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白日见鬼

    更新时间:2016-05-19 11:26:49本章字数:2082字

    书接上回,我母亲说:“你一直睡在大舅家里,怎么会跟着大舅赶集呢?”

    我说:“妈,你要是不相信,等大舅回来喽,一问就知道了。”

    我母亲说:“世界上从来没有鬼,小孩子,可别瞎胡扯了。”

    我说:“妈,我亲眼所见,怎能有假呢?”

    我母亲说:“别痴人说梦了。”

    到了半晌午,大舅从龙虎寺赶集回来,一边大骂,一边忧虑地说:“今儿真倒霉,走到盐碱地,碰见鬼市了。”

    我说:“大舅,我对你说,哪些人是鬼,你怎么不理我呢?”

    大舅说:“润英,净瞎胡扯,你没有跟我去,怎么会跟我说话呢?”

    母亲说:“大哥,润英一起来对我说了,你遇到鬼市了。”

    大舅说:“润英,你怎么会知道哪些人是鬼呢?”

    母亲说:“大哥,你真遇到鬼市了?”

    大舅是村里的队长,不便宣扬迷信,含糊其词地说道:“瞎胡扯,哪有鬼市啊!”

    其实,我也不相信鬼神一说,更不相信世界上有鬼,但我相信:人有第六感官。人除了自身感官以外,能预先知道一些未来即将发生之事。

    我十岁那年,本村的几个人一起去杞县卖粮食;这里说的杞县,就是杞人忧天的那个杞县。

    同村的大个子彭三哥、我父亲彭德林、黑老二、白老三四人结伴,每人推了一独轮车粮食,前往七十多里外的杞县,我想同去,大人不让去,我的游灵,悄悄跟着众人出发了。

    走到半路,天色阴沉,天地好像融为一体,一片苍茫,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此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大家用塑料布盖好粮食,披上塑料布继续赶路,前方是一座陡峭的小桥,需要用尽全身力气推车,才能顺利过桥。

    正当走到半坡时,大个子彭三哥一连打了三个喷嚏,力气不免分散,独轮车一时失控,摇摇晃晃地翻在了路边,车上的粮食包散落下来。

    我的游灵隐隐约约地看见,一个若隐若现的鬼魂,悄悄用一束毛发捅了彭三哥的鼻孔后,彭三哥才打起了喷嚏;那个鬼魂看到彭三哥的小车翻了,暗自得意地走到小桥那面去了。

    看到大个子彭三哥的车翻了,我父亲、黑老二、白老三上了小桥后,停下来帮彭三哥将车抬了出来,将粮食装到车上,帮他推上了小桥。

    三个人笑着问:“大个子,你那么大力气,为什么翻车了?”

    大个子说:“正当我用力上桥时,一连打了三个嚏喷。”

    白老三调笑道:“那是弟妹想你了。”

    大个子彭三哥气得大骂道:“臭婆娘,早不想我,晚不想我,偏偏上坡时想我。”

    黑老二说:“弟妹眼睛看不清,想你也不讲时候。”

    我的游灵说:“彭三哥,你打嚏喷不是三嫂子想你,有个鬼魂捅了你的鼻子。”

    他们四个人好像没有听见我说话似的,没有一个人理我。

    四人正调笑时,突然看到前方一个人,头戴斗篷,身穿蓑衣,身材比平常人高两倍,不远不近地走在他们面前,只能看见那人后背,不知是什么模样。

    我的游灵却隐隐看见,哪个人的身体是虚无飘渺的,走路时,好像脚不着地,漂移前行的,我提醒他们,别跟着那个人走,可是他们一点都听我的提醒,我一急,大声喊道:“有鬼、有鬼、有鬼!”

    我母亲听到我呼喊,问道:“大白天,哪里有鬼呀?”

    我说:“爸爸他们几个人遇见鬼了。”

    母亲说:“你又没跟着他们去,你怎么遇到鬼魂了?”

    我说:“妈,我身上那个‘我’看见他们遇到鬼了。”

    母亲责怪说:“大白天,哪里有鬼呀,别瞎胡扯了,快看你的书去吧。”

    我一边看书,一边感觉到那个‘我’离开我的躯体走了,好像瞬间到了父亲他们身边。

    彭三哥、我父亲、黑老二、白老三四人下了小桥,前边一片茫然,因为路上有了积水,地面上都是湿辘辘的,分不清哪里地路,哪里是田地。

    前面那人也不走快,也不走慢,始终与他们四人保持五、六十米的距离,四人因为看不清路面,跟着那人往前走;走了半日,也没有找到一个小村庄,雨仍然淅淅沥沥地下,众人不停地往前赶路,似乎杞县在天边,永远走不到似的。

    正走之间,前边那人突然不见了,四人停下来,四处查看,寻找道路,四周一片白茫茫,天地融合,分不清东西南北,找不到道路了。

    我的游灵,提醒他们,向那里走,四人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他们四人走的太久了,又累、又渴、又饿,知道中了迷魂阵,商议停下来休息,不再往前走了。

    他们四人休息了半天,呆在漫地里,受凄风苦雨,实在不是滋味,正在愁眉不展之际,那人突然出现在前方,缓缓向前走。

    彭三哥、我父亲、黑老二、白老三四人,明知此人并不是人,只好跟着他向前走,走了半天,始终没有找到村镇,眼看天色黑了下来,四人商议,不跟着那人往前走了。

    四人将小车并了走来,揭开塑料布,四人半卧在车上,警惕地休息了一夜,次日天亮,雨停了。

    路上有行人出现了,一个人高喊道:“坟场里是人是鬼呀?”

    彭三哥、我父亲、黑老二、白老三四人听到有人喊叫,骤然清醒过来,睁开眼一看,果然在一大片坟地中央睡了一夜,看到一圈一圈的车辙印,才知道在坟场里整整转了一天。

    那人将他们领出了坟场,原来离坟场不到一里,便是一个大村庄。

    询问得知,原来此地是睢杞战役时,阵亡的国民党将士的墓地,或许是这些战争冤鬼,看上了车上的粮食吧。

    四人吃了饭,谢过领路人,继续向杞县而去,我的游灵,回归体内;我对此事半信半疑,好像自己做了一个梦,不知是真是假。

    等彭三哥、我父亲、黑老二、白老三四人回来,说起这事,四人吃惊了半天,问我怎么知道这事。

    我含糊其词地说:“想像而已。”

    不知他们是否知道我有游灵,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