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邵云的计划

    更新时间:2016-06-25 11:04:17本章字数:3351字

    阿珍母女连连点头,然后便撩起帘子进了里屋。

    我给君不辞掖好被角,叹了一口气道:“君不辞,你倒是舒坦了,眼睛一闭把烂摊子都留给了我。不过也罢了,当时你也帮我收拾了不少烂摊子,这次又是因为我而惹上的烂摊子……”说着,胡乱抹了把脸上的冷汗,声音哽咽低沉,“等我们都把这些事情熬过去了,你也能好好的醒来,我会好好考虑我们的事情的。”

    他也不知是听没听见,但是手指却是微微地动了一下。

    我握住了他的手,缄默不语。

    我方才也是仔细考虑过,才说出这番话的。一来,我确实欠他太多,不还给他什么我就很难受。二来,他说他跟孟瑾年没有成亲,这些日子也一直想跟我在一起。而我,十九岁的老姑娘了还在打光棍,不管还喜不喜欢他,不如就先凑在一起试试看吧。

    他似乎想睁开眼看看我,但是眼皮太沉重了,怎么也睁不开。最后,只是嘴皮子蠕动了一下。

    我连忙附耳过去,小心翼翼地按着他身体的两边,轻声问道:“君不辞,你要跟我说什么?”

    君不辞喃喃着,声音很小:“糖子,你,你不可以骗我……”

    尽管他看不见,我还是瞪了他一眼,道:“只是说是考虑啊,又不是就要嫁给你了,哪里有骗不骗的!”

    他似乎轻轻叹了一口气,艰难道:“娶个媳妇怎么那么难啊……”

    我翻了个白眼,道:“嫌弃娶我难,你自然可以娶个简单的,喜欢你的,我看那个孟瑾年就挺好,”话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些什么,轻轻推推他,问道,“你当时怎么没有跟孟瑾年成亲啊,府里不是都布置好了吗?你不成婚,世伯得多少气呀。”

    他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怎的,没有再回答我。

    ……

    隔日,我醒来时,猛然发现自己不是睡在阿珍家里,也不知是在何处。下意识地往身边一看,君不辞也不在我身边。

    我突然慌了神,连忙从床上跳了起来,左右寻着君不辞的身影。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却看到了坐在桌边喝茶的邵云。

    我心里暗叫不好,莫非是这邵云昨日把我和君不辞给抬到客栈的?那君不辞……君不辞被他放到哪里去了?君不辞跟他算不得是说不上话的,也不知邵云会不会对他……

    “夏姑娘不必担心,君不辞他在另一个房间里养伤。”像是察觉出了我的焦躁,他放下茶杯回头看我。

    我低头,收敛了对他防备的神情,道:“那麻烦你带我去看看他吧。”

    他却不理会我的话,径自道:“夏姑娘,过一会儿我自会带你去看他,但是眼下,我想先和你谈一谈。”

    我抬头,狐疑地看着他,道:“邵大人,我们一没有感情过往二没有财务纠纷,甚至才见过寥寥几次面。敢问一句,我们有什么可以谈的吗?”

    “自然,如夏姑娘所说,我们没有感情过往和财务纠纷,也只见过几次面,确实没什么好谈的。不过,眼下我是要和你谈一谈君不辞和这起案子的事情,”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我想,你和君不辞就算没有财务纠纷,也应该有感情过往罢。”

    我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抱起了身边的一颗枕头,道:“就算我和君不辞有感情过往,那又如何,这好像跟邵大人和案子没什么关系罢。”

    “昨日吸血蝙蝠去了你们那里,”他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似乎是想让我无所遁形,“而君不辞因为你,不仅没有抓到吸血蝙蝠,还受了伤。我们仔细筹谋数日,却在昨日因为你,功亏一篑。夏姑娘,这便跟你有关了罢,也跟我有关了罢?你最好能给我一个令我满意的解释,否则我就只能把你上交刑部了。如今君不辞受伤严重,又没有抓到凶手,自身难保,他更是保不了你的。”

    原来是来兴师问罪的。只是昨晚,邵云不在四合院,自然也没有看到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那吸血蝙蝠有高人相助,已今时不同往日了。就算没有我,君不辞也是一样打不过的。但是有一点邵云说得没错,我是吸血蝙蝠的终极目标,君不辞受伤,吸血蝙蝠逃逸,我都是难辞其咎的。

    只是,他要我给他一个满意的解释,我又不知道如何给。我昨日也才知道自己成了吸血蝙蝠眼中的“祭品”,但是又没有一个身为“祭品”的自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祭主”在何方,要找到他谈何容易?更别说,他背后还有一个墨衣高人做靠山,我们更是抓不到他的。

    我仔细端详了邵云的表情,斟酌道:“邵大人有此一言,那必是对这件事有些想法的,不如说来听听,邵大人想要的一个满意的答复是如何样的,需要我怎么做?”

