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朱雀白虎

    更新时间:2016-06-28 11:10:42本章字数:3365字

    我把手放在马背上擦了擦,琉璃马却嫌弃地甩了甩尾巴,走得离我远了几步。我怒道:“这可是你自己的屁!”

    邵云:“……”

    后来琉璃马自己走到一边吃草去了,我跟在邵云身后,心情十分愤怒,忿忿道:“这马是什么名啊,这么猥琐恶心下流!公的还是母的?”

    邵云似笑非笑地瞥了我一眼,道:“这还不好猜?”

    我一愣,道:“公母和名字,这让我怎么猜?”

    他一派悠闲道:“我之前已经说了,君不辞这四年来没有与任何女人进行过接触,当然也包括母马。它,自然是公的。至于它的名,你真的猜不出来?”

    我用力地摇了摇头。

    “君糖,”说到这里,笑点莫名低的他又开始憋笑,“君不辞说,将来他能娶上你做娘子,他不要你生孩子,这琉璃马就当做你们的孩子。”

    我:“……”

    我知道邵云是在骗我,不过他没有恶意,只是想逗我笑一笑罢了。四年前君不辞曾经在我来红那日欢喜激动得不得了,说是我能给他生崽子了,又怎么会不要孩子。再说,这种私密性的话他又怎么会对邵云说?

    边想着,我的视线边往九氤宫扫去。

    九氤宫的宫门外有密密麻麻的人把守着,一系列的都穿着黑衣。我想起上次来救吸血蝙蝠的那个墨衣男子,是不是也是这护卫中的一个?

    邵云带我走过去时,被门口的人拦住。那个领头的人将叉子举在我们的胸前,一边打量我们一边问道:“你们可是来送美人进来的?”

    邵云颔首,把我从他的身后拽出来,道:“我们来自江南,这位就是我们家大人要给宫主献上的舞姬。”

    我在一旁听得嘴抽。我连唱个歌都五音不全,还舞姬?去抓鸡捉狗时在空中来两个大跳算吗?

    那人把叉子放了回去,道:“你们家大人是什么名号?”

    “我们家大人乃是西厂的那位公公。”他压低声音在那人耳边说道。

    那人才同意放行,道:“进去吧,进去后左拐,有一处亭台楼阁,白虎将军与其他美人都在那里。”

    邵云带我进去后,我的头脑飞快地转了起来。刚才若是我没听错,邵云说他家大人是西厂的那位公公?这话若是不经过思量,我也是不会觉得有异,只是会以为他在蒙骗那个守卫罢了。

    想到这里,我把接下来的想法烂在了肚子里,没有问出口。

    他左拐后,带我在刚才那个守卫说的亭台楼阁前站定。我见四周无人,只听得那座楼阁里传出来的莺莺燕燕的声音,心觉有异。

    邵云凑过来,将我的外衣扒开,扔到一边。

    我震惊万分,连忙捂住胸前,怒道:“你你你,你想干嘛?”

    “进去罢,必须穿成这样进去,不可以披外衣。接下来就是你的事情了,记得要好好伺候宫主,不要给大人丢脸。”他的声音很平静,眼神却很飘忽不定。

    他说了一番没头没脑的话,我却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们的周围虽然看起来没有人,却暗中有人盯梢,而且武功个个都不弱。

    我咬了咬唇,道:“那,那你会照顾好大人的罢?我不在他身边,你……”我还是很担心在客栈那里的君不辞的。

    他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照顾好大人是我的责任。夏糖,那我先走了,以后的路都靠你自己走了。”说罢,他转身离去,越走越远,没有回一次头。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恍惚之中,好像看到了六年前那样毅然决然离开我的爹爹。心中又出现了曾经出现过的那种很慌张的感觉,好像自己被抛弃在了这个地方。

    “将军,你真坏啊……嗯啊!”

    “将军,你怎么就顾着跟花香香一起玩啊,人家也要嘛……”

    亭台楼阁里突然出现的河蟹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我的眼里饱含深沉的泪水,颤巍巍地回头看了看那座楼阁。

    为什么我觉得被送到这里的女子跟娼妓一般,随意跟人河蟹口口的?明明说好了是给那个糟老头做的小妾,现在刚送进来就跟那个白虎将军圈圈叉叉。我忽然为我的前途感到迷茫和无措。

    叹了口气,迈着沉重的步伐,我走进了楼阁里头。

    楼阁里头比外头还要华丽。我环顾四周望去,那一盏盏点缀在琉璃墙头的水晶灯十分明亮,照得那铺着波斯地毯上大把撒着的珍珠美玉闪闪发光。

    最里面是那位白虎将军的酒池肉林,美女都赤身、裸体地环绕在他的周身,他也正压着一个美人,与之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下白日宣淫。

    那位正在被圈圈叉叉的美人十分美,比周围的任何一个美人都要美上几分。她的看起来皮肤白嫩光滑,肢体柔软地缠在白虎将军的身上,香汗从她的长发间流出来,十分撩人香薷。

    这还不是最撩人的,最撩人的是她醉生梦死的神情,低吟娇娥间,还时不时地伸出她的丁香小舌舔一舔嘴唇。

    那位美人,应该就是当前江南第一名妓,花香香了。果真是经验丰富的女子,这身肌肤皮囊被男人滋润得娇嫩无比,闪着诱人的光泽。

    我看得热血沸腾,忍不住猫着腰,凑进那堆美人之中去看上一看。那位白虎将军眼下正在关键时刻,其他美人有的看得脸红心跳,有的还在一旁努力伺候着白虎将军,愣是没有一个人发现我在明窥。

    噫……什么时候我的存在感变得这么低了?

