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人鬼合谋

    更新时间:2016-07-02 22:58:15本章字数:2448字

    这间破旧院落中的一处偏僻角落,一口长满青苔、清幽古朴的老井静静躲在阴凉处,这口井很早以前存在于这里,就连最早居住在这里的人都说不清是先有这口井还是先有这处院落。

    这口老井早些年一直是院落中的人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即使到了后来全城实现自来水的供应,老一辈人依旧来这里担水,只是随着老一辈人的故去,年轻的一辈哪里还会花如此的大劲来这里担水。

    前些年院落翻修时,有人提出是不是应该将这口井填了,也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只是后面不知道怎么的人们迟迟没有填这口井。

    两个背着鼓鼓囊囊背包,体型相近、手臂都纹着一条铁链状刺青的男子趁着夜色出现在了这里,两人麻利的在背包中捣鼓一阵,拿出许多大小不一的东西堆放在地面上。

    一个黑布紧紧包住的布包被男子小心翼翼的掏了出来,皎洁的月光像是受到吸引一般从乌云中跑了出来;当像一层银色水衣的月光落在黑色布包上时。

    “嘤嘤!”

    一声婴儿啼哭的声音划破黑夜而来,布包不断蠕动,似乎其内有什么东西无比渴望挣脱出来一般,月光之下的黑色也是显得极为不凡,当月光落下时一缕缕金色的纹路随之浮现,当光芒褪去时纹路消散,并且随着月光照射时间的变长,其上的纹路竟然自发形成一张看不出喜怒的女子模样。

    这女子双眼紧闭、显得十分美丽,隐隐之中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若是李师师在此定会认出,这女子和自己体内的那一缕魂魄如此的相似,但眉宇之间的气质却天差地别。

    “嘤嘤......嘤嘤”

    就在女子面容浮现之时,布包内的存在变得更加挣扎起来,再次发出越来越尖锐、近乎哀嚎的啼哭声,这声音在明亮的月光下传开,引得四周的动物纷纷跟着狂吼起来。

    一时之间,四面八方此起彼伏的狗吠、猫叫以及其他动物啼叫声弥漫在这院落之中,这声音合在一起就如催命的丧钟声一般让人心中烦躁不安,这声音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就像四方到此奔丧一般!

    “喂,老公, 你醒醒,今晚我一直听到就像有婴儿在我耳朵边啼哭的声音,我心里总感觉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一般十分不安,老公要不我们明天就搬走吧,我这几天每晚都会做噩梦,梦到整个院子里的人都死光了!”

    “老婆,不要胡思乱想,等宝宝出生我们就搬走,你不要担心啊,你老公我可是蝉联了三届国家自由搏击的总冠军,等宝宝出生了我们爷俩一起保护你!这样你就什么都不怕了!”

    在老公的安抚下女子又缓缓进入了梦乡,丈夫看着今晚出奇明亮的月亮心中心中浮现出一种诡异不安全的感觉,回头看着沉沉睡去的妻子,男人摸了摸怀中黑色的手枪,目中露出坚定的神色。

    今夜的月光无比皎洁,午夜十分终于到来,老井之上烟雾缭绕、香灰落满一地,显然是两人在此进行了一番拜祭,而后其中一个男人将两条绳子绑在自己的腰上,带着一些简单的工具就缓缓沉入井中去了!

    那口老井在月色下似乎有了某种说不出的变化,就像是没有归路的深渊一般深不可测。

    “啵!”

    黑色布袋中存在似乎受到了某种威胁一般,剧烈挣扎起来,不一会布袋就断裂成了无数份,一个出生不久、眼睛还是闭着的婴儿从中爬了出来。

    “妈妈”

    婴儿一爬出来就对老井的轻轻呼唤,青色的小手晃了晃似乎要抓住自己的母亲一般,似乎他的母亲就藏在老井之下。

    青色的婴儿在月光下显得十分狰狞可怕,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就如同一条条细小的游蛇一般,加之呼唤声显得十分微弱、隐隐听来其中似乎还夹杂着怨毒的咒骂,一声声呼唤就像催命之音一般让人头皮发麻。

    忽然,井口的绳子猛然晃动起来,一个浑身湿漉漉的人影爬了出来,一同爬出来的还有其身上背着的一只模糊的鬼影,那是一个瘦小的老太太。

    “嘤嘤!”

    老太太一动也不动的趴在男子身上,一双鬼眼滴溜溜地扫视着二人,井外的男子并没有丝毫惊慌,就如同见到鬼魂只是家常便饭一般;反倒是那只鬼婴发出一声凄厉的啼叫,老太太似乎十分畏惧的婴儿的啼哭当即底下头颅,表示畏惧。

    男子伸出手将同伴拽了上来,可此时才发现原来爬在同伴身上的鬼魂不止一只,一只接一只、密密麻麻数量极多,就像一道锁链般从井底蔓延出来,男男女女、老弱壮残无一不有,身着不同的年代的服饰。

    刚爬上来的男子像是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当即一个趔趄,栽入同伴怀中。

    “大哥,你没事吧!啊,你......你!”

    一道锋利的尖刀狠狠刺穿了男子的心窝,冰冷的刀刃还滴着温热的血液,男子抬起头来,月光下的面容显得十分狰狞可怕!

    “三儿,不要怪哥哥,井下的女鬼需要活人献祭,而此地只有你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也知道大哥的孩子刚出生没多久,所以只能委屈一下你了!”

    四周的鬼魂嗅到鲜血的味道,纷纷露出疯狂的神色,带着尖叫狠狠冲了过来,张开口就对着死不瞑目的男子疯狂的啃咬起来。

    鲜血四溅、血肉模糊,就连魂体也被群鬼拽了出来、狠狠地啃噬起来,不一会就只剩下一具洁白的骨架!

    意犹未尽的群鬼目带凶光地注视着男子,嘴角的鲜血还在滴落,口中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声音,似乎下一秒群鬼就会扑向男子,将其化成又一具白骨!

    “嘤嘤!”

    似乎感受到了群鬼的渴望,青色的鬼婴当即发出一声稚嫩的厉吼,吼声不大、却使得群鬼露出畏惧的神色,目中的凶光也渐渐收敛了下去、不敢造次!

    有了血肉滋补之后的群鬼身体变得更加凝实起来,看着黑布包裹着的鬼婴发出低低的咆哮声,鬼婴却全然不在乎依旧对着夜空呼唤出一声又一声。

    “妈妈,妈妈......”

    “刺啦,刺啦”

    古井之中发出一连串拽动铁链的声音,似乎井下之物也在以为这鬼婴的呼声而挣扎,这声音不高却让人觉得刺耳无比,隐约之间还有一点点光亮在井中闪烁,似乎是铁链与地面激烈摩擦引起的火花。

    这铁链之音刚传出,群鬼就露出畏惧的神色纷纷围着井口跪拜了起来,似乎井下之物是他们的王、是他们不敢反抗的王!

    男子看着地面的变成白骨的同伴低低叹了一口气,也不理会跪拜中的群鬼,而是掏出电话接通了一个电话。

    “六爷,您猜的没错这院子下方真的封印了一只猛鬼,方才我已经表露出合作的意思,虽然并未直接得到回应,但是却派出了群鬼来帮助我完成计划!爷,您就放心吧,我定会做好您交代的事情的!”

    在得到电话那头六爷的安排之后男子就从背包中拿出数面铜镜,在老井前等待看了一会,又有两个身穿黑衣手臂刺着铁链条纹的人来到。

    三人一阵交谈之后就各自带着工具离开了,只剩满地的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