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关公显灵

    更新时间:2016-06-02 07:24:40本章字数:2107字

    书接上回,彭润英本人除了有些内向、怪异之外,没有什么特别本事,然而体内的游灵侠却神通广大,不但通晓过去之事,而且能预先知道即将发生之事。

    游灵侠能随时到达想去的任何地方,既能回到过去,也能穿越未来;上至浩瀚宇宙太空,下至地表之下、微观世界,无所不至!

    彭润英周围的人,并不知道彭润英体内有一个侠义心肠的游灵侠;尽管彭润英及其游灵侠,在外人看来是那么地不可思议,彭润英及其游灵侠仍然一如既往地、尽自己所能,暗中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过了几天,当地四邻各县城乡,到处传颂着一件稀罕事,随着这件事的广泛传播,将其传得越来越邪乎了,引起了当地不明真相群众的广泛关注,前去烧香朝拜者络绎不绝、人山人海。

    原来是睢县蓼堤某村路边一棵要杨树上,长出了一个关公头,其面容很像传说中的蜀汉五虎上将之首关羽,老百姓以为是关公显灵。

    不知道谁先发现了这棵杨树,不知道为什么迅速地、广泛地传播开了;此事传到彭润英耳中时,认为此事非常蹊跷,因为彭润英是无神论者,不会相信这种事的。

    由不得你不信,每天都有很多人在彭润英面前议论此事,但是,作为国家、人民培养的现代医生,怎么会相信关公在杨树上显灵呢?

    彭润英认真研读了关羽的一生,关羽(160-220年),本字长生,改字云长,河东解良(山西运城)人,寿命仅仅一个甲子,除了与刘备、张飞桃园三结义,信守承诺,忠心耿耿地效力于刘备之外,并没有对老百姓做出过特殊贡献;赖着荆州不还给东吴,最后丧命于东吴之手,身首异处;关羽活着时,自身尚且难保,死后,虽然被神化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也没有什么值得崇拜的。

    关公不是豫东人,与睢县没有任何关联,在贫困的豫东之地,借杨树显灵,必然不是真正的关公显灵。

    若是真关公显灵,要么在老家山西运城显灵,要么借名山大川之地显灵,才显得更加真实、更加威仪!

    睢县周边多个县的老百姓,慕名朝拜大杨树,大杨树所在地,一时间热闹起来,成日间烟雾缭绕,朝拜称颂者人山人海,比肩接踵,做生意的、唱小曲的、玩杂耍的、卖吃食的,多如牛毛;尤其是卖香火者,生意特别红火!

    给大杨树朝拜过的人,回来向人们传说、炫耀,进一步宣扬关公显圣的神秘经过,绘声绘色地说,大杨树上的关公长着赤红脸,与传说中的关公一般无二。

    彭润英想,大杨树上怎么会长关公脸呢?即使长了关公脸,也不可能长成红脸关公!大不了关公脸的颜色与大杨树的颜色一样,才符合科学道理。

    关公的赤红脸要么是其他精灵所变化,要么是有人暗地里用鲜艳的色彩描绘上去的,目的在于:煽动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崇尚迷信。

    作为医生,彭润英不会像普通老百姓一样,盲目地崇拜一个怪诞诡奇传说,即便是真正的关公显灵,也没有必要如此崇拜的。

    游灵侠见彭润英不相信传言,便悄悄游出体内,漂移到大杨树所在地。

    游灵侠围着大杨树转了几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大杨树上的关公脸,咋看咋不像心目中的关公;游灵侠凝望着关公脸,透过关公脸的表相,看到一个杨树精灵,露出一付得意忘形之态,一边得意的狞笑着,一边藐视哪些朝拜他的无知老百姓。

    游灵侠深入到朝拜的人群之中,悄悄巡视,隐隐约约看见几个小精灵,正在得意地嘲笑哪些盲目朝拜者;那几个小精灵是维护朝拜现场的,职责是暗中怂恿群众,相信迷信,朝拜假关公。

    杨树精灵所扮的假关公,发现了游灵侠,从杨树下来,假装到人群中转悠,当那个杨树精灵飘移到游灵侠身边时,游灵侠急忙闪避,杨树精灵担心游灵侠揭穿事实真相,一心驱赶游灵侠。

    游灵侠用心体察之后,看出了奥妙;担心敌不过杨树精灵,悄悄回归到彭润英的体内;杨树精灵看见游灵侠离开了,也不追赶,因为他清醒地知道:哪些被迷惑的老百姓,不可能相信彭润英的一面之词的!

    游灵侠将其所见所闻,以及自己的看法与见解,传达给了彭润英,彭润英想揭穿大杨树上的关公脸的真相,思虑再三,考虑到自己不是杨树精灵的对手,被迷惑的老百姓未必相信自己;一怕言多必失,担心迷信的老百姓不相信,招来民怨;二是担心惹恼了杨树精灵,招来横祸;三怕伤害了游灵侠,便不提这事。

    彭润英、游灵侠坚信,终有一天,当地政府会干预此事的,果不其然,朝拜假关公的迷信活动,愈演愈烈,将关公显灵之事,传到了大中城市,传到了各级行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勾引了广大市民的迷信心理,各级职员纷纷请假去关公显灵之地朝拜,严重地影响了各单位正常工作,引起了各级政府的高度关注,在政府的干预下,将大杨树刨掉,当着迷信的群众,揭穿了假关公显灵的真相,当场烧掉了关公脸。

    杨树精灵假扮关公显灵的真相被揭穿了,因为迷惑百姓之罪,受到了灵界相应的惩罚,被拘押起来,闭门思过去了。

    说起树精作祟,并非只此一桩,彭润英家就会五棵枣树精,作祟了几十年。

    提起枣树精作祟,还得从往事说起;当年,彭德林母亲张氏,生了一女彭小爱,八年后,怀孕之后,彭德林父亲彭永田便到马来西亚打铁山去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后来奶奶生下了彭德林。

    当时正值日本入侵中国,国家处于危难之际,没有家庭支柱的祖母张氏,带着一个九岁女孩、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男孩,生存之艰难,可想而知了。

    彭德林从小依赖母亲张氏,到了一九五七年,长大的彭德林娶了朱慧后,在院中栽了五棵枣树,从此枣树精便作祟了。

    不知枣树精如何作祟,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