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二十章 阴阳师

    更新时间:2016-08-14 00:25:36本章字数:3168字

    市区内的某个街角小巷,低矮的房屋,古旧的杂货铺,这里住着一位蓝言的故人,算不上朋友,只是在很多年前相识过而已。

    “咚咚咚……”蓝言古秋枫二人出现在小楼楼下,蓝言伸手破旧的木门。

    “我也是奇了怪了。”古秋枫一脸诧异的抬头看了看四周说道:“这附近都是高楼大厦的,咋唯独这巷子里还有这么一个破屋呢?三层小破楼,弯弯曲曲,歪歪斜斜,要倒不倒,这是危房中的危房啊。”

    古秋枫话音刚落,伴随着一阵卡滋卡滋的声音,木门打开了,一名戴着眼镜的老伯出现在门后,扶了扶眼镜看着古秋枫说的:“危房怎么了,只是现代人不懂它的价值而已。”

    “不好意思。”蓝言点点头,包含着歉意说道:“我徒弟,初来乍到,不懂事,您别与他计较。”

    老头儿看了蓝言一眼,又瞥了一眼旁边的古秋枫,然后立马就要关门:“今儿个店铺关门,不做生意。”

    “哎!别呀!”蓝言急忙伸出一只手将门给抵住:“我们不是来买东西的,我们来找人。”

    “找人……”老头儿用着沙哑的声音重复了一下,然后这才抬起头正眼注视蓝言:“这里就我孤寡老头一人,恐怕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哎!我说你这老头,我们都还没说找谁呢?你就要撵我们走,信不信我揍你哦。”一旁的古秋枫愤怒的撩起了衣袖。

    “小枫!不得无礼。”蓝言急忙制止住徒弟,继续和善的说道:“我们要找的人,他姓金,苗疆人,一般人都叫他金大师。”

    老头儿顿时迟钝了一下,就在蓝言欣喜的认为这老头知道金大师下落的时候,老头儿却突然推了蓝言两下:“你们找错地方了,走吧。”

    “嘶……”蓝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退后两步,朝古秋枫招了招手,示意,按照你的方法去办吧。

    “卧槽!老头!我忍你很久了!”古秋枫上前两步,挤进门去,一把揪住老头的衣领就将老头给提了起来。

    “何必呢?何苦呢?我本不想这样的。”蓝言摇了摇头,也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昏黄的灯光,屋子里摆满了一些烟花,爆竹,香烛纸钱等等一类的杂货,一进屋就一股很浓厚的味道扑鼻而来。

    古秋枫将老头拎到屋子中间,四处看了看,没看出啥异样,随后偷偷扭头朝蓝言低声问道:“额……师傅啊,你是不是搞错了啊?”

    蓝言在屋子里四处走动着,目光不停的环顾四周:“在这屋子的某个角落,肯定有机关,这里一定有个暗格,我不会记错的。”

    蓝言话语一出,令老头儿震惊不小,略微有些颤抖的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蓝言一边寻找机关的启动点,一边回答道:“灵异侦探社,听过没?”

    “你是侦探蓝言?哈哈哈……我当是什么人呢?怎么?难道我这小杂货店里还能进了鬼不成?”老头儿带着有些嘲讽的语气说道。

    “我说过,我来找人,他叫金六甲,是著名大巫今曦的儿子,他是我的一个故……”蓝言说着说着,不经意间的一扭头,发现那老头儿正浑身剧烈的颤抖着,满目惊恐的望着自己。

    “你……怎么了?”蓝言问道。

    古秋枫急忙放下老头儿,让他自己说话。

    “金……金六甲是我第十七代祖师爷,我是大巫金曦的第十八代传人,金不二,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金不二再也掩饰不了心中的恐惧,老老实实的自报了家门。

    “额……”蓝言见情况不妙,急忙脑子里一个急转弯,灵机一动说道:“大爷,你先别激动,我还没说完呢?这金六甲也只是我听我太太太爷爷讲的一个故事而已,嘿!没想到,我这里一找,还真的找到了。”

    蓝言故意装作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同时心中也在唏嘘道,是啊,认识金六甲的时候,都是一千多年前的事儿了,要是突然有一天冒出个人来,自称是你祖宗的朋友,搁谁谁都受不了,不被吓死都得崩溃,那可不行,姗姗哥哥的病因还全得靠他找出来呢。

    “呼……”听到这话,金不二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这样啊,你们想了解什么呢?”

