆烂摊子收拾完,我摊倒在他怀里伸懒腰,趁机要挟道:“君不辞,我要吃大肉包。”

    他也趁机用他的灰狼爪乱揉我的头发,笑道:“好好好,我什么都给你买。”

    下午时分,他没有带我出去玩,只是神秘兮兮地锁上房门,对我说:“糖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好奇地凑了过去,问他:“什么地方,好玩吗?可是,你为什么要锁门?”

    他又将我横抱起来,然后转动了他书架上的一本书,我面前那堵好好的墙竟然转动了,开了一扇门。

    我震惊万分,看了看那扇门,又看了看他,问道:“君不辞,莫非你的钱已经多到堆不下了,所以还开了个密室来藏你的私房钱?”

    他看了看我,无奈地说:“你进去看看就知道是什么了,小管家婆!”

    里头黑漆漆的,他也不让我拿个火折子,就这么抱着我走了进去,也不怕摔着。在我们走进去的那一刻,那堵墙突然又关上了。

    我紧张地抓住了他的衣服,看了看身后,道:“君不辞,我们应该不会出不去了吧?”

    “嗯?”黑漆漆中传来他意味深长的声音,“出不去也好,你就在这里给我生一窝崽子。”

    我捶他,道:“你就贫嘴吧,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我慌得很。”

    “糖子,不要怕,我在这里,”他用下巴蹭了蹭我的脑袋,“放心,里头就有灯了,不会有鬼的。”

    我被他阴森森的话说得浑身不自在,吓得颠了两下来表示我抗议,道:“君不辞,你不许再吓我,你知道我很胆小的。”

    他连忙说“是”,步伐加快了些。

    “唉?你怎么突然走快了?”我连忙抱紧他的脖子。

    他温柔一笑,道:“糖子,你近日又被我喂得重了些许,再不走快些,我可就要抱不动你了。”

    我:“……”

    很快,我的眼前就有了一丝光亮。随着他的脚步越快,我眼前的景象也就越清楚。

    这里跟我想象得不一样。我原以为只是个普通的密室,放着他一堆快要发霉的金银财宝等我去数。却没有料到,这是一个地下宫殿一般的华丽地方,里面放着很多书架,书架上放着很多书和卷宗。

    他把我放下时,还有些不舍,道:“糖子,你怎的不来帮我揉揉腰?”

    我瞪他,道:“亏桃儿还夸你武功天下第一,你这不就露馅了吗?”

    他一听,马上直起腰,轻咳两声,“这里,从来没有除了我以外的人来过,你是第二个。就连我爹也不知道这个地方。”

    我“啊”了一声,四处打量着这个地方,问道:“君不辞,你建这么个大书房来干嘛,还弄得神神秘秘的?”

    他无奈地说:“糖子,这里不是书房,而是蓬莱岛的机密之地,也是蓬莱岛的整个命脉。而我,就是蓬莱岛的下一任岛主。”

    我怔了怔,道:“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又不好玩。”

    这下换他瞪我了,“糖子,我都坐到这份上了,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摇摇头,表示我着实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他叹了口气,过来牵住我的手,道:“糖子,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所有,不管我是不是那个天工坊的坊主,也不管我是不是蓬莱岛的未来岛主,我都想让你参与到我的世界中来,跟你一起分享。虽然,虽然目前还有点困难,但是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它解决掉的……”

    “什么困难?跟我有关吗?”我好奇地问他。

    他避而不谈,轻描淡写地转移话题,“糖子,你若是感兴趣,可以随意翻开这里面的卷宗。”

    然而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晃了晃他的手臂,道:“君不辞,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那我们现在去外面玩吧,我想和你一起出去玩,不想待在这里。”

    “你呀,真是够宝。其他人想破头脑都进不了的地方,你糊里糊涂进来了却又要走。也罢,既然你明白了我的心意就好,”他又抱起我往前走,一边抱怨,“真是个宝气的丫头,越吃越重,越养越胖,等再养你几年,我就可以如愿以偿了……”

    哎呀,真是度日如年,想娶这个小媳妇比让他算账还难。养啊养,喂啊喂,总算重了些,但是离成熟之时还远得很。娶媳之路漫漫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他又把我抱回了他的房间,将石壁关上,打开了锁放我出去。

    因为大夫人爱梨花,世伯就从遥远的他方移了一片梨花林过来。一到春季,漫天飞舞的白梨花就跟雪花似的飘飘洒洒,淋了我一身梨花香。

    君不辞拉我去了白梨林戏耍。每到这个时候,我便拉着他的胳膊跳来跳去,嚷嚷道:“君不辞,君不辞我走累了,你快背我进去。”

    他毫无怨言地蹲下身,将我背了起来,然后跑进了梨花林。

    他生得很高,梨花树又是刚移过来没多久,长得很矮。我躺在他的背上,只需伸伸手,就能捧下一片白梨花。

    他说:“糖子,你这么嘴馋,回头我给你做梨花糕吃。不过呀,这摘下来的新鲜花瓣你可得藏好了,不能让我娘看见……”

    我恶作剧地把梨花的花瓣一片一片放到他的头上,哇哇大叫道:“啊呀,啊呀,大事不好啦,君不辞你的头发全白了!”

