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一十七章 爱永无常 化身留香

    更新时间:2016-08-10 21:22:30本章字数:2674字

    一百一十七章 爱永无常 化身留香

    经过数百年的修炼,上官云岳已经修成天师,而且靠着天资聪颖已名列天师榜首,成为了东堂四大高手之一。

    而当年的青玉女却成为了百姓口中的妖孽,被数名法力高强的天师合力封印了起来,打断七寸,施噬骨法,要其为祸害百姓付出永生永世痛苦的代价。

    然而,世间万物皆相生相克,其中一名德高望重的天师预言,玉衡姬受如此痛苦,若有朝一日其破解封印,宿主人间的话,她会变得比以前更加暴戾,且无人能敌。

    ‘嗖……’幻境消失,百花落地,玉衡姬挥袖道:“我对你一片痴心,怎奈你却如此薄情?”

    “就是嘛……”古秋枫抽泣了几下,指责上官云岳说道:“你咋那么负心呢?要是有个女人愿意为我这样,我愿意为她粉身碎骨,太感动了……嘶嘶……”

    蓝言颔首微微一笑:“时也,运也,命也……”

    “哼……”上官云岳将信将疑的问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人面狐族,怎么解释?你已为妖身,又作何解释?”

    “我……”玉衡姬刚想辩解,可是话到嘴巴却咽了回去,脸上闪过一丝惊慌的神色,有口难开。

    “呵呵……依我看,这就是你所编造出来的谎言而已。”上官云岳手捂胸口,缓缓起身。

    “我没有说谎!是尊……”玉衡姬刚刚说出一个魔字,突然!玉衡姬十分惊慌的四周张望:“生气了!他生气了!”

    “谁?”上官云岳看出玉衡姬的异常,急忙问道。

    “不能说,不能说。”玉衡姬嘟囔了几句突然一挥手,洒出漫天的花瓣,这些花瓣带着一股诡异的幽香。

    “啊……香……”古秋枫伸出手指接住一片花瓣,凑近仔细的闻了闻,突然,一阵倦意袭来。

    ‘噗通……’一声,古秋枫突然昏倒在地,紧接着,曹刑天,花小鬼等人也纷纷倒地,再接着,灵蓝,童珊珊,段鼎天等人全部昏倒。

    在场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到最后除了玉衡姬外,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是玉衡姬身旁的上官云岳,还有一个是站在祭台下的蓝言。

    就在蓝言发现众人昏迷而开始警惕的时候,玉衡姬有些异样的看了蓝言一眼,心想,这个人好奇怪,绝非池中之物,但是现在也无暇顾及其他了。

    就在玉衡姬为蓝言分心之时,上官云岳看到机会突然冲上前,迅速夺走玉衡姬手中的炙炎剑,逼退玉衡姬,并用剑指着玉衡姬的胸口。

    “岳郎……你变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对我的。”玉衡姬之所以做这么多,都是为了这个男人,而如今他却这样对自己,玉衡姬想着想着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快说!不然我一剑杀了你!”上官云岳威胁道。

    “那你动手啊,一剑杀了我,一了百了。”玉衡姬说罢,闭上了双眼。

    “哎!我插一句!那个,床头吵架床尾和嘛,别伤了和气啊。”蓝言见气氛紧张了起来,急忙打圆场,其实最主要的是,蓝言实在是没有力气再打一场了,好不容易发现玉衡姬跟上官云岳之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必须得赶紧利用一下,说不定就能化干戈为玉帛,免一场灾祸,成就一对恋人。

    “你以为我不敢?”上官云岳突然用力,一剑刺了过去。

    ‘噗嗤’一声,剑尖刺破玉衡姬华丽的皇袍,划破雪白的肌肤,渗透出一丝丝殷虹的鲜血。

    看到流出的鲜血之后,玉衡姬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朝上官云岳嘲笑道:“呵呵……就算你知道了,又能如何?尊主大人想要的是统领整个人间界,没有人挡得住他!”

