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黑夜之乱

    更新时间:2016-07-04 21:46:49本章字数:2475字

    一个身穿大红嫁衣,带着金色凤钗的,眼角有一点鲜红如血的痣痕的女子,神情落寞的双脚离地的走来,她的身上似乎有一股看不到的磁场一般搅动周遭的黑暗。

    这个神情落寞的女子正是李师师,当自己看到他和她那么甜蜜的样子,她的心里就像被千万根针狠狠扎过一般痛疼无比,复杂情绪就像潮水一样将她淹没,有不甘、有愤怒但更多的是悲伤。

    当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杀机涌上心底,只是转瞬即逝,她虽然难受但不至于生出杀意,这股杀意来自体内的另一道魂魄,似乎体内的女子十分痛恨负心人,可是王宇并没有辜负自己,他等了自己六年,现在他有了新的选择何来的辜负!

    沉浸在糟乱思绪中的李师师忽然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升起,这感觉之前曾经经历过一次,就是那个被张仲良宰了很多次胖房东身上感受过一次,这次的寒意更加的刺骨。

    黑暗中站立着数十道朦胧的身影,但以李师师如今的目力自然可以看到一清二楚,那是一只只鬼魂和一个个神志不清的人,他们都是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口中不时发出低低的咆哮声,似乎在等到某个命令之后就会将自己撕成碎片一般。

    同时,李师师体内那股杀意像是被引动一般,无可抑制的爆发出来,仅仅数秒,她双眼通红就像地狱中走出的恶鬼,眼角的红痣,立即缓缓变作一滴鲜红的泪珠。

    她的面容也开始出现变化,在自己和那个如同画卷里走出的女子之间来回流转,看起来十分骇人!

    “既然天下人都不容我,都要遗弃我,我就杀尽天下人、即使永无轮回,即使身受千劫万难又如何?我失去了一切,承受了无尽的痛苦,在多承受一些苦难又算得了什么?啊!”

    最终,面容定格不再流转,李师师口中悲戚无比的说出一段莫名其妙的话语,三千青丝自行飞舞起来,比之前更加冷漠的气息弥漫开来,如同最寒冷的季节的寒气一般,瞬间就将地面冻上一层不算太厚的冰雾。

    黑夜中站立的人鬼也像是得到了命令一般,纷纷带着野兽般咆哮冲了过来,而李师师却没有一丝害怕的神色、有的只是无尽的寒意和冷笑!

    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寂寥的身影就像一个落寞的英雄,只是她身上蔓延的杀气,却更像一个收割生命的恶魔。

    眼神呆滞的阿牛牵着自己瘦小的母亲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这对母子神情之间带着满足的笑容,一点也没有魂体的凶残和冷漠,李师师自然认识他们母子二人,只是认识又如何?

    她的心底只有一道越来越响亮的声音在呐喊,今日凡是阻止她的人无论是谁都该死!杀,杀,杀,只有无尽的杀戮才可以宣泄她心中的不满和戾气,就一如百年之前她杀光那些妄想收服自己的那群道士一般、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啊!”

    她心中的戾气就像一只挣脱封印的凶兽般不可一世、刺人心神,若是在得不到宣泄自己的煞气仿佛就会从自己的五脏六腑中熊熊燃烧起来、将自己烧做无尽的飞灰,也只有杀戮可以平息她心中沉淀了百年之久的怨气!

    一头长发无风自舞、眼角那滴泪水一瞬间就化作妖娆的颜色,浓稠地无法化解。

    她白皙如莲藕的素手,此时就像时间最锋利的刀子一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阿牛的母子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定在原地,一只显得纤细的手掌至指尖到手臂,一点一点插过他们的胸膛,掏出他们的心脏。

    “咚咚咚咚”

    红彤彤的心脏在女子手中仍旧有力的跳动个不停,随着心脏的跳动挤压,大量的鲜血在压力的作用四处飞扬,令人作呕的腥味扑鼻而来。

    阿牛只感觉自己做一场荒诞不经的梦,从小就无比疼爱自己的母亲竟然会出现还要带自己走,后来当母亲牵着自己的手那一刻所有的恐惧都消散得无影无踪了,只剩下童年见到外出做事而留下自己独处的母亲回来时的喜悦,就连他自己都忘记了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心里就像得到了全世界一样满足!

    神志不清的阿牛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无数把冷冽的刀子狠狠刮过传来一股剧痛,他低下头去就看到自己的胸膛不知何时被人破开了一个大洞,一只白皙的手掌染着温热的血液拽出自己的心脏;阿牛苦笑一下,心中暗暗想到这不是真的这只是自己做的一个可怕噩梦,闭上眼之后就会从噩梦中挣脱出来,只是他不知道闭上眼之后再也没有睁开的机会!

    隐隐约约之间,他似乎再次听到了母亲凄厉的吼声,沉稳的母亲很少如此慌张,往往如此都是因为自己,想来这次也不例外!

    一旁的母亲的看着自己视为生命的儿子就这样死去,目中露出疯狂的挣扎,随着其的不断挣扎一缕若有若无的丝线出现在其的天灵盖处并连接到身后不知名的黑暗之处。

    “啵”

    挣扎愈发剧烈,最终那缕丝线终于断成了无数份,她目中的迷茫被无尽的疯狂所去打女,尽管眼前的女子身上的气势压得自己心惊肉跳、双脚发麻,可看到儿子就这样死在自己的眼前,她什么都不想去害怕、只想将眼前的女子撕成无数份,用来祭拜自己的儿子!

    “啊呜!”

    她带着必死的决心冲向,死命的咬住女子的魂体,誓要将这个恶毒的女子生吞活剥!

    李师师看着丝线断裂的地方目光闪烁不已,对黑暗挑衅自己的人早已判下魂飞魄散的刑罚,对于眼前恶狠狠重来鬼魂,露出少许鄙夷的笑意,任由鬼魂疯狂地咬噬着自己的身体。

    一缕缕怨恨化作的雾气从阿牛母亲的魂体上飘入李师师的身体中,随着雾气的吸入李师师眼中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随着雾气的减少老太太的魂体愈发稀薄、变得明灭不定起来。

    雾气散尽,在无疯狂咬噬的鬼魂只剩下满地飞灰,冷艳的女鬼带着不可捉摸的笑意,一步一步不急不缓地朝着黑暗中走进。

    早已变成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的阿牛,脸上露出安详的笑容,似乎这一切只是一个噩梦、醒来之后都是好的,他的尸体像是被人掏空了一般猛然间变成了一具干枯无比的人皮,里面的五脏六腑、骨头纷纷消失不见了!

    就在李师师向着黑暗中操控鬼魂的存在寻去时,阿牛尸体化作一滩血水,似乎被什么吸引一般沿着地面上一条肉眼不可见的沟痕,快速的流向远方。

    血线快速地冲过错综复杂、四通八达的沟痕隐入黑暗之中,漆黑如墨的夜色之中随着血线的汇集出现一对妖艳的瞳孔。

    “杀吧,尽情地杀吧,杀得越多你的煞气越多,我收集的鲜血也就越多,我也更能从该死的封印出挣脱出来杀吧!杀吧,杀个够吧,杀个尽兴吧!”

    黑暗中似乎有一个被人幽禁千万年的女子在黑夜之中喃喃说道,这声音低沉无比、就像恶魔之音让人心寒,其中更似乎夹杂着女子低低的哭泣和发了疯似的笑意;这声音太过邪魅,听入耳中直教人头皮发麻、四肢冰冷!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