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被狗链拴住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6-07-05 21:11:45本章字数:3452字

    那低低的声音似乎在不断变化着的,就好像两个不同的女子在争夺话语权一般,在凄厉和哀嚎之间来回变动,只是无论如何变换听入耳中都是让人觉得头皮炸立、发麻。

    呼唤声也好还是怨毒声也罢,听到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冒出满身的鸡皮疙瘩。

    一个看不清模样的黑影蹲在黑暗的角落里、头颅低低垂下去,口中却不断发出一阵阵可怖的呼救声,黑影似乎被什么东西限制了行动、无法动弹,就连想要抬头呼救都无法做到。

    似乎被人囚禁在此有些时日了,其开口呼救的声音就像沙漠中的旅人一般,沙哑干涩还莫名带着一种低沉的破音之感;黑影倚靠在院子中一截早已生锈的铁管旁边,脖子上有一根拇指粗细的绳状物体与铁管相连接。

    过去的人家之中养狗的特别多,这里在过去就是用来拴狗的地方,只是随着近些年来养狗的人家渐渐变少了,很少有人知道了。黑影低垂着头、脖颈之间有一条类似铁链状的东西与铁管相连,就如同早些年前人们用同样的方法拴住自己养的狗一般。

    似乎看不清模样的女子是被人当做圈养的狗儿一般拴在了此处,女子低垂着的头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身子瑟瑟发抖起来却没有办法挣脱绳的束缚,只能一直用嘶声力竭的呼救来表达自己的求生渴望。

    只是每隔一定的时间女子就会停止恐惧的呼救改用另一种语气,就像是变了另一个人一般冷笑着自顾自的说出几句低低的话语,声音十分的低沉粗狂,若是仔细听去会发现更多的会觉得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的。

    女子身旁的地面上有一滩不大但却没有干枯的血迹,一条输液用的管子直接在其脖子动脉处深深的扎了进去,管子里满满地都是近乎凝固的血液,血液滴落的速度十分缓慢,十几分钟才会有一滴异常凝稠的血液缓缓砸落在地面,地面那一小滩的血迹显然这女子已经被人拴在此处有不短的时间了。

    这是一种十分的折磨人的手段,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无比清楚地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走向死亡,而自己却十分清醒,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亡却无能为力。有人说过,世上最让他害怕的事就是无能为力,任何一件小事都无法改变,就连让自己开心都做不到,何谈去改变别人改变世界。

    “你是谁?是别人把你魂魄拴在这里的,还是你自己愿意的?”

    一道清冷、过于飘渺的声音从飘摇而来的鲜红身影中传来,这声音像是空谷之中传来的一般让人难以捉摸,让人产生一种错觉明明眼前的女子就站在那里触手可及,可却觉得像是隔了几个世界一般遥不可及。

    “呵呵,有人告诉我只要我在这里等着你的到来,就可以帮我报仇,就可以将这对狗男女交与我生杀宰割!我就可以报了多年的仇了,我等了十年了,每天被阵法磨灭神智全靠这分仇恨我才可以坚持到现在,才可以不像那些废物一样变得六亲不认,竟然回魂残害自己最亲近的人,虽然我早已没什么亲近之人!哈哈哈......”

    “呜呜,姑娘,快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被这恶鬼缠在这里,姑娘救救我,看在张无良的份上救救我!”

    一道粗犷的男子的声音从女子的口中传来,这声音带着十足的怨恨,但仔细听去其中还包含着外人难以知晓的心酸和苦涩,话语还没说完男子的声音就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李师师并不陌生的声音。

    这个被拴在此地的女子原来就是张仲良的房东太太,此人就像是头顶长了眼睛一般,虽然无法抬起头来但却能分辨出来人就是李师师。

    李师师打量了一眼这个房东太太,心中的不解之处愈发的浓郁了起来,自己虽然变成这个近乎实体的样子,正常人也可以看到自己,可是上次房东太太请张仲良寻找自己的首饰时,自己是寻常人难以看见的魂体,这样说来房东应该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才对,可听其的话语分明是之前就已经见过了一般。

    况且,自从上次房东太太出现之后李师师一直觉得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寒意在心底滋生,并且最后离开张仲良屋子时女子分不出有意还是无意的看了自己一眼。

    虽然,自己变身以后力量变得很强大可是还是觉得有许多疑团包裹着自己,这中感觉让李师师很是不喜欢;并且自从回到这院落之中李师师就觉得有一种疯狂的感觉在心中蔓延,那是一种渴望杀戮与鲜血的感觉,心中有一种感觉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定会发生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

    “你之前就可以看到我?”

    “我不知道你说的之前是什么意思,有人告诉我在这里一直等就会遇到你,他还说我的性命全部决定在你的手中!姑娘,求求你了,快点救我出去,求求......”

    “姑娘,我告诉你吧,有人为你做了一场局,如果你要救这个黑心的婆娘就会掉入他们的局中”

    “那要是我杀了你和她呢?”