    只见那白虎将军的两手突然握住了花香香的小蛮腰,眼见着就要哔——了,可是外头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暴动,随之甩来了一根血红的鞭子,直冲白虎将军的脑门。

    我混在美人堆里,迅速闪到一边保住小命。

    白虎将军也是个奇葩人物,感知到了危险,迅速抱着花香香飞至空中,拎着美人的两条大长腿,将美人倒挂空中,迅速地哔——

    我看得啧啧赞叹,差点没有拍手叫好。绝,真是绝妙啊!我还没有在话本中看到这样的姿势,眼下却是看了一场活灵活现的,真是大开眼界啊!

    我正赞叹着,一位穿着朱红色衣服的美人突然飞身而入,在空中甩出了水袖,将那条甩出的鞭子卷了回去,随即慢慢腾空落地。

    冷若冰霜。

    我看了看那位冰霜美人,又看了看那位将花香香推到一边悉悉索索穿着衣服的白虎将军,怎么看怎么觉得好像是娘子来捉相公与小贱人的奸情片段。

    白虎将军生得倒是好看,眉目星朗,五官立体冷硬,身强体壮,十分粗犷。他穿好衣服,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冰霜美人,邪邪地道:“娘子,你怎么来了?”

    我和一干美人惊掉了下巴。

    不,不会吧,这位美人真的是白虎将军这个豆腐渣的娘子?不——我在心中凄厉地尖叫:白虎将军,放开那朵高岭之花,让我来!

    冰霜美人似乎并没有在意刚才她看到的极污场景,冷冷地道:“宫主的女人,你也敢动?”

    白虎将军连忙嬉笑着摇头,十分狗腿子地凑了过去,道:“娘子,宫主哪会稀罕这些货色?我自然会在所有美人中挑出一批最好的呈上去。”

    冰霜美人的视线在此时瑟瑟发抖的花香香身上转了一圈,然后淡淡地别开头,不发一语地走出去了。

    白虎将军见他娘子出去,就屁颠屁颠地好言赔笑着跟出去了。我也悄悄跟过去,隐隐约约听到了他们的一些对话。

    白虎将军(赔罪):“娘子,你我成亲在即,你又不让我碰一下……”

    冰霜美人:“宫主随意指的婚,我也不奢望你能为我守身如玉。你有分寸便好,我们依然是各归各的,白虎将军。”

    白虎将军(一脸委屈):“娘子,那好歹我也是你未来的相公了,你怎的连一点醋都不吃?”

    冰霜美人:“……”

    我觉着那位白虎将军定是喜欢冰霜美人的,只是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不过依我的直觉来看,冰霜美人对白虎将军也是有几分意思的,只是太高冷,拉不下脸来。

    我在一旁发呆的时候,在我身后的那些美人就已经开始大吵大闹了,有的开始互相攀比。回头看去,还是以那花香香为首的一批美人在与另一批美人吵架。

    “喂,花香香,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不就是一个名气大的娼妓嘛!看来你这次进到九氤宫,是来伺候白虎将军的呀,一来就跟白虎将军勾搭上了……”

    “就是,就你一脸荡、妇样,宫主肯要你?呸!”

    花香香那一批人也不肯示弱。只听她闲闲地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千金小姐,会伺候男人吗?知道什么叫十八式吗?就你们这样的小雏,也来跟老娘争!”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女人们的战斗还在进行着,身为怪胎的我自觉地退后了一点,然后津津有味地看着她们吵架。

    原来这两批美人中,有一批是大江南北全国有名的名妓,另外一批则是貌美的民间女子和富家千金。简单的概括来说,是一批老处,和一批老荡的硝烟战争。

    唉,女人哪,真是个麻烦的生物。

    白虎将军很快就回来了,但是是臭着一张脸回来的,想必他那娘子又没搭理他。也是,哪个正常的女人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在跟别的女人圈圈叉叉会感到高兴的?火还来不及。

    他看到一堆女人在吵架,黑着脸吼了一声:“都给我闭嘴!否则,你们谁也别想过初选!”

    花香香梨花带雨地朝着白虎将军跑了过来,柔软的肢体贴到了他的身上,娇柔哭诉道:“将军,你看她们咄咄逼人的,就是嫉妒我伺候了将军一回!将军,你要为香香做主啊……”

    白虎将军刚才因为她而被心爱的娘子冷落了,本就心里暴躁着。眼下她又贴上来,他不耐烦地推开了她,力道大得把她推到了地上,怒道:“滚开!若不是你,朱雀又怎会不理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