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一十六章 今夕往日 恩怨交织

    更新时间:2016-08-09 23:22:39本章字数:3134字

    一百一十六章 今夕往日 恩怨交织

    “烈焰滔天!”上官云岳丝毫没有留情,一上来便挥剑放出大招,只见玉衡姬徐徐转身,转动华丽的裙摆,万千花瓣飞涌而出,与烈焰交织在一起。

    “师傅!我来帮你!”古秋枫见蓝言跟项天江僵持在一起,急忙掏出乜龙刺冲了过去,可就在此时,一杆金枪突然在古秋枫眼前晃动,只见段鼎天挡在古秋枫面前,咬咬牙,举起金枪说道:“你的对手,是我哦。”

    “老曹!你怎么了?”另一旁,花小鬼跟曹刑天打在了一起,花小鬼不停的呼唤着曹刑天:“老曹,就为了这么个娘们儿,值得吗?”

    “给俺住口!”曹刑天怒斥道:“如此般美貌的神仙姐姐,岂能容你玷污,吃俺一拳!”曹刑天更加愤怒的加快了出拳的速度。

    “该死……”花小鬼咬咬牙,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己的老搭档居然会为了一个娘们跟自己大打出手。

    花小鬼刚刚想到这里,一失神,曹刑天一拳朝太阳穴砸了过来,花小鬼惊出一身冷汗,急忙伸手去格挡,可是力量却丝毫不如曹刑天,伸出去格挡的手臂被一拳砸了回来,撞在太阳穴上,花小鬼顿时踉跄着连连退后,眼前也开始出现幻影。

    “妈的!”花小鬼停下来之后骂道:“老曹,你居然玩真的!”险些丧命的花小怪怒气冲冲的从背上拔出两柄钢刀冲了上去。

    灵蓝看向一旁僵持的蓝言项天江二人,此时的蓝言刚刚收服神鸟重明的时候,已经耗费了许多的力气,现在对付项天江已然是渐渐的落入下风,而对面的项天江越战越勇,好像有取之不断的力量源泉。

    “项哥哥!快住手!”看到这里的灵蓝急忙上前助蓝言一臂之力。

    而趁此空隙的时间,舒颖也发现了倒在祭台之上的肖千俊,舒颖含泪冲上祭台,跪坐在肖千俊身旁,看着肖千俊双目紧闭,气若游丝的样子,舒颖噗嗤一声抽泣了起来。

    哭着哭着,肖千俊的眉毛突然抽动了一下,舒颖大喜,急忙伸手上前探了探肖千俊的鼻息,还有一点点气息,还没有死。

    “千俊,别怕,我救你出去。”舒颖急忙拉起肖千俊的手臂,努力的想要将肖千俊拽起来,可是无奈平时自己保养得太好,缺乏锻炼,这小胳膊小腿的根本就抱不动沉重的肖千俊。

    就在此时,古秋枫跟段鼎天的对战当中,段鼎天突然挥动金枪扫向古秋枫,古秋枫灵敏的躲过,金枪走空,扫飞一块地上的巨石,而此时这巨石恰巧就朝祭台上的舒颖飞了过去,偏偏舒颖正埋头搀扶肖千俊,丝毫没有注意到迎面飞来的巨石。

    正在与项天江激战的蓝言发现了朝舒颖飞去的巨石,蓝言大惊,急忙抽身离开战场,一跃而起落在舒颖身后,双掌齐出,挡住飞来的巨石。

    ‘砰!’巨石猛撞过来,一股巨力从蓝言手掌传来,直捣胸腔。

    ‘噗……’一口鲜血喷出,蓝言被巨石撞起向后飞去,将身后的舒颖撞倒在地,舒颖猝不及防的从祭台上摔了下去,头磕到石块昏迷了过去。

    “蓝言!你怎么样?”童珊珊急忙来到蓝言身旁,将蓝言缓缓搀扶起来。

    “小舒……小舒……”蓝言吃力的伸手指着舒颖跌落的方向。

    “没事儿……你放心。”童珊珊起身朝祭台下看了一眼,说道:“只是昏迷过去了。”

    “啊!……”一声惨叫,灵蓝被项天江一棍击退,项天江挥舞着蟠龙棍,飞身上前一脚踏在巨石上,借力一跃而起,双手举起蟠龙棍飞上祭台朝蓝言砸去。

    此时的蓝言刚刚受了重创已经无力再挡得住项天江的这一棍了,好累,好想休息一会儿,蓝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眼看着金棍已经迎头砸来,关键时刻,童珊珊挺身而出,挡在了蓝言面前。

    ‘砰……’一道无形的气波袭来,于童珊珊面前凝结出一面若隐若现的盾牌,项天江一棍砸在盾牌上,软绵绵,无力向前,也无法收回,项天江皱起眉头:“不可能……”一个女子居然挡住了自己蓄力的一棍,这实在不可思议。

    ‘砰!’就在此时,护盾上能量凝聚,当能量达到一定的高度时,突然爆炸,产生的强烈冲击直接将项天江从祭台上弹飞了出去,在项天江飞起的一刹那,他看到童珊珊的额头上闪过一些字符,一些奇怪的字符,看起来像是某种印记。

    “怎……怎么回事?”蓝言闭着眼睛等待了许久,原本早该到来的一棍却迟迟没有动静。

    蓝言睁开眼睛,缓缓起身,看到童珊珊躺在自己面前,双目微合,好像昏迷了过去。

    难道……是她?帮我挡了一棍吗?蓝言急忙扶起童珊珊,可是却发现童珊珊身上并没有丝毫的伤痕,难道项天江的一棍并没有砸到她?只是把她吓晕了吗?

