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游灵附体

    更新时间:2016-05-18 16:26:45本章字数:2178字

    “来人哪,来人哪!”

    “玉良媳妇中邪了。”

    “来人哪,来人哪!”

    “玉良媳妇中邪了。”

    小半个彭庄村的男女老少,听到黑老二老婆的呼喊,一齐涌向玉良家。

    有人说:“掐合谷。”

    有人说:“掐人中。”

    还有人说:“掐膻中。”

    黑老二老婆、大警嫂子、彭玉梅等几个妇女,在身如僵尸的玉良媳妇身上,七手八脚地乱掐一通,玉良媳妇,仍然像僵尸一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面色青紫,嘴巴紧闭,呼吸极其微弱,好像死了一样;众人害怕玉良媳妇死了,十分恐慌。

    大警嫂子说:“快去看看,前院的润英回来没有。”

    彭玉梅说:“润英刚回来。”

    黑老二老婆说:“别在这里啰嗦了,快把润英叫过来吧。”

    我刚到家,母亲朱慧说:“玉良家中邪了,润英,你快去看看吧。”

    我熄灭摩托车,踢下支架,放好摩托车,来不及喝上一口水,迅速向后院玉良家走去,我母亲朱慧,跟着我去玉良家,当我刚刚走到玉良家的院门时。

    听见玉良媳妇说:“二叔来了,别掐了,我走,我走。”

    大警嫂子问:“你是谁的鬼怪游灵?”

    鬼怪的游灵借玉良媳妇的口气说:“我是大德。”

    大警嫂子说:“大德,你死得屈,也不能祸害乡邻哪!”

    大德的游灵说:“大娘,侄儿死得冤哪!”

    在玉良家里看热闹的人,看见我进来了,一边让路,一边呼喊道:“彭医生来了,大德,你赶快走吧。”

    我刚走到玉良媳妇床前,大德的游灵说:“二叔,别扎我,我走,我走。”

    我厉声喝斥道:“大德,你说走,为什么不走呢?”

    大德的游灵说:“二叔,你侄儿死得好冤哪!”

    我说:“大德,你死得再冤,也不能到处祸害乡邻哪!”

    大德的游灵说:“二叔,你替侄儿伸冤吧!”

    我说:“大德,你如果真冤,就找冯县长讲理去,别在玉良家胡闹。”

    玉良媳妇的呼吸,稍微平稳了一些,就是清醒不过来,大德的游灵仍然控制着玉良媳妇的意志,我伸出双手,一手掐玉良媳妇的人中、一手掐合谷。

    大德的游灵借玉良家之口,不住地喊道:“二叔,别掐了,我走,我走。”

    我说:“大德,你光说走,为什么不离开玉良家的身体呢?”

    大德的游灵说:“二叔,你让我到哪里去呀?”

    我骂道:“放你娘的狗屁,赶快给我滚开,你赶快回到阴曹地府去。”

    我骂完以后,游灵不敢说话了,就是赖着不走;我见用手掐人中、合谷效果不好,便掏出银针。

    我刚抽出来一根银针,听到大德的游灵说:“二叔,别扎了,我走了。”

    我停下来,仔细观察玉良家,隐隐看见大德的游灵从玉良家的体内,飘了出来,大德游灵的模样,和大德死前的形像一模一样。

    我说:“大家闪开,让大德的游灵出去。”

    乡亲们自觉地闪开了一条路,大德的游灵,若隐若现地飘出了玉良家。我回头看看玉良媳妇,发现玉良媳妇气色恢复正常了。

    玉良媳妇睁开眼,深吸了几口气,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玉良媳妇奇怪地问道:“二叔,怎么这么多人呢?”

    众人不敢实言相告,我也不便说明,刚才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我问:“侄媳妇,你刚才怎么了?”

    玉良媳妇说:“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在屋里坐着,忽然看见大德哥过来了,我猛然一惊,就昏倒了。”

    我问:“谁先发现玉良家倒在地上呢?”

    玉良家对门邻居黑老二老婆说:“二弟,我正在院里洗衣裳,听见玉良家惊叫一声,‘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我就知道玉良家又中邪了,就赶紧过来,玉良家果然倒在地上了。”

    玉良家恢复正常之后,众人陆续离开,我也和母亲一起回家了。

    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在毛主席‘破四旧,立新风,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影响之下,作为新一代青年,我怎么也不会相信有游灵、幽灵一说。

    我问:“妈,玉良家为什么老是中邪呢?”

    我妈说:“人都有灵魂,活人有灵魂,死人照样有灵魂。灵魂属于下山客的人,很容易中邪气,被鬼魂附体。”

    我说:“人就是人,怎么还有灵魂呢?”

    我妈说:“灵魂既能游离于人体之外,也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边,到处乱跑的灵魂,就是游灵。”

    我说:“妈,为什么那么多死鬼的游灵,见我去了,都吵着离开呢?”

    我妈说:“人的灵魂分好多种,有的是上山客,有的属于下山客,有的属于山下客;像玉良家就属于山下客,容易受到各种游灵的骚扰,成为死鬼游灵寄存的载体,游灵借她的嘴,就能说出来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来。”

    我半信半疑地说道:“不会吧。”

    我妈说:“你属于山上客,一般的游灵见到你,都得畏惧三分,所以,你七、八岁时,就能驱赶普通鬼魂的游灵了。”

    我说:“妈,这是迷信,千万不能到处瞎说,万一传到县里,说不定被批斗呢?”

    我妈说:“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游灵确实是存在的。”

    我和母亲自然而然地回顾起了玉良家的情况。

    玉良兄弟四人,他们的父亲妙哥早逝,老娘徐氏气瞎了眼,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老二玉印、老三玉良两人娶了媳妇,老大玉章、老四玉成没有娶上媳妇,一家人住在一个院子里,生气吵架,成了家常便饭。

    玉良家确实爱中邪,记得我七、八岁时,玉良媳妇嫁到彭庄来以后,经常与兄弟们生气,每次生气之后,都会中邪;玉良家嫁到彭庄,不知中多少次邪了。

    尽管当时我不到十岁,只要我到场,邪气很快溜走了,所以,玉良家每次中邪,都会叫我帮助她驱赶邪气。

    玉良家中邪,所中的游灵,不是大德一个人的游灵,村内死人的游灵,相当一部分附过玉良家之体,借玉良家之嘴说话,向活着的彭庄人倾诉种种委曲。

    活着的人也不容易,提起大德之死,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天大秘密!

    不知大德之死,隐藏着什么神秘,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