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水鬼作祟

    更新时间:2016-05-31 09:04:11本章字数:2079字

    书接上回,我看赵天师不肯实言相告,只好作罢,不再追问;权且将千里招魂驱鬼之事,放在一边,等待未来,自行解决。

    一九八七年夏天,浑子集西边的通惠渠,连续淹死了好几个在河里游泳的孩子,这些孩子年龄在七到十三岁之间;河里的水并不深,只有半米左右,淹死孩子的地方,河底比较平坦,并没有起伏不定的陷坑,河水最深的地方,不超过六十公分,即便是七岁的孩子,也不应该淹死呀。

    我甚为惊奇,亲自到淹死孩子的河段实地查看,与我同去的几个大人,跳到河里亲自探寻河底情况,往来探寻的上下几百米河段,均没有发现高低不平的陷坑,没有过深的地方;我更加吃惊了,按理说,不会淹死人。

    由于此河段处于两个乡镇的交界处,淹死孩子的事,没有报到乡镇政府,因此并没有在出事河段树立警示牌。

    离出事河段的较近的浑子集、刘庄、宋庄、小浑子等几个村庄的孩子,不听大人、老师的警告,不时有小孩结伴到淹死孩子的河段洗澡。

    我放心不下,因为给人看病,无法分身,不可能天天守在河边;我的游灵便自觉地担当起了此任务,每到上午十点到下午六点,便守卫在出事河段,一来观察出事原因,二来暗中保护洗澡的孩子。

    那天是星期六,孩子们不上学,下午两点左右,有五个十来岁的孩子,下河里洗澡了,我的游灵上前警告孩子们,别下河游泳,或许是五个孩子听不到我的游灵说话,看不见我的游灵存在,仍然下河洗澡了。

    五个孩子跳到河里,一边嘻笑,一边闹打,渐渐地游到河中间了,过了一段时间,我的游灵突然发现,河里有八个孩子,一边洗澡,一边泼水嘻闹;我的游灵高度警觉起来,仔细观看了那八个孩子,其中三个好像透明似的,若有若无、若隐若现,如同鬼魂幽灵一般。

    我的游灵惊叫了一声:“不好,有鬼。”

    我的本体,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有一个声音呼喊:“不好,有鬼。”

    我不由自主地随着叫了一声:“不好,有鬼。”

    在旁边的亲戚赵如意问:“二哥,哪里有鬼呀!”

    我说:“通惠渠里有鬼。”

    赵如意笑道:“二哥,你净瞎胡说,你坐在诊室看病,怎么知道通惠渠里有鬼呀?”

    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另外一个‘我’,在河边守护着洗澡的孩子们,没有对赵如意说出我的游灵之事。

    我安排好医院里的事,与赵如意等人一起,骑车到通惠渠出事河段,飞快地骑了过去。

    当我和赵如意、刘明、曹安四人到了出事河段时,已经有两人孩子,漂浮在水面上了,另外三人孩子在河水艰难地挣扎起来。

    我与赵如意、刘明、曹安四人看到情况万分危急,将自行车推倒在地,来不及脱去身上的衣服,迅速地跳到河里,将五个孩子救了出来。

    其中三个孩子没有淹住,现出惊惧的神色,一边喘着粗气死,一边哭叫不已。

    我和赵如意、刘明、曹安四人,两人一组,分别救治那两个被呛过去的孩子,让他们俯身,抬高孩子的腹部,头胸部稍低,一边拍打孩子的后背,一边按压腹部,那两个孩子吐出了许多水,把两个孩子翻过身来,按压人中、合谷、涌泉等穴位,两个孩子渐渐缓过气来,因为发现及时,得到及时抢救,没有生命之忧了。

    我的游灵得意地说:“若不是我及时向你报告,这几个孩子能得救吗?”

    我安慰另外一个‘我’说:“对,游灵侠,了不起!”

    我从的游灵告诉我:“那三个水鬼,正望着我们得意地狂笑呢!”

    我一边思索着游灵侠、水鬼之事,一边凝望着得救的孩子们,心潮澎湃,思绪不自觉地回到了我十二岁的时候,在彭庄村东大坑发生的惊魂的一幕。

    彭庄村东大坑,由于长年从里面取土,最深处达二十多米,而且比较陡峭,坑底高低不平,暗面深坑陷阱很多,整个坑平地面积可达五万多平方米。

    东大坑并不是长年积水,雨量小的年份,便会干涸,等到能承受住车辆行驶时,需要垫地基的人,便开始从坑里挖土了,坑里面有很多泥鳅,一些大人、小孩自发地在坑里挖泥鳅。

    尽管坑里没有水了,由于坑底不平,仍有一些地方积水,看着水不多,说不定哪里会有陷阱,即便是碗口大的水面,就能淹死人,这就是通常说的:干坑里也能淹死人。

    干坑里淹死人,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有其事。

    有一天,孩子们都去上学了,坑里没有孩子挖泥鳅,大人就不好意思挖泥鳅了,而我的游灵一直在东坑转悠,看到三个水鬼,扮做人样,装模作样地在坑里挖泥鳅。

    一个叫傻月的半大孩子,看到有人在东坑挖泥鳅,他也下坑在那三个水鬼旁边,挖起了泥鳅;傻月缺了个心眼,有点半傻,因为啥都学不会,就没有上学。

    傻月刚下到坑里面,一会不留神,便被一个水鬼绊了一跤,趴在地下,整个脸部,正好淹没到碗口大的一片水里面,那三个水鬼,按住傻月,傻月好像全身松软,无力挣扎……

    我的游灵,看到这一幕,惊叫了一声:“干坑里淹死人了,干坑里淹死人了。”

    我正在操场上课,听到身体人的潜意识呼喊,不由自主地喊道:“干坑里淹死人了,干坑里淹死人了。”

    体育老师、全班同学,以为我发了神经,置之一笑,没有人理会这事。

    此人,学生在上课,大人参加生产队劳动,谁会没有守在东坑呢?

    或许是我的游灵瞎胡闹,没有多加理会,谁会想到干坑里真能淹死人呢?

    等到中午放学时,我叫了几个同伴,向东坑跑去,主要是验证一下,我的游灵惊叫的是真是假;到了东坑,大人下班路过东坑,我看见坑里果然趴着一个人。

    我禁不住喊了一声:“干坑里淹死人了。”

    不知干坑里淹死人了没有,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