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枣树精

    更新时间:2016-06-03 07:54:29本章字数:2107字

    书接上回,彭德林与朱慧结婚之后,并没有随着结婚转移了恋母情结,相反,彭德林的恋母情结依然很重;老太太张氏离不开儿子,恋子情结也很重;姑娘彭小爱嫁结了河北邢台人王丰山,王丰山在开封机床厂当工人,彭小爱随之当了工人。

    第二年,朱慧生了一子,取名转运,期望时来运转之意,五八年是国家最困难的时期,全国兴起了大炼钢铁,虚报粮食总产量的浮夸风。

    当时农村实行集体化生产,吃大锅饭;生产队没有更多粮食,按人头每人发放一个小红薯面黑馒头,领半碗稀粥,人人饿着肚皮下地干活;据说,当时的人为了吃饿肚子,将能吃的树叶、树皮、树根,各种能吃的青草,甚至草根用来充饥,到后来,能吃的树皮被扒光了,树便枯死了;能吃的野草吃完了,其他野草开始泛滥。

    在这生命危急的关头,在马来西亚打铁山(开采铁矿)的彭德林之父彭永田寄回来五百块银元,这批银元寄回来以后,他们的生活相比没有外援者强了不知多少倍。

    这些银元被老太太、彭小爱把持,朱慧认为,银元是公爹所寄,最起码也得儿女平分,事与愿违,她不但没有得到半数银元,连一块银元也没见过。

    转运断了奶,老太太便带他到开封住,彭德林时常在开封干点零活,家里只剩下朱慧一个人。

    那五棵枣树长到一把粗,(一把,即两手合拢,拇指与拇指相对,最长的中指与中指相对,围起来那么粗)渐渐有了灵气,朱慧一人在家,难免自言自语,有了灵气的几个枣树精,尤其是栽在堂屋门口的那两棵枣树精,天天怂恿朱慧讨要银元。

    每当老太太张氏回家,或者彭德林回家,朱慧便絮絮叨叨地念叨银元之事,老太太、彭德林母子一心,视朱慧为仇敌,彭德林便对朱慧大打出手,常常把朱慧打得头破血流;打完朱慧之后,他们母子便收拾行装去开封。

    朱慧娘家叔伯五个人,同辈兄弟六七个,朱慧每次挨了打,一是忍耐,二是回娘家哭诉,朱家数人到彭庄要给姑娘出气,老太太、彭德林母子去开封了,只好不了了之。

    有时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看到那么多朱家人寻事,老太太便向彭家老少爷们求救,彭庄是彭家大户,怎么肯看着外庄的人欺负彭家之人呢?

    彭庄的男女老少,都拿着种地的家伙,前来助阵,朱家爷们一看,只好作罢;然而彭德林更加嚣张,视朱慧如草芥,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朱慧如牛负重,不敢过度强要银元了。

    然而,朱慧并不是真正屈服,她之所以忍辱负重,一是为了期望得到属于她的一部分银元,二是为了等自己的孩子长大,为她报仇。

    六三年彭润英出生了,给朱慧带来了一线希望,重新增强了活下来的信心,然而她与婆婆、丈夫之间的争吵,仍然持续不断,每一次都是以她挨打结束,朱慧生活在非人的尴尬境地,然而她从来没有丧失生存下去的信念。

    老太太、彭小爱、彭德林母子三人,更加仇视朱慧,老太太怂恿彭小爱给儿子彭德林寻找新的对像,无巧不成书,竟然有一个南郊的女子刘翠,愿意嫁给结婚有两个儿子的彭德林。

    彭德林与刘翠见面,谈起了婚外恋,刘翠要求彭德林离婚;彭德林便回家逼迫朱慧离婚,朱慧宁死不愿离婚,招来彭德林几十顿打,因为娘家人无法给她报仇,她也不再回娘家诉苦了,朱慧成天对着枣树诉苦,枣树精仍然怂恿她与彭德林母亲继续做对,朱慧得到枣树精的鼓励,一边与彭德林母子做对,一边坚守阵地,坚决不离婚。

    彭德林与刘翠谈了两年,刘翠看到他离不了婚,只好带着身孕与别人结婚了。

    彭润英长到七、八岁时,他感觉身上还有一个游灵,当母亲朱慧在深夜念叨时,彭润英借助身上的游灵,便能清楚地听到母亲与人说话的声音。

    彭润英潜伏在门后面观看,没有人哪!悄悄走了出来看,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外面说话,仍然能听到有个声音同母亲说话,而且好像不止一个声音,好像是一男四女。

    彭润英仔细观察,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情况,便劝母亲回屋里休息。

    每到夜间,彭润英睡在枣树下,假装睡着,侦察何人与母亲说话;朱慧收拾好家务,安顿好女儿彭润芝,就坐在我床边念叨起来。

    彭润英的耳朵贴到靠近床边的那棵枣树上时,终于听清楚了,原来是枣树与母亲说话;一会是这个枣树说话,一会是房门口东边的枣树说话,一会儿是东南角那棵枣树说话;发出男声音的是门口正南那棵枣树说的,发出清脆声音的是弯腰枣树说的。

    彭润英想:发出男人声音的那棵枣树从来不结枣,为公枣树,弯腰枣树比较小,或许是少女枣树吧;门口相对的两棵结的枣,没有东南角那棵枣树结得多。

    彭润英又想:枣树为什么会说话呢?难道成精了不成?为了一探究竟,彭润英的游灵开始观察五棵枣树,到底他们是不是成精了,枣树上有没有精灵出来活动,经过长时间的观察,没有发现枣树上的精灵出现。

    彭润英想:或许是枣树太年青了,没有修炼成聚集精气的能力吧!

    彭润英发现,如果哪一年,枣树长得茂盛了,枣树怂恿母亲的话就多;这一年,母亲与奶奶、父亲、姑姑之间的战争,就会升级,这一年母亲挨的打也就多,

    相反,如果哪一年枣树上生虫了,或者干旱了,枣树上叶子稀少,枣叶发黄;或者雨量过大,枣树受淹,也会出现不旺盛的现象,枣树与母亲的交流就少很多;这一年,家庭争斗也随着少了很多。

    彭润英总结出来:母亲与奶奶、父亲的争斗与枣树密切相关,或者说母亲与奶奶、父亲之间的斗争,都是五个枣树精怂恿母亲的结果!

    不知枣树精为何会促使家庭争吵,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