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美人师父

    更新时间:2016-06-30 11:23:17本章字数:3056字

    看到那样一副场面,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急了起来。也不管有没有穿衣服,直接掀了被子下床,跑过去蹲到他身边,拿起他受伤的手指就往嘴里塞。

    只是,不知为何,他的血异常的甜。我忍不住地一口又一口地舔着他流血受伤的地方。

    晕,晕乎乎的……

    含着他的手指,渐渐感觉到一阵燥热在身体里流窜。有些什么东西,控制不住就要钻出来!

    我眼神迷蒙地看着他,感受着他指尖冒出来的腥甜无比的血珠随着唾液一起划过喉咙,头也有些变得迷迷糊糊的。一边吮着他的指尖,一边轻轻抚上他如云锦般干净细腻的侧脸,喃喃自语:“公子,你真好看……”

    他清清淡淡地看着我,随后将我拉到他的怀里,好像要倾倒一般,抱着我在空中划过一圈又一圈。

    我趴在他的胸口,嘴角还有一点点他的血,忍不住轻轻吻上他的喉结。那种感觉,有一点刺激,有一点眩晕。

    他低头,唇畔触到我脖子上的那个月牙吊坠,细细地咬了咬我的那处肌肤。

    我双手双脚缠着他的腰身,把头搁在了他的肩上,头晕乎乎地附在他的耳边,道:“公子,我吃了你的血,头好晕啊!”

    “嗯?”他的唇畔轻轻逸出一个音。

    我往他的肩上蹭了蹭,喃喃道:“桑公子,你,你抱我去睡觉好不好?我们俩藏起来,别让那个糟老头子发现我们在偷情……”我神志不清地开始胡言乱语。

    他侧目,温凉的唇轻轻在我的耳垂上印了一个吻,浅浅笑道:“好。”

    后来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了一个穿着红肚兜,脖子上挂着一个银项圈,头上扎着一个冲天小辫,手里拿着一根红灿灿的糖葫芦的白嫩娃娃坐在那里很认真地吃着糖葫芦。

    那小娃娃好看得紧,一双大眼睛嵌在他巴掌大的小脸上。张开嘴,流着口水咬糖葫芦时,我看到他粉粉的牙龈上只长了两颗白白的小牙。

    我稀罕地走过去,将他给抱起来。他竟然也不认生,咯咯咯地笑着,软软糯糯地喊了我一声“娘亲”。

    我看着他的眼睛,甚是觉得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就,就像是从墨砚里掉到清潭里的两颗墨珠,里头倒映着我的身影。

    我戳了戳他白白嫩嫩的小脸蛋,打趣道:“若是我是你娘亲,你倒是跟我说说,你爹爹在哪里?”

    小娃娃张大嘴巴一笑,露出两颊边的两个梨涡,往一处一指。

    我顺着他手指着的方向看去,果真隐隐约约看到了一抹修长的身影。

    那抹身影身着墨青长衫,打着一把墨色的,上面印着的不知是梅花还是桃花图案的油纸伞,静立江畔,隐于朦胧青山。

    微风轻轻吹来,吹起他的一头墨发,仿佛是一片倾洒到宣纸上的青青梨花,淡淡竹叶,印下点点属于云畔和山水的孤寂。

    心中仿佛被什么东西揪紧,张了张嘴道:“桑公子……”

    在我喊他的时候,他手中的油纸伞猛地落地,慢慢回过身来看我。

    可是我还没看到他的侧脸,一阵风又吹来,将他化作一片片青梨花,随风飘散在湖泊中央,再也没有那抹清浅。

    “桑公子!”

    我惊叫着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片胸膛。而我,正恬不知耻地如一只八爪鱼一般挂在他的身上,他搂着我的腰,弯着身子抱了我一晚上。

    “桑,桑公子?”

    他的长长的睫毛扇了扇,缓缓睁开了眼。那双如墨珠一般的眸子,中间倒映的都是我一人。

    我尴尬地冲他笑了笑,问道:“桑公子睡得可好?”

    他不语,垂下眼睑,轻轻在我的脑袋上方蹭了蹭,又闭上了眼睛。

    他又睡着了?我十分纠结地躺在他怀里,尤其还是在这张糟老头睡过的喜塌上。昨天我们运气还算好的,光明正大地在糟老头里的房间里那啥,糟老头都没有回来。

    不过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那么好的运气。我轻轻推了推他,道:“桑公子,还是早些起来罢,万一那糟老头回来了,看见我们睡在一起怎么办?”

    他再次被我吵醒,眯着眸子看我,然后支起身子,一头墨发同他的青色单衣一起从他的肩头滑落,十分撩人。

    我震惊万分地看着面前的美色,窘迫地别开眼,结结巴巴地道:“桑,桑公子,你赶快穿一穿衣服罢。”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啊!