    就在蓝言为此感到疑惑的时候,上官云岳跟玉衡姬的战斗也分出了胜负,上官云岳虽然厉害,可是玉衡姬却更胜一筹。

    上官云岳摔倒在地,玉衡姬夺过炙炎剑,剑指上官云岳的脖子。

    “哼……”上官云岳扭过头去,倔强的说道:“动手吧,今日无法为民除害,是我上官云岳修行不精,我愿受一死。”

    “岳郎……非得如此吗?”玉衡姬皱皱眉,不忍心的问道。

    “哼……”上官云岳依旧昂首挺胸的说道:“跟你这为祸人间,十恶不赦的妖孽,有何话好说。”

    “你……”玉衡姬话到嘴巴突然停住,眼角泛起泪花。

    望了上官云岳许久,玉衡姬突然伸手一抹泪花,挥剑道:“你一直口口声声的说我十恶不赦,那么就让大家来看看,孰是孰非!”

    说罢,玉衡姬挑剑向天,无数的花瓣纷涌而出,刹那间,空中飘满了五颜六色的花瓣。

    六百年前,一名持剑闯天涯的侠客在当时名声及震,人称白衣剑客,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名貌美如花的青衣女子,更有,白衣剑客青玉女的美谈。

    白衣剑客跟青玉女不仅仅是搭档,更是一对羡煞世人的情侣,二人执手闯天涯,做一对欢乐的鸳鸯。

    可是有一天,白衣剑客却对青玉女说,他厌倦了这样碌碌无为的生活,大丈夫就当持剑上沙场,建立卓越的功勋,千古流传。

    恰逢当时朝政不稳,暴乱四起,男人嘛,有抱负是很正常的,于是青玉女答应了他,二人定下了三年之约,约定三年之后,无论功成名就,都会回到这里聚首。

    得到爱人的支持,白衣剑客毅然从军,投靠朝廷,开始四处征战,镇压乱党。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三年之约很快到来,青玉女在约定好的地方等了一天一夜,可是始终不见爱人归来,心急如焚的青玉女便下定决心寻找爱人的下落,第二日便随着进宫的队伍,进入了宫廷,四处打听爱人的下落。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青玉女终于得到了白衣剑客的下落,原来他参与之后,四处征战,战绩卓越,现在已经是名震四方的大将军。

    就在青玉女为爱人的辉煌感到骄傲的时候,不幸却到来了,当朝的皇帝召见了自己,要封自己为妃,原来,当时仓皇出来,所跟上的是一只进宫选秀的队伍,自己也被皇帝当做了秀女。

    青玉女貌美如花,一见面便被皇帝相中,封为妃子,青玉女当然不肯,可是在当时,忤逆君王是死罪,会判抄家的,青玉女怕连累爱人,只得勉强同意,心想,等有一天爱人归来之时,一定可以将自己带出这深宫。

    青玉女封妃之后一定保持的清白之躯,每每要侍寝的时候都是以死相胁,皇帝实在太爱她,也只得作罢,终于有一天,皇帝却不知何从处得知了青玉女跟白衣剑客的关系,也明白了为何青玉女一直不肯跟随自己的原因,于是开始暗中派出杀手,要取白衣剑客的性命。

    白衣剑客几次从杀手刀下逃走,并最终知道了要杀自己的居然是当今皇帝,白衣剑客终于领会到屡屡暴乱的真正原因,体恤民间疾苦的白衣剑客带领讨伐军以及暴乱的暴民发动起义,发誓要推翻皇帝。

    得知这一消息的青玉女又爱又恨,又悲又喜,喜的是爱人功成名就,如今成为了起义军的领袖,悲的是现在自己却已经是昏君的宠妃,皇帝位了自己不肯上朝,荒废朝政,自己也成为了百姓口中的妖妃。

    事已至此,已无他法,青玉女索性依从了皇帝,迷惑皇帝,加重暴政,致使民怨沸腾,皇帝赐她称号,玉衡姬,希望能够跟青玉女永恒,看到加入起义军的人越来越多,青玉女心中也就愈加高兴,自己能做的,也就只有以这种方法,助爱人一臂之力了。

    三年之后,起义军包围皇城,白衣剑客也从得知了为祸世间的妖后玉衡姬居然就是自己当年的爱人,白衣剑客含泪挥剑,大义灭亲,起义军攻破皇城,皇帝于皇宫引火自焚,玉衡姬下落不明。

    攻破皇城之后,领袖白衣剑客便消失了,从此以后,世间少了一位起义军统领白衣剑客,多了一名降妖除魔,浪迹天涯的剑客,上官云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