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蝙蝠出现

    更新时间:2016-06-23 10:48:35本章字数:3374字

    我一边吃一边瞪他,道:“君不辞,你少诅咒我了!本捕快貌美如花善良温柔和蔼可亲,一颦一笑乃有千万种风情。多少追求者从丰临县排到了穆海县,又有多少追求者从穆海县排到了皇城,一人拎着一百二十袋包子等本捕快施舍给他们一个三千年都难得的回眸,你竟然说我会嫁不出去!”

    噫……这话我自己说得都心虚没底气。

    君不辞倒是没有嘲笑我,但是却用了一种比嘲笑还让我无地自容的方式。他竟认真打量了我一番,严肃道:“好像真的是你说的这般,美,着实美。”

    这时我想到的竟然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而是西施眼里出眼屎。当然了,他是那个西施,我是眼屎。他很委婉地,很宽容大度地嘲笑我是眼屎,尽管外壳包装了一个西施。

    无地自容,羞愤难当之际,又恶狠狠地抓起了一只包子,用力的,大口大口地啃着,怒道:“君不辞,你就是这只包子!”

    君不辞清清朗朗地笑了,道:“我还宁愿我是那只包子。”

    噫……你不要说得这么恶心。你看我都把你的肠子和五脏六腑嚼烂吃到肚子里了,还意犹未尽地吸了吸肠子里的肠汁。

    我吃完包子,又在床上窝了一会儿,抬头问他道:“那今天晚上,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我和邵云,一人守着一个女子。若是吸血蝙蝠出现在我这头,我自己想办法解决掉,案子归我,算我的功劳;出现在他那头,他自己想办法解决掉,算他的功劳。”他漫不经心地说。

    “可是我总觉得这个案子他没出什么脑力,都是你在想办法找凶手,他顶多就帮你找了一下那两个少女。若是吸血蝙蝠跑到他那里去了,感觉你反而亏。”我的金头脑斤斤计较地觉得这事实在亏本。

    “我倒是宁可不要这个功劳,”他放下卷宗,回头看我,道,“我不仅要护着你,还要护着阿珍姑娘,又不知道吸血蝙蝠的实力如何,可能会顾此失彼。”

    “那……那要不我先回去吧,反正案子也破得差不多了,”我皱眉,“你把我要过来让我帮忙,我都没帮到你什么,都是你自己推理出来的。不过,我跟你来了一趟,也算是可以在县太爷那里交差了。”

    “你不能回去,”他眉目浅淡,道,“你忘了那日我们在义庄见到的红衣男子么,他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你现在回去也是不安全的,等我们抓到了他再说罢。”

    我愣了愣,想到一个问题,道:“君不辞,那如果那个红衣男子真的是凶手,那当日那个墨衣男子又来救他怎么办?你不是说连蓬莱岛的岛主都打不过他么?”

    “那个墨衣男子来历不简单,我心下有一个怀疑,但是不能说出口。如果真是我想的那样,那么这件案子就不是我们六扇门能够处理得了的了。”

    我看到过他大悲大喜,却很少看到他的愁容。他发愁的样子也很好看,浅浅淡淡的抿唇,好看的眉骨会微微皱起来。看来,这件案子是很受他的顶头上司重视的,他的压力也很大。

    所以我没有问他心里的猜测是什么,只是又躺回了床上,等待夜晚的到来。

    午后的时光过得很快,我也没有想到四年后,我还能跟君不辞一起度过这样安静的午后。阳光穿透纸窗洒在他好看的五官上,衬得他更美好了些。就跟话本里写的那些仙子哥哥一样,如云如水如春风化雨一般的男子,可攻可受,可扑倒可调戏。

    就是调戏扑倒过后,攻受不能自选,后果却要自负。

    我看着他,就隐约看到了我怀春时期的美梦,那样纯净美好。可惜啊。

    四年前被活生生地给吓醒了,从此就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般,再也不敢去触碰一分。

    我没有发觉,我一直怔怔的看他看到了晚上。他也许也没有发觉,怔怔地望着窗外,不知道是在想孟瑾年还是在想案子。

    爱情与事业果真是令人心堵的东西。

    天色暗了下来,我起身拍了拍床板,道:“喂,君不辞,我们该去那个女孩子家里了。”

    他也不知道是刚回神还是早就回过神来了,侧目浅笑:“好。”

    晚上,空无一人的大街是很恐怖的。尤其,我们还要去那个阿珍家里去等那个怪里怪气的心理变态送上门,这还要恐怖。

    我哆嗦地走在君不辞的后头,哭丧着脸道:“君不辞,若那个吸血蝙蝠来的是阿珍家,万一你应付不过来了,记得要给我立个质量好点的墓碑,不要豆腐渣工程啊!我还要很多很多纸钱,够我在地下纳一堆男宠的纸钱。啊……还有包子,我要吃大肉包和三鲜馅的,记得每天给我烧个几袋下来……”

    君不辞:“……”

    无语过后,他无奈地说:“糖子,我不会让你到地下去的。再说,吸血蝙蝠不一定到我们这里来。”

    到了街角的拐角口,里面就是阿珍家所在的四合院了。然而里面乌漆抹黑的,我看着就渗得荒。

    吞了口唾沫,我埋怨道:“君不辞,你跟邵云到底是怎么商量的,为什么让我们来这个鬼地方,他却去了大小姐那里?阿珍全是由我们保护的,大小姐那里再不济,也有几个家丁。”

    “他自己非要去那里,难道我要没风度得同他抢来抢去?”他叹了一口气,道:“保护谁都是保护,哪个都一样。更何况,如今的人都是自己保命要紧,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小姐的。”

    我怒道:“我就说吧,他肯定跟那个大小姐有一腿,今天我分明看到大小姐手帕上的两只鸳鸯,一只是他,一只是大小姐!”