    他任我胡闹,只是宠溺地笑笑,道:“要是我白头了还能这样背着你,那可不叫大事不好了。”

    这片土地又香又软,铺满了白梨花瓣。他背着我在林子里跑了一会儿,然后才将我一个甩身甩到了半空。

    我第一次被他这样丢出去的时候曾经破口大骂,但是后来被他丢着丢着,也就习惯了,他在空中回旋一周就能接住我,然后抱着我一起在梨花地上滚来滚去的。

    滚了满身的白梨花瓣,我龇牙咧嘴地揪着他的墨色长发,道:“你把我的新衣裳弄脏了,你得赔我一件!”

    “我赔,我赔,”他捏着我的脸,温柔笑道,“改日你同我去一趟天工坊,想要什么,随便挑便是。”

    “这还差不多,”我心满意足地从他身上滚落到地上,道,“啊呀,在丞相府的日子过得真真美好。”

    只是,半年多过去了,爹爹还没有来这里看我。虽然,虽然我们的约期还有一年多,但是我心里还是很遗憾。

    “美好?”他躺在我身边,支起身子看我,“唔……每日好吃好喝的,都把你养成一条虫了,真是胸无大志。”他虽然这么说,神情却是十分满足的。

    我立马跳了起来,叽叽喳喳地反驳道:“我哪里胸无大志了,我夏糖可是很有大志的人呢!”

    “哦?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大志?”他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我不怕他笑话,抬头哼道:“爹爹从小教导我要与人为善,匡扶正义,勇于跟邪恶做斗争。我,夏糖,立志要做一名为朝廷效力的捕快!不,不是普通的捕快,而是大名捕!”

    他点了点我的鼻子,笑道:“你的这是志向倒是充满正能量的,不错。只是,糖子,你可知六扇门是不收女捕快的?”

    我皱了皱鼻子,又躺了回去,闭目养神,道:“眼下世道太平安逸,不需要我这个救世主去拯救人类。”

    “谁说的?”他睨了我一眼,“在丞相府,若不是有我爹和我护着你,你还能这么安逸地躺在我娘亲最喜欢的地方睡觉?且不说丞相府,当今江湖就有数个邪教组织建立,以九氤宫为首,马首是瞻,朝廷也奈何不得!”

    我叹了一口气,道:“君不辞,你同我说这些做什么,你不是说六扇门不招女捕快么?”

    “可是招男捕快,”他摸了摸我的脑袋,温柔地说,“正好,你说的匡扶正义令我很心动。再说了,我在你的心目中武功是天下第一。糖子宝贝,这个救世主暂时让给我当可好?”

    我拍掉他的手,漫不经心地道:“好啊,那这个救世主,本糖就先暂时借你一借,等你在江湖上铲除了邪教,铲除了九氤宫,再还给我不迟。”彼时的我,满心以为他不会舍下丞相公子的身份,也不会舍下蓬莱岛未来岛主的身份去六扇门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捕快,所以开玩笑似的随口应下。

    谁知那天傍晚,我在看桃儿在市井上给我淘来的话本的时候,她却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哭丧着脸道:“小姐,小姐,大事不好啦,求求你,求求你赶紧去老爷的书房救救少爷吧!”

    我心下一惊,话本自我手中掉落在了地上,也没来得及问桃儿发生了什么事,就心急如焚地跑向世伯的书房。

    我只知道我害怕那只大尾巴狼出事。

    赶到世伯的书房时,大夫人正在外面踱来踱去,其他姨太都站在外面看好戏。我看到瑾年也跟大夫人一般,蹙着眉头在那里干着急。

    这回我可是实实在在地得罪了大夫人。她看见我,一掌高高举起,直接呼到了我的脸上,冷冷地道:“你当初进来时,辞儿便百般宠着你。那时我也没在意,却没想到辞儿竟然被你迷昏了头。你,你也真是不知好歹,竟然唆使辞儿去六扇门当了捕快!”

    我的脸上热辣辣的疼,心里也热辣辣的疼。我早该想到的,君不辞一向将我宠得无法无天,那次出口的承诺又怎么是同我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