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鬼市

    更新时间:2016-05-19 09:18:38本章字数:2104字

    书接上回,大警哥、黑老二、白老三、大福等人乘坐的那节货车受到冲击,货车车厢之内的钢板,轰然倒了下来,将货车上的大警哥、黑老二、白老三、大福、大德、彪大爷、桃哥、杏哥、梨哥、铿爷、锵爷、保强哥等人,全部挤压在了巨大的钢板之下。

    中国铁路史上最大的一次重大事故发生了,震惊了党中央、政务院;党中央、政务院迅速作出指示,积极营救,妥善处理。

    当地群众闻迅赶来,自发地营救伤员,解放军驻兰考某部火速赶到,实施警戒、救援,社会各界在最快的时间内,组织力量赶赴现场,参加救援。

    彪大爷、桃哥、杏哥、梨哥、铿爷、锵爷等六人受伤严重,伤及了要害,命在旦夕,一小时后,救援人员将众人转到开封铁路医院,彪大爷、桃哥、杏哥、梨哥、铿爷、锵爷等六人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受伤较轻的大警哥、黑老二、白老三、大德四人都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没活几年,相继去世,保强哥伤了腰,虽然留下了腰痛的后遗症,仍然健在,大福伤及肺部,留下了肺病的后遗症;只有锣鼓叔一个人下了货车,幸免于难。

    锣鼓叔是这场灾难的极少数目击者、幸存者;锣鼓叔亲历了这场巨大灾难,每当提起这场灾难,总是心有余悸。

    当彪大爷、桃哥、杏哥、梨哥、铿爷、锵爷等六人的棺材,停到了民权县白云镇(当时是尹店乡)彭庄村北场时,全村的大人小孩无不惊骇,少年的我,看到这悲惨的六口棺材,晚上根本不敢出门,担心他们的游灵跟着我。

    哪时,我每逢走夜路时,就感到身后有鬼魂跟着,听到自己的脚步发出的踢踏、踢踏、踢踏的声音时,总觉得是他们的游灵跟着我;我的脊背一阵阵发凉,学了毛骨悚然的成语时,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特别害怕的感受了。

    每次我一个人走夜路时,都会拉着一根树枝,一来可防鬼魂跟的太近,二来能消除走路时发出的踢踏、踢踏、踢踏的声音,直到长大,当了医生以后,也没有改掉这种夜间走路的习惯。

    当时只知道我村的这几个人的情况,不敢问、也没有人敢说,死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

    由于历史原因,杨庄事故没有向社会公布,封闭消息,不让广泛传播;因为通讯设备、互联网,不像现在这样发达,不像现在透明;彪大爷、桃哥、杏哥等人的死因,成了不为人知的历史秘密。

    直到二十五后,这桩尘封的档案,才被公开;一个偏僻小站,一起罕见的特大火车相撞事故,一百多名乘客、还有我村的六名陪葬者,魂断兰考县杨庄车站。

    后来,从互联网上得知,那次杨庄火车相撞事故的大概情况;1978年12月16日凌晨三点,在河南省兰考县杨庄车站,发生的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从西安开往徐州方向的368次列车,与从南京开往西宁的87次列车发生相撞,造成伤亡324人,其中死亡106人,重伤47人,轻伤171人,中断行车9小时3分,直接经济损失55.4万元。

    二十世纪之前,我不敢相信游灵之事,不敢去追寻杨庄车站的那场灾难。

    后来一个偶然的因素,才知道杨庄事故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两列火车上的该死鬼之游灵造成的。

    因为母亲朱慧说我的游灵,属于山上客;自己也感觉到对灵异之事特别敏感。

    我八、九岁时,母亲带我去姥姥家,在大舅家住了一夜;次日凌晨,大舅朱令堂起早,去十几里外的龙虎寺赶集卖菜,我吵着跟大舅去赶集,大舅不让去;我尽管生气,也无可奈何。

    大舅推着独轮车,车上装满了自家种的各种青菜,我的游灵悄悄游出躯体,跟着大舅赶集去了。

    出了小浑子,向西经过一片盐碱地,走了没多远,看到一群人拦住了我大舅,争着买大舅的青菜。

    我大舅说,刚出门没多远,离龙虎寺还远着呢,怎么感觉到了集上呢?

    我大舅心想,去龙虎寺是为了卖菜,既然这里赶集的人不少,就在这里卖吧。

    我的游灵放眼望去,看见路两旁,有很多摆摊卖东西的,如同闹市一样,赶集的人比肩接踵、往来穿梭;我看见哪些赶集的人,走路不同常人,好像他们会漂移似的,一会飘到这里,一会飘到那里,我的游灵感到,他们不是人,而是鬼魂作祟。

    我的游灵上前给大舅提醒,大舅好像听不见我的游灵说话似的,对我的警告,置若罔闻,不理不睬。

    我的游灵自我笑了,原来我是游灵,即使说话,大舅也听不见,我索性不管大舅了。

    众人争着买大舅的菜,买了菜之后,一个个规规矩矩地交钱,一大一会,大舅的一大车菜全部卖完了。

    正当大舅高兴地数着一大把钞票时,听见周围几个村庄上,雄鸡高唱,东方的天空泛出了红霞,逐渐露出了晨曦;同村人付传凯去龙虎寺赶集,也路过这块盐碱地,看见大舅的菜,摆了一地,大舅手里拿着一把给死人烧的纸钱。

    付传凯吃惊地问道:“令堂,你为什么将菜摆了一地呢?”

    我大舅朱令堂说:“传凯,你别去龙虎寺赶集了,在这儿卖吧,你看,我的菜一会卖完了,比往日多卖了几十块钱哪!”

    此时,大舅沉浸在喜悦之中,根本没有发现哪些赶集的人,早就散去了。

    付传凯说:“令堂,看看你手里拿的是啥。”

    我大舅说:“我手里拿的是钱哪。”

    付传凯说:“令堂,好好看看,你手里拿的是钱吗?”

    我大舅如梦方醒,仔细一看,手里拿的是烧纸,楞楞怔怔地说道:“传凯,难道说我遇到鬼市了。”

    付传凯说:“这里别说人了,连一个鬼影也没有,快点收拾你的菜,咱们一块赶集去吧。”

    付传凯帮着我大舅将青菜,一堆一堆收拾起来,装上独轮车,二人结伴,同去龙虎寺赶集去了,我的游灵看见大舅有了同伴,便提前回到体内,向母亲报告大舅买菜遇到鬼市了。

    不知母亲是否相信,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