    ‘衢衢……’玉衡姬脑袋里奇怪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一声惨叫,玉衡姬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娇弱的身躯瑟瑟发抖,刹那间,上官云岳心动了,看到此刻的玉衡姬,想起了许多,想起了很久以前自己的娇妻,可惜……她现在是妖,上官云岳手中的宝剑在轻微晃动,他不知此刻是不是应该放下宝剑。

    “岳郎……”玉衡姬抬头望着上官云岳,缓缓伸出手臂,用着乞求的眼神说道:“救救我……”

    “救你?怎么救?”上官云岳顿时有些慌了,玉衡姬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可是四周很正常啊,众人都昏倒了,四周一片寂静。

    此时,蓝言也爬上了祭台,站在二人身旁,看着玉衡姬的反应,片刻之后,蓝言突然说道:“心魔!”

    “什么心魔?”上官云岳一脸茫然,此时只得将希望寄托于蓝言身上。

    蓝言随即解释道:“所谓心魔,是人心中产生的魔障,是强大的执念,也是法力的来源,心若向善,则得道成仙,心术不正则堕入魔道,看她的样子不像是自身产生的心魔,更像是,借外力植入的心魔。”

    “说这么多干嘛!我只想知道现在我该怎么做?”上官云岳心急如焚的问道。

    “杀了她。”蓝言的回答倒是简单干脆,不过上官云岳却是愣住了,刚开始上官云岳的确是想杀了她,为民除害,可是现在,他又知道了许多的事情,原来玉衡姬也只是受害者,更何况,她是自己的娇妻,是自己心爱的人,怎么能……

    “岳郎……杀了我……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玉衡姬说着缓缓起身,低着头,浑身都在颤抖。

    “不行……不可以,善恶皆有因,报应徒为果,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会帮你的,玉儿!”上官云岳心软了,看到玉衡姬饱受折磨的模样,他的心中更加难受。

    “啊!”玉衡姬突然高呼一声,振臂一呼,一股强烈的气流往两旁震荡涌去。

    蓝言正准备动手帮上官云岳制服玉衡姬的时候,突然一股巨力迎面扑来,蓝言惊呼一声,从祭台上翻滚了下去。

    上官云岳看到玉衡姬怪异的行为,不由自主的举起宝剑自卫,就在此时,玉衡姬突然苦笑道:“你只知道我是为祸世间的妖怪,你根本就不明白我所受的苦,根本就不懂我的感受。”说罢,玉衡姬突然扑了过去,扑倒在上官云岳怀中,双手轻轻勾住上官云岳的脖子,头微微侧靠在上官云岳的肩膀上。

    而上官云岳却瞪大着双眼,愣住了,一动也不动。

    “岳郎……我好累……终于可以在你怀里歇息一下了……”玉衡姬轻启朱唇,用着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

    “九宫转……”

    “转九宫……”

    “三界乱……”

    “乱三界……”

    说罢,玉衡姬缓缓闭上了双眼,面带微笑的躺在了上官云岳怀中。

    上官云岳痴痴的望着刺穿玉衡姬身体的宝剑,剑上还沾染着爱人的鲜血,上官云岳怎么也没有想到,玉衡姬会自己扑到自己的剑上,这比自己动手杀了他还要令上官云岳痛心百倍,是啊,自己根本就不懂她的感受。

    不过上官云岳一脸木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抱着玉衡姬缓缓起身,柔声呵护道:“玉儿……坚持住,以后我带你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就我们俩,没有人再可以打搅我们。”

    就在上官云岳起身的一刹那,宝剑突然掉落在地,‘铛铛’作响,上官云岳惊愕的低头看向怀中的爱人,只见玉衡姬的身体正在逐渐消失。

    ‘噗!’百花绽放,玉衡姬化作无数的花瓣,漫天飞舞。

    “呵呵……呵呵呵呵……”上官云岳伸手接住两片花瓣,可是花瓣一触碰到手心即刻化作粉末,随风消逝。

    “哈哈哈哈……”祭台上传来上官云岳几近疯狂的笑声。

    “怎么回事?”蓝言刚刚从地上爬起,只见漫天的花瓣落下,蓝言急忙爬上祭台,只见上官云岳跪在地上,垂头念道。

    “九宫转……”

    “转九宫……”

    “三界乱……”

    “乱三界……”

    渐渐的,蓝言眼前开始模糊,最终昏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