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成长在死亡之地

    更新时间:2016-06-30 12:08:52本章字数:2469字

    张仲良提议既然如此,不如兵分两路,一路前去利用各种关系打探市内符合条件的人,另一路则开始奔赴可疑地点寻找身体。

    留在市内打探消息的自然就是人脉众多加上不适于长途奔波的吴老道了,李师师等人则是和宋致一起前去寻找身体。

    李师师心中对于素未谋面的幕后黑手,不免生出许多寒意,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视人命为草芥,定然也是一个枭雄之类的人物!

    老道士和李师师等人约定了一个出发时间就离开了。

    “师师,这个突然出现的老道士让我觉得很是不安,我担心其中有诈他提出要那小子跟着我们,明显就是为了更好的掌握我们的行踪,这是你的身体,去还是不去大叔听你的!”

    “去啊,况且大叔你之前也说过我死亡这件事并非表面这么简单,很可能是有人在醉酒司机也不知情的情况下设计好的,如果真的像老道士说的那样这是一场阴谋,不管老道士在其中扮演了何种角色,总比我们之前摸着石头过河好一些;大叔我很累,我想回去看看婆婆”

    看着不知何时恢复正常的李师师再无之前那样的冷漠,只是此刻她眉宇之间的疲惫让自己觉得莫名心疼,就像再次看到很多年前那个长相普通的女子临死前的眼神般刺痛。

    这也正常一个刚刚考上大学十七八岁的孩子,就这样被人莫名其妙的害了性命,换了谁也会觉得心神疲惫的,李师师也知道自己应该变得成熟一点,自己不成熟谁也帮不了自己,并且她心中还隐隐有一种感觉,此时并非如此简单,还隐藏着自己未知、更大的阴谋。

    就在看到张仲良体内那一团朦胧的光团时,她忽然觉得这个让自己开始依赖的无良大叔一定还有许多事情瞒着自己,没有任何证据仅仅是一种不安的感觉。大概每个人感到疲惫的时候,都会想到去看一看自己最亲近的人,哪怕只是一眼就会无比满足。

    罐子外的张仲良似乎可以看到其内有一道瘦小的身影,正无助地抱着腿头低低的藏住,她是那样无助、那样的孤单!张仲良眼中划过一丝极其复杂的神色,内心也是变得苦涩起来。

    第二天,阳光无比明媚,正午之后甚至显得有些炙热起来。

    一个满脸胡子拉碴的邋遢大叔抱着一个红色紧紧封住的罐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一片破旧、近乎危楼的建筑正在和一个头发花白门卫模样的老人争执着什么。

    “你这个小伙子,我说没有就是没有,这里二十年前的确是福利院可后来有邪灵作祟一夜之间就化作了死亡禁地早就没人敢居住了,哪里还有什么你说的李婆婆啊!”

    “大爷,您老可别骗我啊,我有一个朋友几个月以前都还在生活啊,哪里会像您说得那样二十年前就无人居住了啊!”

    “我说你这个老小子是不是故意来找事的,我说了没有就没有,不信你自己去看,我懒得再和你说了!”

    张仲良抱着的罐子猛然摇动起来,周遭的温度立马变得有些阴森,似乎罐子就是一个移动的冷库!

    “师师,你不要着急,我这就进去看看!”

    看着张仲良一只语气温和的对着罐子说着什么,大爷表情十分不解但眼中却带着一丝外人难以捉摸的神色。

    摇摇欲坠的钟楼,在时光中斑驳不堪,白色的墙体早已被一道道交织不断的黑黄颜色弥漫,破损的门窗随着风在轻轻摆动,不时发出一声声“咯吱咯吱”的回音,屋内凌乱的桌椅物件爬满了锈迹。

    明明还觉得闷热,可是一进入院内,就如同进入另一个世界般立马变得阴凉起来,经过再三反复确认这里就是李师师之前生长了十八年的地方,只是如今却诡异的一片死地。

    “咚咚”

    罐子摇晃愈发剧烈起来,张仲良双手死死的压住红布,好像是其内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般,罐子外迅速爬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白雾,这层白雾转眼之间就结成了一层薄薄的冰面!

    罐子内的李师师心神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若是按大爷的说法算来,自己十八年来一直都在生活在一片死亡之地中,那么照顾自己的李婆婆是不是二十年前就死去的鬼魂?那么自己又算什么,是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的鬼魂么?

    李师师忽然有一种荒谬的感觉包裹住了自己,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竟然早就是一片没有人生活的废墟,难道十八年来接送自己上下学的婆婆和员工都是早已死去的鬼魂?这怎么可能,这让自己怎么能接受!

    按照老大爷的说法,这里本是一个外地老板出资修建的,可就在二十年前一个夜晚整个福利院里的一百零三人全部暴毙,此事本该在城中闹得沸沸扬扬的,可是却奇怪的只是在当地引起震荡起后,就没有继续扩散开来。

    有人说,这因为福利院就是建立在一片乱葬岗之上,其下的阴灵不满故而前来作乱,也有人说那个外地老板出资修建福利院本身就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此事发生之后附近的住户纷纷搬走,没有愿意留在这个怨气冲天的地方。

    多年前,一个外地的流浪汉眼见这么好的地方都被弃之不用加上不想在风餐露宿了,于是就搬进来了,尽管他早就听人说起这福利院是如何的邪异,但他心中却对此嗤之以鼻。

    当晚,人们就听到流浪汉像是受到世间最恶毒的刑罚一般痛苦凄厉哀嚎,附近建筑的供人好心前来查看,发现流浪汉已经死亡了,身子破破烂烂并且其上还有许多的动物咬噬的痕迹,就在周围突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猫叫声,这声音听起来就像许多人在不同方位凄厉哭泣般。

    让人头皮生麻,工人们不免想象到无数各种颜色的猫疯狂涌来,一口一口将流浪汉咬死的场景,似乎还可以周遭无数的绿油油的眸子正恶狠狠的望着他们,就像注视美味的食物一般。

    饶是工人们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也不免头皮发麻生出无尽寒意,当即就逃一样的离开了,等到第二天警察到来后,哪里还有什么尸体剩下得只有一具白骨!

    并且当晚闯进福利院的五个工人,纷纷在工地干活中死于各种大同小异的意外之中,施工队在这样情况下放弃了即将半成的建筑离去了。

    二十年过去了,很多不知情的公司和工厂又开始搬回来了,四周往来的人才渐渐增多了、不再像之前那般荒凉了。

    很多地产商或是工厂主都打过这福利院的主意,也都听说了这里发生的灵异事件,并且都找过人来开坛做法,但问题却一直不能解决,这栋建筑除了猫以外的动物进入后,就会立马像四肢抽搐变作一滩烂泥起来。

    老大爷说,一到了晚上这里就会有许多死不瞑目的游魂出现,并且隔上一段时间还有会大量的流浪猫围在这里凄厉的哀嚎,要不是单位上分配他来且只在白天看守,他早就不干了,要知道不是谁都喜欢到死了上百人的地方看守的。

    只不过最近,听说某位不死心的富人,花了大价钱请了许多高人准备拿下这块地皮,过段时间就要开坛做法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