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一十九章 怪病

    更新时间:2016-08-13 00:34:59本章字数:3168字

    孙月见状,乖巧的去到童珊珊身旁,抱着童珊珊的胳膊说道:“姗姗姐,蓝师傅来了。”

    此时,童珊珊才急忙伸手揉了揉眼睛,回过头,故作坚强的说道:“你怎么来了?你不用在医院守着舒小姐了吗?”

    “额……”蓝言摸了摸鼻子回答道:“你帮过我,现在你遇到事情,我当然义不容辞。”

    “哎……别这么说。”童珊珊摇了摇头,刚想拒绝,不过想了一会儿,哥哥得的好像不是一般的病,这蓝言又是灵异侦探,总捣鼓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说不定他还真的可以帮得上忙。

    想到这里,童珊珊点点头,思索道:“那好吧,如果你真的治好了我哥哥,就当做我欠你一个人情吧。”

    蓝言笑了笑,没有答话,而是上前两步,坐在童千钦身旁,吩咐一旁的女佣:“把纱布拆掉。”

    几名女佣纷纷将目光投向童珊珊,童珊珊微微点了点头,动了动手指,示意她们照做,得到小姐的允诺之后,几名女佣才上前来,小心翼翼的将包裹在童千钦身上一层又一层的纱布像剥洋葱一样,剥了下来。

    “唔……”当看到童千钦身上的纱布完全拆掉时,孙月再也忍不住,伸手捂着嘴巴,逃似的冲进了洗手间狂吐起来。

    “咕噜……”也难怪孙月会有这么大反应,连作为一个男人的古秋枫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胃里一阵翻腾。

    蓝言伸手揉了揉双臂,手臂上好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已经好久没有看见过这么恶心的一幕了。

    只见童千钦身上的皮肉一格一格的翻开,红白皮肉之间有一根根线头在动,仔细一看,原来不是线头,而是一根一根的虫子,正在外面冒。

    “快!快包起来!”童珊珊急忙吩咐几名女佣将纱布包上。

    “唔……”有两名女佣已经忍不住趴在地上干呕起来,甚至还有一人已经昏了过去,最后还是童珊珊带着俩胆大的女佣上前将纱布重新包好。

    随后蓝言招呼童珊珊等人轻轻的退出了房间,为了不打扰童千钦休息,几人也只能出去聊了。

    “哎哟我滴妈呀!”一出门,古秋枫惊诧的说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寄生虫吗?你哥哥是不是吃多了岛国的生鱼片啊?那东西是有辐射的,难怪这些虫子都变异了。”

    “你少说两句会死吗?”蓝言扭头瞪了古秋枫一眼,这个家伙,真的是,人家童珊珊现在正是伤心的时候,他还在这里瞎捣乱。

    “生鱼片?”童珊珊听到这话却突然愣住了:“我哥哥前几天参加一个聚会的时候,还真的吃过生鱼片,好像还是岛国的,非常出名,是我哥哥一个生意伙伴,特意从岛国空运而来的。”

    该不会还真的被这小子给说中了吧?蓝言偷偷的看了一旁刚挨了自己的责怪,有些不高兴的古秋枫,不不不,他们瞎来,我怎么也跟着瞎来了。

    想到这里,蓝言开口说道:“别瞎想了,根据我的经验来看,姗姗的哥哥很可能是中了是什么邪术,至于到底是什么邪术,现在还不得而知。”

    “啊……”童珊珊听到这儿,立刻皱起了眉头:“连你都不知道的话,我当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哼哼……”蓝言笑了笑:“你放心,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有种人,肯定会知道。”

    “谁啊?”童珊珊急忙瞪大眼睛问道。

    “我知道!预言家!比如玛雅啊,可立布达啊什么的。”一旁的古秋枫立刻又兴趣浓厚的说道了起来。

    “你闭嘴。”蓝言再次瞥了古秋枫一眼,等古秋枫识相的闭上了嘴巴之后,蓝言才开始说道:“阴阳师,他们善于占卜,上知天文,下通地理,我想,应该没有什么事儿是他们不知道的了。”

    “可是……我应该去哪儿找那什么阴阳师呢?”童珊珊听的一头雾水。

    “哼哼……算你运气好,我正好知道一个。”蓝言笑了笑,招呼古秋枫说道:“走,我们这就出发。”

    就在此时,童千钦的屋内突然传出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紧接着几声女人的尖叫声,几名女佣连滚带爬的逃了出来。

    蓝言急忙上前扶起一名女佣问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这名女佣吓得浑身直哆嗦,结结巴巴的说道:“老……老板他……又发病了。”

    “什么?”童珊珊双眉紧锁,上前招呼几名女佣说道:“你们先别走,跟我一起去照顾好我哥,大不了我给你们加双倍的薪水。”

    “好……。”一名女佣大喘气道:“好可怕,我们不要钱了,我们不做了,求求你们……太可怕了。”