    邵云看着我,忽然笑了:“夏姑娘,你果真聪明,这般头脑在宫中必能混得风生水起,只可惜姿色差了几分。”

    我:“……”

    从前爹爹也说过我头脑灵光,做生意或入宫才是能实现我生命意义的表现。可惜,我一介女子,做生意自然是不大方便的,又姿色差了几分,进宫更是不大可能的。

    “还请你切入正题,邵大人!”我咬牙切齿道。

    邵云也不再跟我废话,话题一转,道:“夏姑娘,你可知道这吸血蝙蝠的来历?”

    “君不辞没有告诉我,”我想了想,半真半假道,“那人怪里怪气的,爱吸人血,武艺高强,以前也没有听过他的这等名号,应该是武林中欲腾空而出的黑马罢。”

    君不辞之前确实没有告诉我那个红衣男子的来历,只不过他心中有一个可怕的猜想而已。

    “那夏姑娘可曾听说过,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九氤宫?”他反问我。

    我皱眉。当初县太爷和张娇娇的父亲也是这般说,只是被我在心底里给否定了。想了想,道:“自然是听说过的。莫非邵大人也认为那吸血蝙蝠就是前些年归顺九氤宫的那个?”

    “我想,君不辞可能没有告诉过你,但是他心里一定是有这番猜测的,”他悠悠地啜了口茶,道,“九氤宫宫主性情暴戾,出手阴辣,吸血蝙蝠也是如此。他们不问原因,杀人只看心情。而我派出去的探子打探到,九氤宫中,吸血蝙蝠确实不在宫内。”

    我心下一惊。若真是这样,那事情可真是棘手了。难怪君不辞昨日那般愁绪,原来是已经料到吸血蝙蝠真的有可能是九氤宫的那只。

    可是,关于“祭品”一说,我还是有些困惑的,便问道:“那邵大人可曾有听说过吸血蝙蝠的‘祭品’一说?”

    邵云一愣,也开始皱眉思考起来,然后道:“我却没有听过这一说。不过方才我也说了,魔头的性子不是好猜测的,他们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变化。你所说的‘祭品’一事,在他们之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夏姑娘,你为何有此一问?”

    当然,我是不会把我是吸血蝙蝠的终极目标说出来的,不然也许会被邵云当场掐死,只是道:“呃,昨日吸血蝙蝠说要拿阿珍当祭品,我便留心了。”

    邵云也不知是不是信了我的话,沉沉地看了我一会儿,道:“目前我们已经确定了吸血蝙蝠是九氤宫的人。九氤宫在江湖上乃邪教之首,连朝廷都要对之礼让三分,更不是我们一个小小的六扇门能惹得起的。但是吸血蝙蝠这件事情,关系到民心是否涣散,皇上都亲临了刑部。刑部侍郎将这件事交代给了我们四个人,只是……”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更沉。我暗自猜测,大概是因为另外两位名捕临时脱逃,把任务丢给邵云和君不辞的事情。

    他接着又道:“这是我们的责任,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调查清楚这件案子是不是九氤宫的人所为。如果是,那我便会上报刑部,想必皇上自会有另外的打算。而如果不是,这吸血蝙蝠我们是一定要抓到的。”

    隐隐约约中,他看我的眼神带着一丝期盼和热烈。我脑子一轰,好像突然明白了些什么,不可置信地,哆哆嗦嗦地指着我自己,问道:“你,你是想,你是想让我混进九氤宫去打探吸血蝙蝠的底细?”

    “姑娘果真聪明,”他笑道,“我打探到近日九氤宫中,白虎将军在为九氤宫宫主招纳新的侍妾,你是女子,可以趁此混进去。”

    聪明你特么的个大头鬼啊啊啊!我抓狂地看着他,差点没有癫狂掉,怒道:“邵大人,你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万一真的是那只吸血蝙蝠,他可是见过我的,我又没武功,那不是得被他给吸干了?”

    邵云果真是朝廷中混出来的人精,一句话就拿捏住了我的七寸,道:“夏姑娘,君不辞如今的毒还无法可解。你就算不是为了案子,也总要为了你的旧情人去求解药的。”

    我颓然。是啊,他说得没错,君不辞如今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都是因为我,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给他求药。

    邵云起身走到衣柜处,拿了一套艳丽的衣服给我,道:“我会请最好的上妆师来为你上妆,衣服我已经去买好了。夏姑娘,既然我们已经达成了一致的意见,那么现在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你在九氤宫中寻药,打探消息时如果有需要,可以凭此物,放出消息,我会尽力赶去救你的。”他又从袖口拿出一个细小的纸筒一般的东西。

    我接过衣服和纸筒,拿着那个纸筒在手中把玩了一番,问道:“邵大人,这个要怎么用的?”

    “点燃它即可,只是不要让其他人发现,”他提醒我道,“你在九氤宫中,行事一定要当心。九氤宫的人奸诈狡猾,十分多疑,不是你所能揣测的。不过依夏姑娘的聪明才智,我想应该同样适用于九氤宫。”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