    他不但没有撩衣服,反而往我这里凑了过来,两手抱住我,在我的脖子上如蜻蜓点水般啄了两口。

    我僵了一下,这才看到他隔着那条月牙吊坠在亲我。我低头看了看那个吊坠,然后又看了看他,开玩笑道:“桑公子,这般光天化日之下不太好罢,回头我们可以再研究一下花香香说的十八式,眼下还是快穿好衣服躲一躲。”

    凤肆桑还是没有说话,又亲了亲我的侧脸,眼皮耷拉着,看起来很是困倦的样子。又一大早被我吵醒,应该现在还沉溺在半夜里的一片宁静之中。

    我发现他好像不是很爱说话,若不是我听他开口说过话,我就要以为他是个哑巴。

    不过他无论怎样都很好看,不论是他精神的样子,还是困倦的样子。他穿着衣服时,就像一支青竹,当然没有瘦成青竹那般;他脱掉衣服亲我时,看起来很像是一只撒娇的狐狸,呆呆萌萌。

    他眯着眸子似乎打了一个盹儿,然后在床上摸索着衣服,找到他那件墨青长衫后穿上,看起来十分听我话。

    我也手忙脚乱地开始穿起衣服,不过下床后,在衣柜里找来找去都没有一件女子衣服,只有床下昨夜被他扯掉的那件喜服。

    我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问道:“桑公子,我穿什么?”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床底下的那件喜服,眉目淡淡,“穿我的。”

    我一愣,然后回过神来,从衣柜里拿了一套男衣出来。只不过,衣柜里只有一套衣服,红底黑纹,里头镶着金线银线,料子柔软,我看着甚是眼熟。

    不过我应该是没见过这样的衣服,便也没有多想,解开来上蹿下跳地开始穿上。

    他下床洗漱完,正要开门时,我连忙拉住他的袖子,道:“桑公子,我们走窗吧!”

    他的眸子中带着点疑惑的神色。

    我眼巴巴地说:“不瞒你说,我来这九氤宫是有目的的,不是为了嫁给九氤宫宫主那个糟老头。你,你能不能帮帮我?”

    他清润的眸子中似乎闪过一丝什么,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我喜出望外。凤肆桑,这算是我的姘头——呸呸!走到窗边,打开窗子,我朝站在那里看我的他招了招手,道:“桑公子,你快过来!”

    他清清洒洒地走过来,低头牵住了我的手。

    手上传来的那种细腻的触觉……让我晃了晃神。好像,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人的手也是这般柔软干净,但是被我甩开丢掉了。

    我傻傻地张开双臂,道:“你抱我出去。”

    这宫殿的地势微微高,又是在二楼,我没有武功,所以没有办法下去。不过……

    凤肆桑已经抱起了我,正要往外跳。我连忙紧张地揪住他的衣服,干巴巴地道:“桑公子,你会武功的吧?”

    他微微点头。

    然后我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但是却十分舒服。他抱着我在空中旋转了好几圈,然后同我一起滚落在了沾着晨露的草地上。

    我被背后的草扎得不停地笑,胳膊勾着他的脖子与他一起在草地上滚来滚去的,一边叫着:“扎到我了,扎到我了,你快垫到我身下!”

    他很惯着我,每当我一喊,他就乖乖地自己躺在那扎人的草上,让我趴在他的身上捧着肚子大笑。

    一看到我笑,他的唇畔也会陷下两个深深的梨涡。我很安心地趴在他的身上,把头搁在他的肩上玩着他未束的墨发。

    他没有我的指示,也很配合地搂着我的腰,紧紧把我箍在他的身上,省得我会不小心掉到草地上,那些扎人的草再扎着我。

    眼下还早,又没人看到我们,我便好奇地腻在他的耳边问他道:“桑公子,你是白虎将军从哪里找来的啊?是直的还是弯的?”

    他很规矩地抱着我没有动,低沉好听的声音也附在我耳边,热气喷洒在我的耳垂上,我又觉得我的耳垂十分烫人了。听得他浅浅道:“皇城。”

    “是直的对不对?”我抬眼,笑嘻嘻地问他,“你是弯的也没关系,我可以试一试把你掰直哦!”

    他眉骨之上轻轻蹙起,清淡的声音加重了几分,“我欢喜女子。”

    莫名的,我松了一口气。见他老实巴交的,我轻轻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调戏道:“你欢喜女子,天底下那么多女子,那你都喜欢咯?”

    他微微摇头。

    我拔了一根草叼在嘴里咂了咂,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刚才他抱我下来的那个高度,突然眼前一亮,脑中瞬间想到了一个馊主意。

    凤肆桑正垂目看着身上的草屑发呆,突然就被我的一跪给吓得眸子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