    君不辞:“……”

    最终是君不辞拖着我这个拖油瓶,一步一步给拖到四合院的。四合院里灯火通明,昨日我们见到的那个妇人紧张地在门口张望。她一见到我们来,如获大释,连忙过来把我们迎了进去。

    “大人,姑娘,你们可算来了,阿珍这孩子都吓坏了,躲在屋子里没敢出来,”妇人一边焦急地说,一边时不时地看向屋里头,“大人可有办法对付那怪物,保住我们阿珍的性命?”

    君不辞道:“我定当尽力。”

    我看了看四周,然后打了一个哆嗦,道:“君不辞,我看刚才阴风阵阵,是不是那个吸血蝙蝠就要……”

    事实证明,我的乌鸦嘴真相了。

    四合院里突然刮起一阵大风,吹熄了很多点着的灯笼,独独留下了一盏。那日我和君不辞在义庄见到的红色身影果然从天而降,曲着手指朝君不辞攻来。

    我被那人惨白的面容,尖锐带血的獠牙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一屁股摔到了地上,疼得我龇牙咧嘴的。

    君不辞眼下顾不上我了,足尖一点飞跃至半空,与那红衣男子缠斗起来。以我这样的角度看去,看到红衣男子发了狠一般的往君不辞攻去,招招狠毒。

    但是这只蝙蝠再狠毒,哪里毒得过浑身是毒的大尾巴狼!只见君不辞轻轻避过他的攻势,招招皆往吸血蝙蝠之前被他打伤的肩膀那里攻去。

    两人都没有拿武器。我估摸着吸血蝙蝠应该没有打算用武器,君不辞虽然有武器,但是却没有时间能拿出来用。他不是个正人君子,若不是一只手要抵挡吸血蝙蝠的攻势,另一只手忙着袭向那个受伤的肩膀,腾不出手来,他肯定是要用的。

    不过,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要用手去攻吸血蝙蝠的肩膀,就不能直接抽出剑来用武器去攻吗?

    噫……高手的世界我们凡人不能懂。

    那妇人比我吓得还要惨,比我还要没良心,也不拉我进去,直接将我和君不辞关在了外面,自己跟她闺女躲在里面。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还是大尾巴狼参悟得透,这么有慧根做什么神童,该去做和尚参悟大道佛法去的。

    再抬眼看去时,微微有点吃惊。原本我以为,那吸血蝙蝠是斗不过君不辞的,因为之前他在义庄受了伤不说,连跟当时抱着我的君不辞打都落了下风。可是眼下,眼下竟是君不辞有些微微落了下风,这是怎么回事?!

    吸血蝙蝠的速度和力量都快了很多,几乎都要比君不辞的快了,又招招狠毒,难怪君不辞渐渐打得有些吃力。那,那吸血蝙蝠肩上的伤难道已经好了?

    我突然想起了那日那个在义庄里的墨衣男子,恍然大悟。原来这吸血蝙蝠比君不辞还要无耻,找那个高人开了挂,来打君不辞的。

    在我还没回神之际,情势变得更加可怕了,也许还超出了君不辞的预料。君不辞被他凌厉的攻势攻得节节败退,那吸血蝙蝠本来专心致志在对付君不辞的,却忽然步伐一转,猛地朝我飞身过来。

    我脑子一轰,那个金头脑这时候才让我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个吸血蝙蝠最终的目标不是屋里的阿珍,而是我!

    我说有什么东西被我忽略了,原来是之前君不辞所说的那些跟踪,那些随意进出我的屋子!这只恶心的东西,原来已经盯上我许久了!

    他朝我飞来时,君不辞一惊,连忙也飞身过来想要拖住他的脚步,但是眼看他那尖细惨白如一节骨头的手指就要抓上我的脸——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的脑中灵光一闪,连忙拽下脖子上的那块月牙玉往前一亮。

    吸血蝙蝠在见到那东西时,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的瞳孔迅速放大,然后在空中打了个踉跄,落了地。

    我给君不辞争取到了吸血蝙蝠缓冲的时间,他也没有辜负我的希望,迅速越过吸血蝙蝠,飞身至我面前,把我挡到了身后。

    那吸血蝙蝠看着我,舔了舔唇,似有犹豫。

    君不辞好像受了伤,脸色有些惨白,但是因为他穿着一身黑衣,所以我根本无法看清他哪里有流血,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有点慌张地道:“君不辞,你怎么样了,哪里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