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二十二章 迷路

    更新时间:2016-08-22 10:59:40本章字数:2214字

    第二章 迷路

    金大富,我,贺青竹,我们三人轮班驾驶新闻车,驶出阳城,开上高速,去往阳城最南端的一个边陲小镇,临安镇。

    “鸿开天地造化,命运五行之端。辛命安,破日出,不吉,不吉啊。”

    贺青竹在后座不停的念叨着,忘了说,这家伙小的时候不认真读书,还跟过一个算命的师傅,于是死皮赖脸的学了几招,这不要出趟门,他马上就开始给自己算上一卦,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那半灵不灵的技术算出来的老是不吉利,急的这家伙心里七上八下的。

    看到他的表情,我忍不住想笑,要是这家伙真的会这些东西的话,怕也不会这么胆小了,于是我安慰道:“喂,我说眼镜儿啊,你就别算了,就你那破技术,要是算出吉利了我才觉得不好呢。”

    “切。”贺青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又同时扭头看了看副驾驶上的金大富,此时这家伙睡得跟头死猪似的,一动也不动,正好,平日里要是金大富听到贺青竹倒腾这些东西的话,绝对把他给炒了,现在金大富睡着了,贺青竹的胆子也就大了一点,急忙凑上前来跟我解说道。

    “龙阳啊,你不懂,你知道我们这次要去什么地方吗?”

    “临安镇啊,你这不是废话嘛。”我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那你知道临安镇是什么地方吗?”贺青竹再次问道。

    “这个嘛……”我停顿了,除了知道临安镇是个临近安山的一个风景秀丽的小镇之外,其他的我还真的没有什么了解。

    “让我来告诉你吧。”贺青竹解释道:“临走的时候,我特意上了百科,大范围的搜索了一遍我们要去的这个临安镇,临安镇是临近安山最大的一个镇子,镇子的风景虽然怡人,但是风水不好,所以临安镇有这么好的条件,却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被忽视的偏僻小镇。”

    “还有啊,听闻在几十年前,日寇侵入阳城,临安镇首当其冲,听闻由于当时汉奸的出卖,当地的抗日组织连同无辜百姓一起惨遭屠杀,三千多口子人啊,全都杀了,更奇怪的是,这些人死了之后,连尸体都不得安宁,被日寇带走,好像是被带走做什么研究去了。”

    “哎!”贺青竹越讲越来劲,索性贴到了我耳朵边:“听说,在安山内,还有个日寇的秘密实验室。”

    “是吗?看来小贺朋友对历史十分的感兴趣啊。”一旁的金大富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此时正不怀好意的朝贺青竹微笑。

    “额……那个,金编……我在跟龙阳讲故事呐,就前几天热播的那个,什么抗战大剧!很有名的。”贺青竹说罢,悻悻的回到了座位上,老老实实的坐好。

    贺青竹躺下之后,金大富开始训斥了起来:“依我看啊,赶紧做完这个专访,然后回去,我后天可是约了小郑吃饭的啊,要是误了我的事儿,你俩的月底奖金就等着泡汤吧。”

    小郑是组上公认的一朵金花,不仅工作能力出众,更是长着一张上位的脸蛋,才毕业不过三个月,工资就已经远超我这个工龄两年的老人了。

    “好勒,金编,您就放心吧。”我回答道,为了我的奖金,我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新闻车呼啸而去。

    大概一个小时过后,新闻车驶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公路两旁树林茂密,只有这么一条仅有一个车道的小公路通往密林的深处。

    望着一片白板的导航仪,我心中咯噔一声,就在此时,新闻车突然熄火,停在了路中间。

    车子突然停下,惊醒了正在睡觉的金大富跟贺青竹,二人纷纷问道:“怎么回事?”“咋了?”

    我有些尴尬的回头望着二人说道:“我们……好像迷路了。”

    “迷路!不是……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小关,跟着导航开你也能迷路啊?”金大富听到我说迷路,立刻就急了,因为迷路的话就会影响行程,影响行程就会影响她跟小郑的约会。

    就在金大富郁闷的时候,突然!金大富好像看到了什么十分吸引人的东西,急忙打开车窗,探头朝前望去,指着前方说道:“看!那里不是有一只丧葬队吗?你俩赶紧去问问路。”

    “丧葬队!”我顿时打起了精神往前看去,的确,在公路前方隐约出现一群披麻戴孝的人,有的捧着乐器,吹奏着哀乐,有的手中提着花篮,肆意的抛撒纸钱。

    “奇怪啊……”我挠了挠头,刚刚开车的时候没有看到前面有人的啊。

    “金……金编,这荒郊野岭的,就这样贸然去问路,不好吧?”第一个打退堂鼓的当然是胆小的贺青竹。

    “对啊,金编,眼镜儿说的有道理,要不,咱们先等等?”这次,我站在了跟贺青竹同一立场上,因为这支突然出现的丧葬队令我心中泛起一丝丝的不安。

    “哎!我说你俩,要造反了是不是?你们不去,难道要我去问路不成?”金大富看到我俩同时反对,立马就火了起来,朝我们喊道:“信不信我分分钟炒你们鱿鱼!”

    “额……”

    ‘砰!’‘砰!’两声,我与贺青竹相继下车,关上车门,心不甘情不愿的上前去追丧葬队伍。

    刚走两步,贺青竹便一不小心一脚踢在一块石头上,一跟头摔在地上,吃了一脸的土。

    “阿呸!我说啥来着?不吉利,不吉利!”贺青竹嘟囔着爬起来,并且愤怒的一脚将刚才绊倒自己的石头给踢飞了出去,跌落至公路旁的一颗歪脖子大树下。

    “好啦,别墨迹了。”我催促道:“再不赶紧的话,丧葬队就得走远了。”说着,我回望了一眼渐行渐远的丧葬队伍。

    我二人再次迈开步子追了上去,十分钟过后……

    “哎,我说龙阳,咱俩是多久没锻炼了啊?为什么追个丧葬队伍都追不上?”贺青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朝我问到。

    “对啊。”我顿时心中也开始起疑了,要说贺青竹追不上,那还说得过去,这家伙平时吃了睡,睡了吃,偶尔唠唠嗑,研究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根本没咋锻炼,而我就不一样了,每天就坚持晨跑锻炼,按理说,不可能追不上这些个走三步停一步,走的很慢的人啊。

    就在此时,旁边的一颗大树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颗歪脖子大树,更奇怪的是,这颗大树脚下突然有一块仰躺的石头。

    顿时,我停住了,背上泛起丝丝凉意,前方那渐行渐远的丧葬队伍越看越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