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美人妆

    更新时间:2016-06-26 11:05:43本章字数:3381字

    他达成目的后,便带我去了君不辞所在的另一间房里。走到门口时,我想起了些什么,连忙拉住了他的袖子,轻声道:“我还是不进去了。君不辞虽然眼睛闭着,神智也许是清醒的。我一会儿进去,万一漏了馅,会让他担心的。”

    邵云挑眉,道:“夏姑娘果真与君不辞情深义重,连这都考虑到了。”

    我老脸一涨,支支吾吾地道:“邵大人就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会儿吧,我看他一会儿就好。”

    邵云点点头,站到一边,倚在墙上,很有风度地把头转向别处。

    我踮起脚尖,在门口将将望了他几眼,心里堵得慌。不管此行是否凶险,我都是要去一遭的,替他解毒要紧。他面色惨白的模样,实在让我看了心头难受。

    好一会儿,我才把眼睛从他身上移开,对着邵云勉强笑了笑,道:“邵大人,带我去上妆罢。”

    邵云瞥了里头一眼,道:“你真的不进去看他一看?”

    我摇摇头,苦笑道:“他精得很,我怕瞒不过他,到时候又要惹出什么事端,还不如就此打住。”

    又回到原来的房间时,上妆师已经拿着些胭脂水粉在那里等上了。我瞧过去,差点掉了一地的下巴。

    本以为这上妆师么,应该是个娇小可人的女子,却不料是个妖里妖气的男子。他长得不算出色,但是看起来却有几分女子的气质。

    眼下,他穿着一身薄纱,手里拿着眉笔和几盒胭脂水粉,正对着梳妆镜在对着自己打扮。不过不可否认,他虽是个男子,这上妆倒是细致又精巧。

    我走了过去,凑到他身边看他化妆,道:“这位小哥,你这妆倒是画得好看,能不能给我也画一画。”

    他手中的眉笔一顿,视线瞥过来时,眼神里满是惊喜,然后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欢喜地捧着我的脸看上看下的,道:“我就喜欢对着你这种相貌平凡的女子上妆,这才能体现出我的水平。”

    我:“……”

    外面的邵云轻咳了一声,道:“我先出去等候,你们慢慢来。”说完,便把门关上,也不知去了何处。我暗暗猜测,他应该是去找之前那位大小姐了。

    上妆师小哥把我摁到椅子上,仔细地看着镜子里我的五官,眉笔和手在我的脸上比划了一番,然后喃喃自语道:“你这般的五官,为什么不上妆呢?”

    我叹了一口气,道:“像干我们这行的,每天左右去奔波,抓鸡捉狗的,时不时还会摔到臭水沟里,哪里有功夫去管自己妆容如何?再说了,我那点微薄的薪水,连吃饭交租都是问题,哪有闲钱去买胭脂水粉?”

    他十分诧异,问道:“姑娘,敢问你是那家狗肉羊头煲的店主的女儿吗?你爹这么有钱,怎么杀狗捉鸡这种事情还要你去做?”

    我:“……”

    沉默了一会儿,我也没好意思说我是衙门里的堂堂夏捕快,便扯开话题道:“不管这些了,你先给我上妆罢。”

    小哥倒是十分熟练地抄着家伙开始上手了,一边画一边跟我闲磕牙,道:“姑娘,你这五官生得都好看,就是组合在一起时变得黯淡了些。不过你不用心急,今日你碰上了我,我一定给你画得跟天上的仙子一般。”

    我的五官生得肯定是端正的,就是我娘亲怀我时爱吃糖,五官被糖给腻歪掉了。我爹爹曾经是江湖上叱咤风云的美男子,而我娘亲则是名动江南的闺阁小姐,是当年的江南第一美人,比起如今的那个什么花香香可好得多了去了。

    我乖乖地坐在那里让他给我上妆,心情还是有点激动的。之前虽说在丞相府,我的待遇是小姐待遇,却也没有什么场合是让我能上个妆的。妆虽然平时也可以上,但是我跟君不辞每日都玩这玩那的,说不准没出门就花了,便一直没有画过。

    后来君不辞进了六扇门,连陪我玩的时间都没有。俗话说得好,女为悦己者容。看我的人都没有,我还画什么妆?画了还得洗掉,想想我就觉得麻烦至极。

    这还是我第一次,那么隆重地请了上好的上妆师来给我上妆。虽然,虽然情势不太对头,也虽然第一次上妆是给九氤宫的那个老头子宫主看的,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

    等哪天我把药弄回来了,君不辞也醒转过来了,我也要上个好看一点的妆给他看看。

    小哥画得很细心,所以画得时间很长,从眉毛到眼睛到鼻子再到嘴巴,上上下下都给我画了一番,还在我的两颊抹了一层淡淡的腮红。

    我惊愕地看着镜子里那个柳眉黛目,一点红唇透肌肤的美人,指了指自己,傻傻地问小哥:“小哥,这是我吗?我怎么感觉你给我换了张脸皮似的?”

