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有一美人

    更新时间:2016-06-29 11:20:55本章字数:3373字

    花香香不可置信地看着刚才还对她百般热烈的情人现在如此翻脸无情,只能低低地在地上低泣着,想要博得白虎将军的一点同情。

    但是白虎将军并没有被她的这番楚楚可怜所吸引,而是眼神锐利地在一堆低头幸灾乐祸的女人中扫视了一眼,随后把视线落到了刚好在打哈欠的我身上。

    我的哈欠就这么硬生生地被他的眼神所掐断,然后我尴尬地对他笑了笑。

    他嫌恶地别开头,往我这里一指,道:“你,可以进入初选!”随后,又指了老处派中的一堆人,道:“你们,都可以进入初选!”

    老荡派中没有一个人是被白虎将军选中的,纷纷面面相觑。其中有一个人胆大包天地喊道:“白虎将军,为什么不选我们这里的女子?”

    白虎将军只是哼了一声,道:“宫主要的女人,必须是童身,岂是你们这帮娼妓可以鱼目混珠的?”

    我暗暗惊叹。靠之,白虎将军您果真是阅女无数,熟能生巧,连是不是老处都看得出来?我都穿得跟一个烟花女子一样了,这厮竟然还能看得出来!

    夜色降临。

    白虎将军把他选中的一帮女子带到了另一处宫殿,一边走,一边叮嘱我们道:“如今我就要带你们去宫主的寝殿,你们只能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不可以有任何动作。宫主看上你们其中的哪个了,自然会要你们今晚侍寝的。其余没被看上的,就留在宫中做个宫婢,自会有人替你们安排。”

    我心下一定,想着应该可以根据原计划实施了。因为刚才我看了一圈我们老处派的女人,有的艳丽,有的清纯,有的高贵,有的灵俏,都是十分难得见到的美人。我的妆虽然好看,但是琉璃马经过一天的奔波,略略有些花了,根本比不上那些美人的。

    只要做了婢女,我就有机会暗中打探吸血蝙蝠的事情了。邵云说给我留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我觉得应该是可以完成任务的,只是有几分担心君不辞罢了。

    白虎将军将我们带入了另一座碧绿色的琉璃宫。我却觉得这颜色不太吉祥,难怪这白虎将军不让那批老荡派来了,准得给这糟老头戴绿帽子,到时候就尴尬了。

    不过琉璃宫里面的布置倒是奇特,与外表大相径庭。里面的颜色是青中带着一丝墨色的丝线一般,而且结构十分简单。里头只摆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一个衣柜,再无其他。

    我们走进去后,只能站在门口的一块地方。白虎将军此时的表情也不如刚才的邪佞,也只是站在门口,低头恭敬道:“宫主,她们来了。”

    咦,白虎将军是在对谁说话?这空空荡荡的大宫殿里有人吗?我狐疑地瞥了瞥整个宫殿。

    根本无人回应白虎将军的话,他却弄得十分诡异,继续自说自话,道:“宫主,您难得说要选妃。这些都是属下精心挑选的美女,您可以一并收了。”

    我听得一阵恶寒。这糟老头还行不行啊,一次这么多个,会不会X尽人亡啊?

    白虎将军忽然诧异道:“一个?今夜要婚礼?您,看中了哪个?”

    我默默地往其余美人那里挤,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心里默念:不要看上我不要看上我不要看上我,否则糟老头就阳痿早谢秃顶……

    白虎将军突然回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我身边的那位女子。我松了一口气,心里正暗自窃喜,白虎将军却往这里走来,在我面前微微弯下腰,道:“夫人,请随我来。”

    我哆哆嗦嗦,震惊万分道:“你,你这是何意?难道,难道……”

    白虎将军抬头,耐心解释道:“夫人,宫主选中你做夫人,今晚就要与你拜堂成亲。”

    跟那个糟老头……

    我脆弱的小心肝承受不住那么巨大的冲击,一下子吓得头脑发晕。

    “夫人当心!”

    在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白虎将军传来的惊呼声。

    ……

    我揉着晕晕的脑袋醒来,支起身子看着眼前的景象,突然愣住了。

    怎么,怎么眼前一片红晕晕的,还到处贴满了倒喜字?难道,难道君不辞又要跟孟瑾年成婚了么?

    我迷茫地看着四周,刚起身就差点被绊倒,然后有一双手接住了我。

    我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东西绊住了我,低头看时,就见到了那一身鲜红的,里头镶着金线银线的喜袍。那尾端至胸口的金色凤凰,闪瞎了我的狗眼。

