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游灵惨案

    更新时间:2016-05-18 22:53:05本章字数:2234字

    书接上回,活着的彭庄人日子过得好吗?

    四、五十年前,即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河南省豫东的商丘市民权县,是焦裕禄当县委书记的兰考县的东邻县,兰考、民权两个县,都是出了名的贫困县。

    话说1978年12月16日凌晨三点左右,坐在从西安开往徐州方向的368次列车上的几个人的游灵,与坐在从南京开往西宁的87次列车上的几个人的游灵,聚集到了一起,众游灵飘游到杨庄车站,悄悄商议起来。

    坐在87次列车上的朱雨游灵说:“咱们开个玩笑吧。”

    李丰的游灵说:“兄弟,开什么玩笑呢?”

    坐在368次列车上的岳周游灵说:“我是活得不耐烦了,要开就开个天大的玩笑。”

    众游灵说:“好、好、好,开个天大的玩笑。”

    张镇的游灵说:“开什么天大的玩笑,你说说看。”

    朱雨的游灵说:“从西安开往徐州方向的368次列车,应该在杨庄车站停车六分钟,让南京开往西宁的87次列车通过,咱们呢,分成两拨,一拨控制368次列车上的司机,不让它停车,让368次列车加速通过杨庄车站。”

    杜桂的游灵说:“一拨控制87次列车上司机,让它加速通过杨庄车站。”

    祁阳的游灵说:“这样一来,368次列车与87次列车,不就相撞了嘛!”

    李丰的游灵说:“我没见过两列火车相撞是什么样子,趁此机会见识一下,也不枉来世间一趟。”

    张镇的游灵说:“这样吧,坐在368次列车上的游灵,控制368次列车上的司机;坐在87次列车上的游灵,控制87次列车上的司机,让两列火车加速行驶,在杨庄车站相撞。”

    这几个死鬼的游灵,商议完后,算准了时间,分别回到两列火车上,飘进驾驶室,施了障眼法,拨慢了列车司机面前的钟表,让司机误认为离杨庄车站还有五分钟。

    话说大警哥、黑老二、白老三兄弟三人,与大警哥的大儿子大福,白老三的大儿子大德;彪大爷和他三个儿子桃哥、杏哥、梨哥;铿爷、锵爷兄弟,和他侄子锣鼓叔,还有保强哥;一行十多人,商量去到开封、郑州、洛阳、西安等地,贩卖农村织的棉布。

    因为特穷,想省钱,他们在民权县西边的野鸡岗火车站,偷偷上了一列向西行的货运火车,坐在了货车车厢之内,这节车厢装着许多巨大的钢板,十几个人坐到了钢板之间的缝隙里面。

    他们想,火车不在开封停,就在郑州停;即便不在郑州停,也会在洛阳、西安停,火车在哪个大城市停车,就在哪里下车卖布。

    当火车走到兰考县城旁边的杨庄车站时,停了下来,等待其他列车通过。当时,陇海铁路是单行线,东西方向的列车,必须停靠在沿途车站,才能错开车,让一方通过之后,另一方向的火车,才能安全通过。

    年龄最小的锣鼓叔,当时有二十六、七岁,一是因为尿急,二是不该受伤。

    锣鼓说:“我下车撒泡尿,你们去不去?”

    白老三说:“锣鼓叔,想尿,就在车上尿呗。”

    锣鼓说:“不行,尿在车上太臊气,我在车上尿不出来,非下车尿不行。”

    桃哥说:“锣鼓叔,就你不跟人家喝一个井里的水。”

    锣鼓一个人下了货车车厢,站在货车旁边的柏树下,尿了起来。

    锣鼓说:“我就不跟你们几个死鬼,喝一个井里的水。”

    大警哥、黑老二、白老三、大福、大德、彪大爷、桃哥、杏哥、梨哥、保强哥几个人说:“锣鼓,万一火车开了,你就上不来了。”

    锣鼓说:“我才不跟你们几个死鬼上四川呢。”

    我们那个地方说上四川,是指上四川鬼城丰都之意,就是死亡的代名词。

    368次列车、87次列车,两列列车上的多数旅客昏昏入熟,丝毫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几个惹事的游灵,却提前下车,到杨庄车站,观看两列火车相撞的惊险场面。

    一对新婚夫妇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在睡梦中露出了甜蜜的微笑;两个生龙活虎的两、三岁孩子,上车后一直在妈妈怀里打闹、撒娇;回家探亲的旅客归心似箭,出差的旅客想早点到达目的地,谁也没有意识到死神步步在逼近。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本来应该在杨庄车站停车的368次列车,却因为两个司机打盹,错失了减速停车的机会,368次列车以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冲过杨庄站台。

    凌晨3时许,对面开来的87次列车上的司机,发现相向而来的368次列车在同一车道上向前冲来,一边变换轨道,一边按响了汽笛,提醒对方列车的司机,凄厉的汽笛声打破了夜空的宁静,可是,为时已晚,368次列车上有司机,紧急制动已经来不及了;从南京至西宁的87次列车呼啸而过,87次列车头部躲了过去。

    随着一声震天的巨响,368次列车拦腰撞在了87次列车的第6节车厢上;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87次列车的第7、8、9、10节车厢,在十几秒钟之内相继与368次列车的机车相撞。

    巨大的冲击力使几节相撞的车厢与列车主体断开,滚落在道轨外面,长龙似的火车车厢像麻花一样扭曲在道轨几米开外,行李架上指头粗的铁条折成了一段一段的,火车地板残片横飞,车上旅客东倒西歪、哭爹叫娘、血肉横飞……

    火车相撞的巨响瞬间传遍了方圆几十里,大地不住地颤动;沿线的群众误以为发生了地震,抱着被子,衣冠不整,来不及穿衣服夺门而出。

    豫东平原在惊愕中屏住了呼吸,清醒过来之后的当地老百姓,不约而同地把惊恐的目光投向了杨庄车站的方向,一种不祥之兆涌上心头。

    根本来不及反应,被撞击的87次列车的许多乘客就倒在了血泊中,哭声、喊叫声此起彼伏,杨庄车站顿时变成了人间地狱,一些人在睡梦中,生命之花在这一瞬间凋零了。

    锣鼓、桃哥、杏哥等人话没落地,科军看见一列从西向东开的列车,快速驶进了杨庄车站,撞到了一列由东向西开的火车上,发出的巨大撞击声,震天动地,相撞的两列火车一边向前冲刺,甩出了轨道。

    不知杨庄事故伤亡如何,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