    小哥吹了吹他的眉笔,挑眉道:“你这五官本就生得好看,皮肤也算好的,又遇到了我这么一流的上妆师,还不得变得美美的?”

    我瞪大眼睛看着镜子里的美人,道:“你这妆会花吗?”

    小哥眯眼想了想,道:“我习惯上粉都是让你的皮肤给吸收住的,胭脂水粉用的也不多,如果不沾上水,应该是能有几天不完全花的。”

    我听了简直要喜极而泣!我本来还担心万一到了九氤宫,那吸血蝙蝠认出了我,知道我自己送上门,把我吸干或是再拿我去当祭品怎么办。可是如今小哥给我上了个妆,连我自己都觉得不是自己了,那吸血蝙蝠又如何认得出来?

    只不过,这毕竟只是妆,不是易容术,维持的时间不长,短短几天时间内不完全花掉已经不错了。也不知,我能不能在短短几天之内拿到解药,要怎么拿。

    不过猛然地,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惊得我狂吼一声:“邵云,你给我死进来!”

    邵云原来一直在外面等着,眼下听见我狂躁的吼声,悠悠然地推门进来,道:“怎么了,夏姑娘,可是对妆容不满……”话还没说完,他看到我,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艳。

    我撇撇嘴,道:“你若是觉得好看,不如把这上妆的小哥包、养了,天天给你那大小姐上妆。”

    邵云:“……”

    小哥:“……”

    邵云轻咳几声,用眼神示意小哥出去。小哥也是个特别灵光的,立马就收拾了他的胭脂水粉出去了,也不知受了邵云的多少好处。

    门关上时,我雄赳赳气昂昂地大步走过去,揪住邵云的衣领怒道:“邵云,之前我忽略了一个问题,你可否再给我说一遍。那九氤宫的白虎将军是在给九氤宫的那个两百岁的老怪物找婢女,还是在找小妾?”

    邵云瞥了我一眼,没有计较我粗鲁的行为,只是淡淡道:“我觉得我已经说得够清楚明白了,九氤宫的宫主要的是小妾,不是婢女。”

    我的脑子一轰,崩溃地上窜下跳,怒道:“那万一那老怪物选中了我,要跟我河蟹口口圈圈叉叉怎么办?我夏糖虽然是个老姑娘,可是好歹还没有嫁人啊!”

    “夏姑娘莫要高估了自己,”他嗤笑,“江南美女何止无数?你虽然上了妆,确实美了几分,但是要跟那些江南美女比起来,还是要差上一截的。如今让你打扮一番,是为了让你混入初选罢了。若是九氤宫的宫主看不上江南女子中的几个,也会把她们留在九氤宫中做婢女,这你倒是不用担心的。”

    邵云这么一说,我倒是缓了口气,不过还是狐疑地说:“那万一他眼拙,我不幸被选中了呢,要怎么办?你也说了,我们现在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你总要给我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他轻飘飘地看过来,道:“夏姑娘聪明绝顶,这还不好自己想么?”

    我:“……”

    “到时候只能靠你自己了,我会在刑部那里尽量得拖上几个月,给你足够的时间。这期间,我也会替你照顾好君不辞的,”他皱眉深思道,“你一进九氤宫,突发事件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那九氤宫宫主性情暴戾,还请夏姑娘进去之后自己随机应变罢。”

    我当然知道他是要把我丢进去,然后只要我给他把消息拿来,我的死活就与他无关了。不过么,这消息我也不会轻易给他的。

    眼下自己碰上这种事情,我终于知道君不辞与邵云之间大概是一种什么关系了。的确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不错,但是两个人之间还是要互相防备,猜忌来,猜忌去的。

    我深吸一口气,道:“好吧,那你现在立刻就要把我送走?”

    邵云仔细打量我一番,道:“不早些把你送去,难道要等白虎将军寻到了许多比你好看的江南美女后再把你送去?以你这番姿色,那时跟那些女子对比一番,根本就没有机会挤进去了,还不如早些过去。”

    我一听,怒道:“你有什么好嫌弃我的?我就算再丑,那也比你好看,嘁!”

    邵云没有理会我的话,顾自道:“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你先换身衣服,我也要换身衣服。白虎将军如今在九氤宫之中,全世界各地都有美人往九氤宫送,不止江南女子。这丰临县离九氤宫虽远,但是快马加鞭,还是可以早些到的。”说完,他便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听得瞠目结舌。

    全世界各地都有美人往九氤宫送?他们都是在浪费国家资源啊!我一想到那些白腻腻,娇艳欲滴的美女就要被那个糟老头给糟蹋,我心里就是一阵赤果果是那个疼啊!特丫丫的还不如送来跟我女女算了,那起码能叫一个真爱。

    噫……话本实在不该多看了,自从入了腐门之后,我觉得我时时刻刻都有可能变成双的。

    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九氤宫在全世界的声名都是很大的。那么多人都想要讨好那个糟老头,只要得到那个糟老头的青睐,想必自身也会在江湖上的地位翻了一番。

    我一边换着衣服,一边打着哆嗦。如果此次能够平安无事地回来,那该是我上辈子烧了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