    “依旧会掉入这个局里,你没有选择,只要你一直按照心底的指引前去就已经在这个局里了,杀与不杀都是一样的结果!”

    就这样李师师和这个在男女之间不断转换的一体双魂完成一次不算愉快的对话,李师师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女子身体中存在另外一道魂魄,那是被人以暴烈手段生生打进去的魂魄,这样的魂魄虽然会受到极大的伤害,轻则魂体受损,重则魂飞魄散,只不过显然操控之人并不在意这些。

    “是吗?这是一个局嘛,既然我杀与不杀你都会落入这个局内,那我为何不杀了你呢!”

    “姑娘,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剧情发展,但是你可不可以听我说完一个故事呢?”

    几分钟之后,李师师朝着黑雾包裹住的深处款款走去,而之前的女子似乎也恢复了自由一般,费力的从地面上挣扎而起,手脚并用的爬行出去,丝毫不在意自己肥胖的身子和地面摩擦导致的伤口,只是没有爬行多久,女子就忽然栽倒在地面,用来挣扎爬起来的手臂像是被硫酸浸泡过一般,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腐烂了起来。

    转眼之间,腐肉一路蔓延很快就爬上了女子背部,腐肉传出奇臭无比的味道,尽管手臂上的肉早已腐蚀不见,可女子就像没有发觉一般,依旧带着莫名地癫狂朝着某个方向爬行而去,在身后留下一路的鲜血和腐肉。

    “噗”

    一道黑色幽火猛然窜了起来,将女子和体内的魂魄烧得一干二净就连飞灰都没有留下;而李师师则像是没有感受到发生了什么一般,继续莲步轻移的向着前方走去。

    那个男子讲述了一段故事给她听,原来,那个被打入房东太太体内的魂魄就是她的亲哥哥,叫做王虎。

    王虎的爷爷是建国后一位成功的商人拥有不小的产业,虽然这些资产在自己几位叔伯的分割中慢慢变少了起来,可是自己父亲仍旧分到了一份不小的产业,后来父亲死后,按照家族传男不传女的传统,这份产业必定是自己的。

    可就在父亲杀手人寰之后,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被人下毒害死了;本来这件事也不足以招致王虎存有如此深的怨恨,而是在头七还魂之时,他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竟然也莫名其妙的死亡了,而线索直指自己的亲妹妹,自己借着梦境要问问这件事的是非,可哪里会想到妹妹竟然会找来一位陈姓道士,开坟挖骨并且还差一点就将自己的魂魄打散了。

    新仇旧恨夹杂在一起,王虎怨气自然极深无比,后来发现院落之下存在一个聚魂阵,凡是周围一定范围死去的魂体都被吸引到此,被阵法生生磨去意识用来镇压其内的凶鬼。

    就在两个月以前,阵法受到外人的攻击里面的鬼魂跑出来几只,只是他发现所有魂体之中除了自己其他的都已经变成了没有意识存在的魂体了,并且还受到被封印的凶鬼压制。

    凶鬼传来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迷了院子部分活人的心智等待着李师师的等来,并继续潜入老井之中以活人献祭的方法解开封印。

    王虎本以为拘禁自己妹妹的事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没想到此事的困难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这个院子之中竟然被人早早就刻下了一个巨大的阵法,而更加让王虎感到困惑的是这个阵法只对自己的有作用,其他的鬼魂则丝毫不受影响。

    并且这个阵法只在自己接近妹妹时才会浮现,正当自己束手无策之时,一个手臂刺着铁链纹身的男子出现了,并告诉自己只有与其合作才有报仇的机会。

    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一般魂魄作为合作的条件交换出去。

    王虎没有多想,就这样一个一心报仇的冤鬼和一个心怀不轨的道人就这样破开了阵法,顺利的拘禁到了王太太。

    李师师不知道王虎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只是自己能够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他的迷茫,或许是因为他发现了什么真,又或许是他临死前的遗言吧!

    王虎说的一句话,重点引起了李师师的注意“似乎只有经过你亲手杀死的魂魄和生灵才可以成为解开封印的关键”,王虎也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但他发现死于李师师手中的生灵全部都被地下的凶鬼所吸收。

    直到李师师发现随着自己在此地驻足的时间的增加,冥冥之中就会有一种自己也看不到的丝线缠绕上自己,才醒悟这和王虎说故事给自己听不仅仅是像他说的那样是心中愧疚,极大可能就是为了是自己落入对方的全套圈套之中,并且暗中隐藏着的道士和未解开封印的女鬼好像都对自己特别有兴趣,似乎做的一切布局都是为了引自己上钩!

    既然你们这么希望上钩我就圆了你们想法,与其坐等幕后黑手把一切都布置好了,倒不如自己直接及早出手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心中有了决定的李师师当即快速飘向呼唤之音传来的地方。