    喜服怎么会在我身上?啊……我突然想起来了,是白虎将军说我被那个糟老头选上了,然后要我今晚嫁给那个糟老头。那,那这凤冠霞帔……

    我的脑子一轰,老牙打着颤看着我的胳膊腰身,上面无一不显示着我确实嫁人了,嫁的还不是正常人,是一个糟老头。

    白虎将军那孽障,趁着我晕厥过去时,让我与糟老头拜堂了?!我,我要杀了他——

    我杀气腾腾地抬头就要起来,望进了一张脸,煞时满头怒气被凉水浇了个透彻。

    那人身着墨青浅衣,一缕墨发轻轻垂落至我的胸前,仿佛是一片青竹林里,那一片微微被风吹落的青桑。青桑轻轻飘至湖面,泛起层层涟漪。

    我傻乎乎地想,如果是我,我愿意做那湖面上的涟漪,只为触及他随意哪处的一点一滴,陪他轻轻漾起。

    果真浅淡,美色惑人。

    他不语,如墨砚中掉落在一汪清潭中的眸静静地看着我,然后将我横抱起,放到了喜床上。

    我的喉头情不自禁地滚动了一下,眼睛没肯离开他面容上的一寸肌理。

    他两手撑在我的两侧,慢慢俯下身来,高挺的鼻梁碰到了我的鼻尖。

    我瞪大了眼睛,喉咙中莫名觉得干渴难耐,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瓣。

    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漂亮眸子里的变化,浅浅一弯变成了深邃黯沉的波潭。

    然后,我的唇上蓦地一烫。我瞪大了眼睛,唇因为诧异而微微张开,什么东西却乘此机会钻进了我的嘴里。

    “唔……你……”

    我微微回过神,伸手想推开他,但是眼睛一触到他那双如墨砚中的一颗墨珠迷蒙韵朗的眸子,心头不知为何,猛地一烫,耳朵也快要被灼热的什么东西给烫伤。

    这种感觉曾经出现过。在六年前的扎染会上出现过,在三天前与君不辞同乘的马车上也出现过。

    莫名其妙的,像是感觉什么曾经东西被我丢掉的东西又回来了。

    他的舌尖也很烫,烫得我的心一阵酥酥麻麻的。我的眼里蒙上一层水雾,好像有一种从未出现过的灼热感燃烧着我,烧得我全身滚烫难受。

    他一直睁着他那双里头泛着点点清韵的眸子,好像故意要勾引我似的,迷人的紧。

    最后,他似乎满足了些,轻轻舔了舔我的舌尖,然后在上头不重不轻地咬了我一口,才离开了我的唇。

    “嘶——”我捂着嘴巴,瞪着他,含含糊糊地说:“你,你怎么咬我?”

    他的唇被我含得有些红肿,然后似有愣怔地轻轻用指尖触了触自己的唇瓣,唇畔微微勾起,漫天开出一个动人的浅笑。

    然后,我感觉我好像是喝醉了,完全沉醉在他的两颊深深陷下的梨涡之中。

    完了,这感觉有点像六年前,那个夜晚的江畔上,我第一次看见君不辞时候的场景。不,好像比那时候……还要烫人许多。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没有经过我的金头脑,我傻傻地问:“公子,你叫什么名?”

    他身形修长地站立在那里,仿若一空没有白透的青青梨花飘散空中,他是从那青梨花里头开出来的妖精。

    “凤肆桑。”他如是说。

    我傻傻地笑,“公子,你是妖精吗?”

    他微微一怔,声音低沉灼热,“是啊……”

    我支起身子去拉他的墨青衣袖,晕晕乎乎地道:“如果公子是妖精,那就只做夏糖一人的妖精可好?我,想独享你。”

    他眉目静浅,似有青青竹叶随风摇摆,韫韫笑道:“好。”

    这一切,简直跟一场梦一般。

    ……

    待我恢复神智,他的妖法失效时,我们已经躺在了喜床上,他伏在我的身上,双手抱着我的腰身轻轻摇曳。

    我瞬间老脸一辣,吓得差点魂飞魄散,颤颤巍巍地道:“你,你,你在干什么?”

    他用唇齿将我脖子上的兜绳解下,瞬间让我前面一凉。

    我尖叫一声,开始在被窝里如一只快要溺水的鸡一般扑腾起来,手忙脚乱地在里头钻来窜去,遮盖着我的前胸。

    他穿着青色单衣,单衣正敞开着,一片好看的肌理尽数展现在我的面前,手里拿着我的红色小兜兜,微微诧异地看着我。

    我把自己包在被窝里,只露出两只贼眉鼠眼,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胸膛上的抓痕和吻痕,然后咽了一口唾沫,十分不争气地把视线移了下去。

    八块……

    他顺着我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胸膛,随后清清洒洒地别开眼,将自己的单衣拉上,下床去了。

    我抓耳挠腮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看着那迷人性感的身段心里就一阵痒痒。身为老处的我十九年未开荤,难得看到这样一只大鲜肉在我面前,虽然也很想将他扑倒之口口圈圈叉叉,但是……

    现实不该是这样的!我也不是那么不理智的人!

    我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张嘴出了出声,问道:“桑,桑公子,你怎么会在这糟老头的寝殿里头?”

    他本来正在倒茶的修长如玉的手微微一顿,随后回头看我,墨珠般的眸子里似有困惑。

    我看着他,脑中灵光一闪,哆哆嗦嗦地说:“你,你不会是那个白虎将军为糟老头搜集来的男宠吧?”

    他生得如此好看,看起来正直清爽,又怎么可能与白虎将军一波同流合污?一定是那白虎将军寻来给糟老头享用的鲜肉!

    他一滞,手中的玉杯落了地,碎成几块。他看了看我,随后弯下身子去捡。捡的时候,我明显地看到他的手指一缩,有红色的血珠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