    说罢,这名女佣脱掉女佣的外套匆匆往楼下逃去,其余女佣见状,也跟着脱掉外套跟着一起逃走了。

    “啊!~~~”正在童珊珊不知所措的时候,屋内再度传出童千钦的惨叫声,声音一阵盖过一阵。

    “走!快去看看。”蓝言急忙叫上童珊珊赶到童千钦的屋子外,探头朝屋内瞧去,只见童千钦躺在床上,浑身不停的颤抖,身上的绑带咔咔作响,一堆又一堆白嫩的虫子从绷带内爬出来,滚落在床单上,地板上,到处都是。

    “唔……”就连一向男子汉行事作风的童珊珊都忍不住捂住嘴巴逃进了洗手间。

    “卧槽!还爬出来了都!”跟着一起过来的古秋枫,往里看了一眼,马上像似的跳到一旁,远离门口。

    蓝言看着地上的虫子越来越多,这些虫子十分的奇怪,它们在地板上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好像是在寻找新的目标,不过无论他们是往哪个方向,都是所有虫子一起行动的,看起来,就像是有某人在指挥这些虫子,十分的诡异。

    “呀!”就在此时,童珊珊拿着一把扫帚从厕所冲了出来,大叫着冲进布满虫子的屋里,对着满地的虫子一阵乱打,许多虫子被打的肚子都爆开了,露出了白花花的器官。

    “离开我哥哥!你们这些恶心的虫子!”童珊珊一边叫骂着,一边用力挥打,可就在此时,门口的蓝言却在仔细观察下发现,那些被童珊珊打中的虫子,甚至都被打爆了肚子,仍然顽强的朝童珊珊爬过去,刹那间,成千上万的虫子四面八方涌去,将童珊珊给包围了起来。

    “不好!”蓝言惊呼道:“这些不是普通的虫子,只凭打,是打不死的,姗姗有危险。”

    “啊!那怎么办啊?”一旁的古秋枫本来也想冲进去救童珊珊的,一听师傅这么说,马上放弃了这个念头。

    “用火……”蓝言低声说出两个字,马上握紧双手,缓缓摊开,在手心之中,气流涌动,并且逐渐出现了一些细小的火苗。

    一分钟之后……

    童珊珊的状况越来越不妙,已经有虫子爬到了童珊珊身上,吓得童珊珊不停的拍打。

    而蓝言仍然站在门口,手心之中仍然只凝聚出了一点点火苗,反看蓝言已经是满头大汗。

    “糟糕……”蓝言吞了口口水,暗道不好,四方令刚刚收服了重明鸟,不但还没有炼化它,因为收服它的时候耗力过度,现在就连基本的叁味真火都放不出来了。

    算了,又过了几秒钟,蓝言终于放弃了,不用火烧就烫死这些畜生,说罢,蓝言急忙吩咐古秋枫跟孙月找来了一桶滚烫的热水,古秋枫还特意找来了三柄铲子。

    三个人手持铲子走进屋子,开始挥动铲子将地上的虫子纷纷铲起,然后倒进装满滚水的桶里。

    ‘滋滋……’一阵令人耳朵发麻的声音伴随着一阵肉香飘出,一旁的童珊珊见状急忙冲过来,劈手夺过蓝言手中的铲子,开始大干起来,不一会儿,满屋子的虫子都被收拾干净了。

    “呼……”四个人累的同时坐在地上,古秋枫扭头看了看摆放在门口的四个桶,桶内皆装满了白花花的虫子,古秋枫忍不住感叹道:“唉……这么多肉,够吃好久的了。”

    “对啊,这么多虫子,是怎么钻进我哥身体里的?”童珊珊疑惑的问道。

    “我猜……”蓝言思索道:“这些虫子应该不是钻进你哥身体的,而是从你哥身体里产生的。”

    “哈哈……师傅你真搞笑,那姗姗姐她哥不就成了母虫子了嘛,专门负责产崽啊。”古秋枫在一旁没心没肺的笑道。

    “你……”童珊珊二话没说站了起来,大步流星走到古秋枫身旁,伸手揪住古秋枫的耳朵,将其一下子就给揪了起来:“你要是再幸灾乐祸,信不信我揍你哦?”

    “别!别!姗哥!饶命,饶命,我知错了。”古秋枫急忙连番求饶。

    见古秋枫求饶,童珊珊这才放开这家伙,童珊珊刚走,孙月便急忙凑到古秋枫身旁,揉了揉古秋枫的耳朵,柔声问道:“枫哥哥……疼不疼啊?”

    “恩!”古秋枫十分委屈的点了点头:“还是表妹你心疼我。”

    “你活该啊,谁让你在这种情况下还去气姗姗姐的。”孙月有些生气的用手指戳了戳古秋枫的额头。

    “好啦好啦,别闹了。”蓝言站了起来,场面顿时安静了:“现在的情况是,姗姗她哥随时都会一命呜呼,这样,小枫跟我去找阴阳师,姗姗跟月儿留下来处理这些不停爬出来的虫子。”

    “出发!”说罢,蓝言带着古秋枫匆匆离开了别墅,乘车往市区行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