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井鬼索命

    更新时间:2016-06-11 16:29:11本章字数:2152字

    书接上回,彭润英说:“我是润英,刚才那句话不是我说的。”

    彭运芝说:“妈,二哥中邪了。”

    游灵侠说:“润英没中邪。”

    彭润英说:“你别说话好不好。”

    游灵侠说:“我不说话,你说吧。”

    彭转运说:“妈,润英跟谁说话呢?”

    母亲朱慧说:“我也不知道润英跟谁说话,他总爱自己跟自己说话。”

    彭转运说:“莫非润英真的中邪了?”

    彭运芝说:“妈,二哥肯定是中邪了,请浑子集赵天师过来看看吧。”

    游灵侠说:“算了吧,润英没有中邪。”

    彭润芝说:“二哥,你没有中邪,应该说‘我’没有中邪,怎么还说润英没有中邪呢?”

    彭润英说:“刚才那句话,不是我说的?”

    彭润芝说:“这就怪了不是,不是你说的是谁说的,难道有人借你的嘴说话吗?”

    母亲朱慧说:“润芝,别理他了,你二哥总是神神叨叨,自言自语。”

    彭润英吃过饭,下床活动了一会,感觉体力充沛,就要去上班。

    母亲劝说了一阵子,警告道:“润英,在自家人面前,自言自语没有人见怪,千万别当面病人的面自言自语了,时间长了,人家以为你精神不正常。”

    彭润英说:“妈,我知道,以后小心就是了。”

    游灵侠惊诧地说:“润英,不好了,有人栽井了。”

    彭润英说:“游灵侠,我昏睡了二十多天,刚醒过来,精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你别一惊一乍地好不好?”

    没等游灵侠说话,听见外面高喊道:“快去救人吧,傻月她妈栽井了。”

    彭润英拉着哥哥彭转运、妹妹彭润芝朝外面跑去,彭庄村大半条街上的人,全都出来了,有的拿着大粗绳,有的拿着扁担,向出事的井边跑去。

    跑到井上,几十个人将那口井围了起来,彭玉良将粗绳绑到彭富强腰上,几个人拽着大绳,缓缓地松下,将彭富强送到井里救人。

    彭润英看到,井面上露出一双脚,说明栽井的傻月他妈,是头朝下栽到井里去的。

    彭富强的身体下到井水里,用另外一条绳子绑住那两条腿,等绑结实了,说声:“拉吧。”

    众人一起往上拉,一边拉彭富强出来,一边拉傻月她妈;彭富强上到井台上,傻月她妈的头部露出了水面,众人七手八脚,赶紧将她拉到井台上,傻月她妈的脸色苍白,口鼻向外流水,早已没有了呼吸,披散的长发向外渗水,经过一阵子控水、心肺复苏,仍然没有抢救过来。

    这口井是半个村子的吃水井,井口直径一米多,井壁是用蓝砖砌成的,水面离地面五、六米,水深也就一、二米,若能及早发现有人栽井,完全是可以救过来的。

    栽到这个井里死的,并非傻月她妈一个人;这口井断断续续吃了四个人,有人说是井鬼作祟,有的说是第一个投井的井鬼索命,具体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

    彭润英刚想到说不清楚,游灵侠不服气了,他说:“就是井鬼索命。”

    彭润英不便当着彭庄村的男女老少与游灵侠争辩,只好默认了。有人投井,井水脏了不说,而且还死了人,谁都不想再喝那口井里的水了,因为想到那井里的水就恶心反胃;幸好,彭庄村有十几个压水井了,人们便就近取压水井的水吃,那口井渐渐闲置起来了。

    吃别人家的水,总是不那么方便,后来压水井迅速普及,每家每户都打了压水井,将那口‘吃人’的井填平了,彻底根治了‘井吃人’!

    然而,我又错了,村里没有土井了,是不会吃人了;然而,豫东每年春夏都会发生干旱,严重影响小麦分蘖生长、扬花、灌浆,农田里的机井迅速普及,彭庄村大大小小的机井有十来口,而且分散于方圆几十平方公里范围内。

    水鬼便转移到机井之中,下地干活的人,渴了都到机井里打水,井口直径五、六十公分,如果栽进去人,没有大口井好捞,一是机井水位比较深,起码有十二米以上,二是井口小,在里面转身不方便;三是有效井水深,至少也有七、八米,究竟人在哪里,不好判断,下去施救者,不可能一到水里太深,因为机井里的水轧骨凉,谁也不敢下得太深喽!

    或许有人说我杞人忧天,话没落地,就听到有人高喊道:“救人哪!二炮他老婆栽井了。”

    游灵侠也没有意识到此人有人会投井,根本没有出去巡视,不曾提前预报,等到众人朝出事的机井跑去时,众人大眼瞪小眼,全都傻了!

    井里水面深达十二米不说,大家下地干活,都没有带大绳,即便到村里取绳,往返至少十五分钟以上。

    分析归分析,大家谁也没有闲着,一边派人到村里取大绳,一边把男人的衣服全部脱下来,结成粗绳,一边派年轻、体壮、矫健者下到井里面,先将二炮他老婆的口鼻拖出水面,免得二炮他老婆继续往肚里灌水。

    说得容易,做起来就难了,因为下到井里不久的大周,施开不开,二是机井没有地方瞪脚,用不上力气,三是井太深,里面空气不足,四是寒气太重,五是心中恐惧。

    大周哆哆嗦嗦地说:“不行,快把我拉上去,我受不了了。”

    您说麻烦不麻烦,衣服结的绳不够长,大绳又没有拿来,机井那么小,绝对不能再下去一个人了,如果再让人下去,二人错不开身体,三个人都得死到里面。

    这就叫老牦牛掉井里,有劲使不上!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游灵侠说:“大周别怕,坚强一点,绳子马上就拿过来了!”

    井上的人,只有干着急,男男女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纷纷脱掉裤子,将裤子结起来,先把大周救出来再说,二炮他老婆救不出来,不能再搭上大周一条命了!

    当众人结好裤子后,放到井里一试,还差一米多,游灵侠突然看见一个编织袋,提醒彭润英把编织袋取过来,将编织袋撕开,再对折一撕,搓合起来,结到衣服上,正好能让大周抓住,三、四个壮劳力把大周拉了出来。

    不知二炮他老婆性命如何,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