    “我有一个朋友,他得了怪病,浑身奇痒无比,肤干皮皱,更奇怪的是,他的体内居然还有活生生的虫子,会咬破皮肤钻出来。”蓝言的一番描述,直听得一旁的古秋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同时也想起了还留在别墅的月丫头跟姗姗姐,不知道她们俩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啊!……”别墅内,惨叫声层层迭起,屋子内,童珊珊跟孙月手忙脚乱的倒掉桶里已经烫死的虫子,重新装满开水来到床前。

    童珊珊拿出一柄镊子,将刚刚钻破皮肤的虫子夹起,扔进沸水里烫死,看着哥哥的身体已经被虫子折腾得体无完肤了,连人也已经是半死半活的状态,连最基本的意识都已经丧失了,也难怪,要是换一个人,不得活活吓死才怪,看到这儿,童珊珊不由得从内心深处泛起一阵心酸。

    就在童珊珊稍微一出神儿,越来越多的虫子破皮而出,童珊珊急忙招呼旁边的孙月:“快!月儿,快过来帮忙!”

    “啊……我啊?……”孙月拖着长长的声音,小心翼翼的拿起镊子往前走了两步,脸上全是惊恐的表情,走了两步之后突然又停了下来,央求道:“姗姗姐……可不可以不要啊。”

    “不行,我忙不过来了。”童珊珊手忙脚乱的说道。

    “可是……我们把它们扔掉不行吗?这样烫死的话,多可怜啊。”孙月还有些奇葩的看了一眼童珊珊身旁半桶的虫子浮尸,脸上居然流露出了一抹同情之色。

    看到越来越多的虫子跑了出来,已经有虫子往童珊珊的身上爬去了。

    “不行!你们不能伤害姗姗姐!”孙月突然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上前,跟着童珊珊一起将虫子夹起来,扔进沸水里。

    “怪病?”杂货铺内,金不二装作一脸凝重的说道:“得了病就得去看医生啊,我只是个算卦的,找我能有啥用啊?我要是本事这么大的话,还用住在这么个破地方吗?”

    金不二心中得意着,原来他也只是听说而已,那就不怕了,他只是一个区区的灵异侦探,要是惹毛了自己,多的是方法弄死他,不过能不暴露,最好还是低调。

    “好了!”蓝言不耐烦的说了一声,转身来到金不二面前,左手一挥,一团微弱的火焰在手心凝聚:“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要是你不帮,我就送你去见你祖宗金六甲。”

    “你……”金不二咬紧了牙齿,硬生生的从嘴里蹦出几个字:“你、是、天、师!”

    “正是……”蓝言笑着回答道。

    “还有我哦。”一旁的古秋枫随手一挥,手中金光一闪,多出一柄龙形匕首。

    金不二看了看蓝言,又看了看古秋枫,心里叹息一声,只怨自己倒霉吧,居然碰到两个天师,这天师不同于常人,要是真的动起手来,还真的说不准谁胜谁负。

    “跟我来吧。”金不二说罢转身来到楼梯口,在木质的墙壁上敲了三下。

    ‘咔咔咔……’一阵机关启动的声音,只见墙壁缓缓塌陷了下去,一个偌大的屋子仿如新世界一般出现在蓝言古秋枫面前。

    “我擦……还真的有暗室啊。”古秋枫急忙跟了上去,好奇的往屋内瞧去,昏暗的大屋里闪烁着绿色的荧光,仔细一看,原来在门口处摆放着两盏油灯,不过不知为何,这灯光的颜色居然是诡异的绿色。

    “进来吧。”金不二伸手取下一盏油灯,领着二人进入大屋,二人这次大开眼界,这屋子里摆放着密密麻麻的梵文书籍,羊皮纸,以及各种风干的动物尸骨。

    “呵呵……”看到古秋枫对自己手中绿色的油灯十分的好奇,金不二不由得笑了笑,笑古秋枫没有见识,于是得意的解说道:“这叫长明灯,是由百年以上的龟壳制成灯座,再加上尸油做材料,起尸草为引,所以燃烧的火苗是绿色的,这种油灯就算是在没有空气的密室中,也能够很好的燃烧。”

    “喔!这么神奇啊!还真的是个宝贝欸。”古秋枫说着说着,脑子里就开始产生了要将油灯带一盏回去的坏主意。

    金不二将二人带着一张地毯旁,地毯上有三个蒲团,其中一个蒲团旁摆放着一只蜡烛,一碗米饭,一堆铜钱,一块龟壳等东西。

    金不二找来一只风干的壁虎,将其肉成粉末洒入龟壳中,然后跪坐在蒲团上,取七枚铜钱分别从火苗上烧过,同时嘴里在不停的嘀咕着什么,然后将铜钱分别放入龟壳中。

    金不二将龟壳举过头顶奋力摇晃起来,同时嘴里嘀咕的节奏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阿里布里啊……啊萨迪里啊!木哇打勒!”金不二突然将龟壳砰的一声罩在地毯上。

    “呼……”坐在对面的蓝言古秋枫二人见龟壳落地,同时长吁一口气,有一种悬起的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

    “哎……对了,那这碗米饭是用来干嘛的?”古秋枫十分好奇的看着唯一剩下的那碗白米饭。

    只见金不二双目紧闭,眉头紧锁,缓缓将将嗖伸向饭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