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曾经往事

    更新时间:2016-09-21 11:12:49本章字数:1659字

    001

    我和女神初二相识,那时她自闭症很严重,和任何人都不愿意说话。

    当时我不知道她有自闭症,她在我眼里只是个不爱说话认真学习的女学生。

    我那时是班里数一数二的尖子生,独得老师的恩宠,本着世界和平为己任的伪学霸。

    原来我在最后一排靠着窗户的座位,方便溜号走神打盹,可是那几天连续晚上去网吧通宵,实在困得不行,在班主任课上趴着睡觉被逮了。

    我睡觉特别死,班主任叫了我半天都没把我叫醒,一怒之下揪着我耳朵把我揪到女神的旁边。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点没有注意到杀气十足班主任,看着突然在自己身边的女同学,说“不好意思啊,走错了,我要回去拯救世界了。”

    然后我就往回走。

    然后又被班主任揪住耳朵。

    “拯救个头!这以后就是你位置了。”

    下课我想和女神搭讪,碰了下她的胳膊。

    女神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记得当时她正在看书,我一本正经的对她笑,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然后一字一顿地蹦出三个字“别!碰!我!”。

    我当时特别羞恼,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凶,碰一下都不行,拿起风油精往眼上涂了点,就往班主任办公室哭的稀里哗啦的要求换位。

    “没门!别给我演,给你调个位就是让你老实点,别在后面瞎捣乱!”

    “我那同桌太凶了,气死我了。”

    班主任起身关上门,瞪着我说:“她有自闭症,不爱说话,你不能忍让着点吗,大老爷们的!你不是吼着要拯救世界吗,先把你同桌拯救了!”

    风油精涂多了,满脸是泪的我回到座位,女神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缓缓地说,“对不起”。

    “没关系”,我一脸呆滞,眼泪哗哗的留着说。

    N年之后我再次回到学校,稀里哗啦地感激班主任当时送我一个媳妇儿啊。

    002

    我在初三的时候对女神表过一次白,是被狐朋狗友怂恿的,当时的赌约应该是我如果追上了女神他们两个就要帮我洗一周的衣服。

    我初三的时候和女神不在一个班,趁放学的时候我约她出来把情书递给她,没说任何话,但就是有默契!

    对,有默契!

    她把情书交给了她的班主任,她的班主任可是远近闻名的灭绝师太,然后灭绝师太交给了年级主任灭绝师祖的手里,很快我也远近文明了。

    当我正准备写第二封信的时候,我班主任把我揪进他办公室:“小子,你要出名了,经年级组决定,为了杜绝早恋的发生,让你在全校师生面前做一次检讨。”

    那天我穿着我妈亲自给我买的一身泡妞装备准备上场,前面也有几位兄弟,有打架的,有出去上网的,做检讨的时候表情沉重表示一定改邪归正。

    轮到我了,狐朋狗友一直在安慰我控制好情绪,我反问:你以为我会吓哭?

    他们摇头,说:我是怕你在这么严肃的时候笑场。

    妈的!

    站在台上全校的师生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身上,我看到了我的女神。

    然后我就朗诵了一首《关雎》。

    作为冲动的惩罚,操场上常出现我打扫卫生的身影。

    很多年后,我很感谢当时校里英明的决定,因为这首《关雎》让我走进了女神的心。

    003

    其实我到高中的时候才开了情窍,以前的只是为了好玩吧。

    那时女神对我一直冷冷淡淡的,不在一个班,也不怎么说话。

    高二的时候我出去去学画认识了一个女孩W,我一度的认为W就是我这辈子即将相守一生的女孩。

    高三的时候我回到学校,女神把我叫了出去,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和W的事情,以一种长辈的口气教育我不该谈恋爱,好好学习什么的。

    我不听,当时我的脑子里已经全部被另一个人给包围了。

    然后我们吵了一架,她再也没有找过我,我也没有找过她。

    后来听别人说她出国了,在后来就没了消息。

    直到我和W分手后,她突然出现,再一次进入我的生命里。

    只是她已经是最好的她,而我却成了一个渣渣。

    004

    大学毕业后我一个人来到青岛,诺大的城市没有我一个认识的人,一个人经常的无聊发呆,曾经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

    直到她过来,开始不间断的找我,我有一次正好出差去日本,没有提前告诉她。

    晚上她和我聊天,直接就开了视频,看到我身边一副日系装饰的样子,问你:“在哪?”

    我说,“在大阪啊”

    然后她突然哭了,我赶紧安慰她怎么了。

    “你来日本也不告诉我,我干嘛还去找你,我真是一直老孔雀”,她边哭边倔倔地说。

    我赶紧安慰她说时间急,没来及告诉任何人,她才平下心来。

    然后我问她老孔雀什么意思?

    她直接把视频给挂了。

    然后我百度,

    有一句话这么写的,

    “老孔雀最喜欢自作多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