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叫魂

    更新时间:2016-05-22 16:19:11本章字数:2055字

    书接上回,凡是有千里感应的人,大多是至亲骨肉,像大明、二明的情况,属于单卵双胎。

    单卵双胎者,二人性别相同,基因基本相同,长相极其相似,外人根本分辨不出来谁是老大,谁是老二;由于体内基因、抗体基本相同,所以,其中一人生病,或者有什么不适,另外一个人,或早或晚出现相似、甚至相同的情况,我称之为千里感应,或者说二人的游灵相通、相同。

    双卵双胎者,二人的性别不一样的多,相互之间,没有这种感应,不要说千里感应,即便是经常在一起,也不会出现相似的情况。

    因为他们是两个卵子分别受精而来,属于不同的人,染色体和基因,绝对不一样。而单卵双胎者,由同一个卵子受精发育而成,相当于将一个人分成了相同的两部分,所以二人有千里感应。

    后来,我又发现:近亲属、好朋友、甚至同事,一旦有了重大变故,尤其是人身伤害、生命受到威胁时,相当一部分人,都有预感,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出了什么问题而已。

    这种预感,大多以托梦的形式,显示出来;托梦形式,一般表达的相对准确一些;在梦中,大约知道,何人、何地、何时,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

    有的以身体不适、情绪不稳的形式体察出来;这种体察方式,相比托梦,模糊多了,只知道近来会出现什么情况,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问题。

    有的时候,也能预料到你的对手,可能更加得势,或者失败,或者出了重大变故。

    我对这种超常的反应,提出了假设、推断、求证、研究,通过长期研究、总结,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人是有灵性的动物,是能预感到某些事情发生的,就像通过动物出现的异常行为,能准确地预报出地质灾害一样。

    人类渐渐地远离了自然界,很少用自身的感官去感知外部世界了,人类对自然界的感知,越来越局限了,各种情报、信息,通过各种途径很容易得到,尤其是手机、互联网的普及,让人的自身感知能力,进一步退化了。

    不过,人类的预感,不但不会消失,还会进一步强化,‘游灵’便是人类感知世界的重要武器。

    我当医生之前,经常遇到,小孩子受到惊吓之后,要么是哭闹不止,要么是不吃、不喝、不玩,要么是无精打采,要么是中低烧不退。

    尤其是出现发烧的孩子,体温一直在38度左右,无论怎么治疗,就是断断续续发烧不退,我发现出现这种症状的孩子们,还有一个共同点:一是精神不好,委靡不振,眼睫毛成溜溜的、湿湿的,好像惧怕什么的样子。

    出现上述症状者,我们那个地方叫‘吓着了’,有的叫‘魂丢了’,魂怎么会丢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医生治疗‘丢魂’这种病,可谓是无能为力,你想啊,孩子本来就害怕看病,本来是受到惊吓引起的,再给孩子打针,孩子不是进一步受到惊吓吗?

    当地老百姓就会劝家长的家长,找会‘叫魂’的人,给孩子叫魂;小的时候,我也丢过魂,被一个孤寡大娘叫好了;小时候,看到别人给孩子‘叫魂’,习以为常,也没有关注过,到底怎么叫的,更没有想到‘叫魂’,真的能把孩子的魂叫回来。

    刚学医时,我错误地认为人不会丢魂,‘叫魂’是骗人的;当了医生以后,遇到‘丢了魂’的孩子,确实无能为力,怎么也治不好‘丢魂’孩子的病。

    我村有个孤寡大娘,会‘叫魂’,我便向她请教。

    这个孤寡大娘,是我叔伯大娘,娘家是当地出了名的中医郑家,娘家弟弟郑士温老先生是我乡卫生院的老中医,据说当过国民党军队的中医,解放后,回到乡镇卫生院当医生;郑先生成了当地著名的妇科医生,活到八十七、八岁还给大姑娘、小媳妇看病。

    郑医生的姐姐,我称之‘舅舅’;因为我也是医生,郑医生的女儿郑慧婷,便按郑大娘的关系,叫我表弟。

    老中医给人把脉时,总爱闭上眼睛品脉;郑医生晚年精力不济,常常是一边给人把脉,一边睡觉;有一次,有好几个妇女排队看病,郑医生足足给一个妇女把了一个多小时的脉,直到打起了呼噜,病人才知道郑老先生睡着了;听着有点可笑,其实,这也是一种‘失魂’行为。

    说起我的哪个会‘叫魂’的郑大娘,真是可怜人,不到二十岁嫁给兵大爷,两个人结婚没几天,兵大爷便被国民党抓壮丁抓走了,不知道战死在哪里了。

    郑大娘听说自己的男人战死了,又惊、又吓、又恨、又盼,她的魂灵,早已跟着兵大爷走了,她变成了精神失常之人,经常是喜怒无常,一会哭,一会尖叫,吓得孩子躲着她走。

    她几次欲再嫁,因为娘家是著名医生世家,为了图个‘好女不嫁二男’的好名声,哄她说,‘将来给你立一个贞节牌坊’;结果死了几十年,到现在也没有人给她立‘贞节牌坊’。

    兵大娘也属于‘丢魂’之人,她精神不太正常,我小的时候,不懂事,经常逗她玩,她也乐意跟我们一帮小孩子逗着我,有时给我们讲她们郑家行医的历史;当时,是家术传儿不传女,她娘家爹,为了她将来好生存,传授给她一点医术,她会配一个急救的灵丹妙药,比如孩子‘急惊风’了,癫痫发作了,跌打损伤了,小孩‘丢魂’了,附近的老百姓都找她医治。

    我向兵大娘学‘叫魂’,老人家太保守,始终不肯教给我,我逼得急了,她便装出一付鬼脸吓唬我,又是尖叫,又是哭喊地,我便放弃了向她学‘叫魂’。

    兵大娘死了以后,再遇到孩子丢魂,便找留成嫂子去叫魂,我仔细地观察了留成嫂子‘叫魂’的方法,总结出了经验。

    不知留成嫂子怎么给孩子叫魂,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